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玄幻小说 > 给勇者们添麻烦的勇者 > 第3章 眼看他楼塌了
    ????

    (‖:‖[____]

    “熟悉的天花板。”

    查尔斯从黑暗之中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了红叶教堂的一间房间里,这里常被圣安琪儿嬷嬷用来当做病人的病房。房间里那木条拼接而成的天花板,给附近很多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查尔斯动了一下,发现浑身的肌肉疼痛,整个身体燥热不堪,而身上和脸上似乎绑着厚厚的绷带。

    查尔斯的动静很快就引起了病床旁边的人的注意。

    “查尔斯!”

    一个犹如黄鹂歌唱般的声音在查尔斯的耳边响起,然后一张美得不可方物的脸出现在了他的眼前。只是她黑色的瞳孔周围布满了血丝,破坏了整张脸庞的美感。慌忙之中,她瀑布一般的银色长发滑落下来,砸在了查尔斯的脸上。只是查尔斯觉得自己脸上传来的触觉怪怪的。

    “伊丽莎白姐姐。”查尔斯虚弱地喊了面前的那位精灵一声。

    伊丽莎白和查尔斯的声音很快就惊动了病房外的其他人,有几个人一下子涌入了病房。

    ?img src=“你醒了.jpg“?

    现在的查尔斯进入了表情包视角模式,除了伊丽莎白外,他还看到了满面皱纹与疲惫,头发不再像昨般明亮的圣安琪儿嬷嬷,黑着脸的赫曼立克侯爵,还有一张只见过两次,担忧取代了笑容的年轻男人的脸。

    “少爷醒了?”石榴婶的声音从门外传来,然后她似乎被赫曼立克侯爵带来的卫兵给拦在了外面。

    病房里面都是大人物,哪有你一个平民进入的份?

    只是身上一阵剧痛传来,让查尔斯又一次痛昏了过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查尔斯恢复了意识,只是他没法睁开眼睛,没法发出声音,没法活动身体的任何一个部位,耳边响起的那点声音距离他是那么的遥远,这感觉就像是鬼压床一样。

    然而,全身上下火焰灼烧一般的疼痛依旧在不停的侵袭着他的身体,这比他上辈子在火锅店里因为救人而被烧死时还要痛苦。

    而他此刻却什么都做不了,为了转移注意力,他回想起了自己上辈子最后的时光。

    那天中午他从工地出来准备去水街吃生榨米粉的时候,在路上遇到了一个摔倒在地的老人。他在看到不远处正好有摄像头对着案发现场后,就过去帮忙打120。

    被讹的事情没有发生,那位百岁老人是心血来潮出来买彩票,然后不小心摔了的。

    而且那位老人正好时辰到了。在第二天中午亲自感谢他,又把那天买的彩票和一张刚开业的火锅店代金券以及另外的小东西当成小礼物送给他后,那位老人就结束了回光返照,与世长辞了。

    于是他下午就那些代金券去吃自助火锅了。结果刚吃到一半,火锅店老板的赌狗儿子因为索要金钱不成,在店门口倒汽油烧店。

    后来他和隔壁桌那个一直在和女朋友秀恩爱的家伙一起砸开了临街的玻璃,让人逃命。

    只是在最后他抱着一个吓得动不了的母亲准备跑路的时候,顶上被烧着的圣诞装饰掉下来把他给烧死了。

    结果,到了新的世界刚生活了八年,他又差点被烧死了,难道是他上辈子的名字五行犯火的缘故?

    他刚才在隐约听到的声音中,听到了好几次“烧伤”、“火元素”、“毒素”之类的单词。

    不多久,几个人的脚步声响起,来到了查尔斯的身边,然后在病床四周站好。

    “我奉火焰之神的名,嘱咐那火焰的使者,从这人身上出来,马上离开。”

    “永恒的光明之神啊,慈悲的父,请您将神迹降于此人身上,治愈此人肉与灵的伤痛。”

    “????????????”

