中网文学 > 玄幻小说 > 给勇者们添麻烦的勇者 > 第10章 采购
    一夜过去,书不赘言。

    当查尔斯醒来的时候,太阳已经升得老高了。昨晚上他和红叶讲了一晚上自己和米拉过去的故事,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了。

    睁开了眼睛的查尔斯发现清晨的阳光透过窗户照在身边红叶的身上。光凭着外边根本看不出红叶的实际年龄,因为她脖子以上的部分比实际年龄年轻,脖子下的部分超过了实际年龄。

    此时红叶靠着床沿,正在把玩着查尔斯的面具。她的尾巴一摇一摇的,几次不小心扫到了查尔斯的脸上。

    昨晚洗澡的时候,查尔斯的面具被给他检查身体的怪阿姨给勒令摘了下来。

    经过了一个晚上,查尔斯大致了解了亚人型兽人与人类的区别。

    这只能说是造物主的玩笑。

    她们的身体结构大部分与人类无异,只有四肢、尾巴和部分五官保持着一些与动物类似的特征。

    例如红叶和母亲的肩膀到手背上长着一层和头发一样红色的短毛,双腿也一样。她们的指甲比人类的坚硬很多,掐人的时候特别疼。

    至于尾巴,被抓住后她们没啥特别的感觉。

    发现查尔斯醒了,红叶摸了摸他的脑袋,说道:“起来了,洗漱一下就去吃早餐吧。”

    查尔斯点了点头,起来穿好了衣服后伸手向红叶要面具。

    “在自己家里不用戴。”红叶掐了掐查尔斯的脸,“听说有不少方法可以恢复的,不要难过。”

    查尔斯点了点头。

    自己的家啊,这是查尔斯在遭难后第一个人对他说这个词。

    没有了家人,就算是重建后的麦加登庄园也只是一栋好看的房子而已。

    香菜阿姨在一早出去前就给他们两个准备好了早饭,一锅加了肉干末的粟米粥。

    吃早饭的时候,红叶问查尔斯:“你的那个面具是可以改变外形的吧?”

    查尔斯点了点头。

    “那你就改一下,起码把眼睛给露出来。”红叶苦着脸说道,“昨天我和你对上眼神的时候,有那种和你相视的感觉,但是却看不见你的眼睛,让人有点毛骨悚然的感觉。”

    “因为进城的时候风沙大,所以就把眼睛那里给封起来了。”查尔斯找了个借口,“反正都能看得见。”

    “真实用啊。”红叶感叹道,“在野外和战斗时,这个面具能起到很不错的作用。”

    吃完早餐洗了锅碗之后,查尔斯戴上了开了眼洞的面具,和红叶一起出门了。

    在锁门的时候,查尔斯发现门边的黑板上写着“草原北,大雨转多云,南风,微凉”。

    先回商队下榻的旅馆找奥布里报道,在得知今天依旧自由活动后,查尔斯在红叶的带领下采购接下来旅途所需的装备和用品。

    别看红叶才十四岁,她在九岁时意外地发掘出驯兽师的技能后,就跟着放牧的牧民们到大草原上寻找可用的幼兽了。

    只是一直以来没有符合红叶心意的幼兽。昨晚上她原本打算买下那两只幼狼练手,等训练好了再卖给南边的商人的,结果半路杀出个穿越者。

    有野外旅行经验和熟悉粟米城的红叶没有带查尔斯去那些商铺,而是直接把他带到了各个工匠的作坊那里直接购买。

    由于不少孩子从小就跟着家人一同北上放牧的缘故,合适查尔斯身材的装备并不难买到。

    储物戒指是高档的奢侈品,按昨晚的价格把哈尔卡拉给卖了也换不来几枚。更因为制作困难,产量有限,一般都是有价无市。大贵族们都是靠家族积累存有一个或几个。除开查尔斯,整个商队里也就伊丽莎白和奥布里两人有。财不外露的道理查尔斯还是懂的,所以他买了一个皮制的背包来装一些日用品和常用的衣物。

    除此之外,他还买了两双皮靴和两打的过膝丝袜。

    嗯,没错没错,就是那种丝袜。

    在野外,一双结实的丝袜能让人避免吸血的虫子从裤脚钻进去吸血。

    不过这些丝袜的丝却是蜘蛛丝制成的。红叶说有的驯兽师会训练一种特殊的蜘蛛,那些蜘蛛每天的任务就是吃饱了然后产丝。这些蜘蛛丝的产量比蚕丝高,但是直径、重量、色泽和柔软度等指标还是无法与蚕丝相比。

    没有中间商赚差价,上午的采购让查尔斯剩下了不少钱。

    中午时分,完成了采购任务的两人在一家路边摊吃着午饭。

    北边的甜菜没有经过选育,含糖量并不高,这里一般只作为有甜味的蔬菜来食用。

    把甜菜切碎,放锅里和水一起炖到沸腾,撒上一小撮盐后,这就是粟米城一般人常吃的甜菜汤了。如果加上几枚小铜子,就能在汤里看到一些咸肉末。给上一个铜子的话,老板就会给你加个鸡蛋。