    “咕咚咕咚咕咚咕咚……”

    病床上的查尔斯听得出,首先是火焰神殿的火焰驱离术,它将查尔斯体内不断将其灼烧的火元素给驱逐得一干二净。

    其次是光明神殿的治愈术,他能感觉到身上的伤痛在光元素的修复下正在逐渐消失。

    第三个是用精灵语吟唱的神术,它在不懂精灵语的查尔斯耳朵里就是一连串的问号。不过他能感觉到,身体里的一些不好的东西正在消失。

    最后的,就是有人撬开查尔斯的嘴巴,然后往里面灌了差不多半斤某种药水。

    一道道神术降临在查尔斯的身上,让他的身体发出了红色、白色和绿色的光芒。这些光芒有的在将他体内的火元素抽离出来,有的在治愈他身上的烧伤,有的在祛除他体内的毒素。

    在光芒散去,又被灌了半斤药水后,查尔斯感觉到整个身体暖洋洋的,就像寒冬腊月时泡在温泉里那样。

    不多久,查尔斯睁开了眼睛。

    “查尔斯,你现在感觉怎么样,有哪里不舒服?”

    第一个出现在查尔斯眼前的依旧是精灵那张略带憔悴和焦急的脸庞,只是她此时头上的银发散发着一层淡淡的绿光。

    “脸疼。”查尔斯如实回答道。

    伊丽莎白怜惜地轻抚着查尔斯脸上的绷带,轻声地说道:“没关系,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你别忘了姐姐我是什么人。”

    查尔斯点了点头,然后他看向了床位那边的两位老妇人。

    “谢谢你,凯瑟琳嬷嬷。”查尔斯向左边的那位穿着火焰般红色的达尔马提卡,白发中微微散发着红光的老妇人说道。

    由于光明神殿的圣安琪儿嬷嬷在北地行医多年而收获了大量的信仰,所以在附近有个大型据点的火焰神殿在四十年前派来了他们的退休圣女,企图和圣安琪儿嬷嬷抢生意。

    不过凯瑟琳嬷嬷的医术没有圣安琪儿嬷嬷高明,不过却在冒险者中建立了不小的威望。

    “小查尔斯,你要好好的休息。”凯瑟琳嬷嬷“轻声”地说道,战斗修女出身的她嗓门一直不小。

    “谢谢你,圣安琪儿嬷嬷。”查尔斯看到她头发上作为圣女标志之一的白色光芒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一头白发显得干枯发白。

    “你没事就好,我们先离开,让小查尔斯好好休息吧。”圣安琪儿嬷嬷最后对众人说道。

    “好好休息吧,我可怜的小表弟。”一个拿着大号空药瓶的年轻人轻轻地拍了拍查尔斯的肩膀,“有什么需要就和我说一声,不用和我客气。”

    查尔斯对这个去年突然冒出来的表哥点了点头,然后目送他们几个人离开。

    “我去给你拿点吃的。”伊丽莎白离开前对查尔斯说道。

    四人完成对查尔斯的治疗后就离开了病房,当病房门被关上的时候,他们四个的脸顿时黑了下来。

    “可怜的小查尔斯,唉……他才八岁啊……”凯瑟琳嬷嬷叹着气说道。

    “我担心他接受不了这件事。”圣安琪儿嬷嬷的眉头紧紧地皱了起来,“还有刚离开的米拉……”

    “我相信麦加登家的人是不会这么轻易倒下的。”伊丽莎白说道,“我去和他说吧。”

    查尔斯的表哥托马斯·克伦威尔站在一边,脸色阴沉,一言不发。

    当伊丽莎白拿着一碗冒着热气的牛奶回到病房里的时候,看到查尔斯靠着病床的栏杆坐着,目不转睛地盯着床头柜上的戒指。

    伊丽莎白端着牛奶坐在床沿,静静地看着查尔斯盯着自己刚才特意留下的权戒不说话。

    这时,查尔斯伸出双手,然后用颤抖着的左手解开右手上的绷带。

    两位退休圣女和一位精灵族现任圣女的全力施救,加上克伦威尔不愿透露来源但能保证效果的秘药,此时查尔斯身上的伤基本上已经痊愈了,只是身体还很虚弱。

    解开了右手手掌上的绷带后,他拿起床头柜上放着的麦加登伯爵权戒放在眼前仔细端详。

    那是一枚用黄金为主要材料打造的戒指,戒面是一枚雕刻成枫叶形状的红宝石。

    这枚权戒出现在自己面前的原因查尔斯很明白,但是这不代表着自己就能坦然面对。

    八年来,父亲对自己的期望与教育,母亲对自己的关心与爱护,这并不是一句“自己是穿越的”就能磨灭的。

    下一秒,查尔斯毫不犹豫地把权戒戴到了右手的第四根手指上。

    “抱歉,我来晚了。”伊丽莎白把剩满牛奶的碗放在了床头柜上刚才放着权戒的地方。

    她坐到了查尔斯的身边,抱着他的说道:“因为连日大雨,车队被困在路上了,我和托马斯为了赶来参加你的生日是独自先行一步的。”

    “但是我们还是晚了一步,只能把你救出来。”

    查尔斯张开双手,然后用力的搂住了伊丽莎白那看起来不盈一握的腰背,额头抵在了她的胸口上。

    伊丽莎白轻抚着查尔斯的后背,任由他的泪水滴落在自己的身上。

    当床头柜上的牛奶凉了的时候,查尔斯离开了伊丽莎白的怀抱。

    接下来,伊丽莎白扶着查尔斯做好,在把一个火柴头大小的火花弹进牛奶里面之后,一边用勺子喂查尔斯吃东西,一边告诉他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这是一个看起来像意外的阴谋。”伊丽莎白说道,“有人把一头壮年的科曼多双足飞龙一边追杀一边往庄园的方向赶,然后在最后飞龙临死自爆的前一刻,他们用陨石术将飞龙砸进了你们的房子。他们的手脚很干净,基本上看不出刻意而为的痕迹。”

    “是谁?!”喝完了一勺牛奶的查尔斯毫无感情地问道。

    科曼多双足飞龙他是知道的,但是它们生活的地方距离离这里有很远的一段距离。因为这里有一条通向北方荒原的道路,周围偶尔出现的危险魔兽早就变成各种原材料了。

    而伊丽莎白在精灵林海学习了三百年,成年后在人类的地盘南奔北走几十年,各种阴谋诡计见多了。所以查尔斯对她的判断毫不怀疑。

    “比施贝格王国的四王子,艾伦·比施贝格所带领的冒险者小队。”伊丽莎白继续喂着查尔斯喝牛奶的同时说道,“他对这场由他的不慎导致的意外表示十分的遗憾,同时他为此做出了赔偿。”

    伊丽莎白说完,把手里的勺子放进碗里,然后空出的右手从身上皮甲下方的口袋里掏出了一个储物戒指,放在了查尔斯身边的被子上。

    查尔斯看都没看戒指所带的空间里面装着的东西,捡起它扔到了床头柜上。

    他知道里面放着一笔巨款,因为王族杀死贵族后,必须,也只用向受害者的家人赔偿一笔巨款,如果受害者还有家人的话。

    如果贵族的家人谅解凶手,那么就收下这笔钱。

    如果贵族不予谅解,王族的凶手就会对受害者家属说:“有本事你打我啊!”

    有本事打死王族的贵族早就打死王族和他的封臣们自己当国王了,所以那些贵族要么忍气吞声,要么卧薪尝胆。

    而贵族们通行的做法是,让一个复仇者退出家族,然后复仇者拿着这笔巨款请杀手刺杀凶手个人,但不涉及王族的其他人。

    “你有什么打算?”伊丽莎白伸出手来轻抚着查尔斯脸上的绷带,“需要的话,我和母亲是不会袖手旁观的。”