    查尔斯和红叶两人和普通的食客那样,各要了一碗甜菜汤和一块没有木屑的黑面包,把黑面包用力掰碎后放进汤里泡软了再慢慢吃。

    商队还要在这里停留几天采购商品,所以奥布里在一个查尔斯在这里还有家人后,就给他放假和家人一起度过,每天早上来报个到就行。

    后来查尔斯知道这是商队的惯例。商队有时会在队员的故乡停留,或是在队员情人所在的地方停留,这时商队都会给这些人放假。

    因此,查尔斯在吃饭的时候问红叶,下午有什么活动。

    “我们去法院看看,上午的判决在下午的时候就会出公告。”红叶不说,查尔斯差点忘了这一茬。

    “然后我们去交易场看看。”红叶继续说道,“虽然是淡季,但是那里偶尔还是有不少好东西的。”

    红叶昨晚通过那两条幼狼坑到了不少钱,她此刻想着是不是要买什么东西给弟弟防身。

    查尔斯则想着是不是给红叶和香菜阿姨买点什么东西做个纪念。

    粟米城的法院坐落于城市北边的行政区里,是少有的石制建筑物。或者说,作为城市最后一道防线的行政区里的建筑物都是石制的。

    法院大楼没啥特点,就一四四方方的三层楼,如果大门上不是镶嵌着代表法律的天平石刻的话,就和隔壁的税务局没什么区别了。

    用当地居民的话开始,能用、够用就行。

    今天早上的这场官司似乎进行得有点久,当查尔斯和红叶来到法院门前的时候,看到一脸疲惫的香菜阿姨和心有余悸正在不断地拍着胸口的哈尔卡拉从大门里走了出来。

    查尔斯向两人招手,“香菜阿姨,哈尔卡拉,官司打赢了吧。”

    这时哈尔卡拉突然抱住了身旁的香菜阿姨,哭着喊道:“呜呜呜……要不是有阿姨在,我就要被卖掉了……”

    查尔斯和红叶一头黑线,哈尔卡拉的年纪是香菜的十倍啊,这样真的没问题吗?

    这时,又有几位精灵从法院里走了出来。

    因为案子涉及到精灵,所以伊丽莎白带着商队护卫队里的几位精灵过来[删除]镇场子[/删除]旁听。

    伊丽莎白走了过来,给了哈尔卡拉和查尔斯一人一个脑瓜崩,“你们两个啊,本事不大,闹的事不小,回去了再收拾你们。”

    在向香菜道谢之后,伊丽莎白就离开了。

    香菜也一脸疲惫的回去休息了。

    从哈尔卡拉那里得知,那个亚度尼斯还是有点本事的。

    一开始就抓着查尔斯和红叶两人双簧把两只狼崽提价十倍这事来证明查尔斯是在蓄意诈骗。不过香菜以两场交易无因果关系把这一条给解决掉了。

    然后亚度尼斯咬定查尔斯明知哈尔卡拉不会跟自己走,却仍然收他的魔晶。结果哈尔卡拉说她和查尔斯认识不到十天,香菜说查尔斯因此对哈尔卡拉的为人不熟悉,这一条也不成立。

    最后亚度尼斯认为查尔斯编造身世和哈尔卡拉叫查尔斯少爷误导了他。然后哈尔卡拉“呵呵”了他一脸,叫大老板的弟弟少爷有什么奇怪。香菜说查尔斯的姐姐米拉在光明神学院学习,那个地方花钱跟流水一样的。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因为本案最基本的一点是亚度尼斯要强迫哈尔卡拉做自己的奴隶,不管他怎么扯,当时奴隶契约魔法都出来了,首先赶到的旅馆工作人员可以坐镇。

    这个时代法官的判决在很大程度靠主观判断,所以法官认为亚度尼斯的那些辩驳都不是他强迫哈尔卡拉成为奴隶的理由,于是他就栽了。

    亚度尼斯不服喊着要上诉。

    然后他就遭到了封建主义铁拳的惩罚。法院的人不顾他只是一个十岁的孩子,拖着他去处理罚款的事宜了。

    当哈尔卡拉说完庭审过程的时候,他们三人在旁边税务局转了一圈就出来了。

    既然判决下了,那么昨晚的买卖就成立了。那么大额度的交易自然要交税。结果税务局的工作人员一看是麦加登伯爵亲临,就告诉他凡是麦加登家族的人在大草原上都免税,平时就连香菜的占卜店也都是免税的,更何况是伯爵本人啊。

    “那我们去交易场吧!”恢复了元气的哈尔卡拉像个孩子一样拉着两个年纪加起来不到她十分之一的孩子向交易场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