    能请精灵女王动手自然好了,但是这背后导致的外交纠纷就麻烦了,说不定会成为人类攻打精灵的借口。

    三百多年来,精灵女王一直用各种各样的方式照顾着麦加登家族,但是查尔斯并不想就此让恩人的民族陷入灾难。

    “让我想想。”查尔斯伸出没有恢复多少力量的双手,捧起精灵公主手中的半碗牛奶,颤颤巍巍地递到自己嘴边,然后一饮而尽。

    伊丽莎白拿着空碗离开后,查尔斯躺在床上,静静地看着窗外明媚的阳光。

    第一次,穿越到了有魔法的异世界,还生活在一个有钱的家庭。两份喜悦相互重叠,这双重的喜悦又带来了更多更多的喜悦,本应已经得到了梦幻一般的幸福时光。然而,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第二天上午昏迷了两天的查尔斯出现在了父母的葬礼上。

    他依旧是一身绷带,穿着教堂里准备的病号服,在伊丽莎白的搀扶下主持了整个葬礼。

    赫曼立克侯爵一家和附近的贵族们都来了,赫曼立克夫人让辛西娅也去搀扶查尔斯,但是查尔斯却把整个人的重量都压在伊丽莎白的身上。

    头戴有黑色面纱的圆帽,一身黑色裙装的伊丽莎白一出现就引起了葬礼上众人的一阵骚动。

    用曹植的《洛神赋》中的“肩若削成,腰如约素。延颈秀项,皓质呈露。芳泽无加,铅华弗御。云髻峨峨,修眉联娟。丹唇外朗,皓齿内鲜,明眸善睐,靥辅承权”来形容这位精灵公主兼生命神殿圣女并不为过。

    在她行走大陆的几十年中,上至国王,下至骑士,不乏对她的追求者。

    在秀色可餐之余,听说过她的实力的一些人暂时收起了趁着这个机会从麦加登家族身上咬下一块肉的小心思。

    今天的葬礼很简单。

    下葬之后,赫曼立克侯爵回忆了儿时与查尔斯的父亲一同在查尔斯的爷爷手下求学的经历,同时鼓励查尔斯要坚强。

    然后圣安琪儿嬷嬷宣读逝者的遗嘱。在赐予一众为麦加登家族服务的仆人和作坊管理者数额不等的金币后,又将一大笔钱给查尔斯的姐姐米拉作为嫁妆,然后将爵位、土地、作坊等全部不动产给了查尔斯。

    这份遗嘱中规中矩,没什么让人意外的地方。

    只是接下来查尔斯宣布的决定让众人大吃一惊。

    “我即将外出求学。”查尔斯淡淡地说道,“在我外出求学期间,麦加登家族的一切产业交由生命神殿、光明神殿、火焰神殿、部落元老院和比伯拉赫王国共同管理。”

    查尔斯稚嫩的声音落下之后,现场鸦雀无声,赫曼立克侯爵瞪大了双眼难以置信地看着这个小家伙。

    贵族出征、商人外出行商的时候,家中无人时经常将产业交由信任的人或神殿代为管理。这代管自然不是无偿的,他们可以得到管理期间产生的利润之中的百分之五作为酬劳。

    作为诸神的牧羊人,绞尽脑汁抢信仰的各个神殿自然是最好的选择。诸神要的是羔羊的信仰,为了金钱而损失信仰那是因小失大,会被神罚的。

    当然,作为乙方的神殿还是要赚一点钱来维持日常开销的,而且乙方帮甲方把利润增加了,甲方自然也就更信仰甲方的神了。

    因此,这个世界上的第一批职业经理人全部都是神殿的神官。

    甚至不少自觉经营不够聪明,或者贪图安逸,或者精力放在政治、军事上的贵族,干脆会把自己的领地交由神殿的职业经理人来管理,然后自己在王都等城市拿着年金过舒适的生活。

    为了避免产业被黑,一次请两家职业经理人相互监督也是常有的事情。

    所以在三家神殿之外,查尔斯有找来了北边兽人的部落元老院和旁边的比伯拉赫王国这两个王权来制衡神权。

    查尔斯这样相互制衡,五家职业经理人即是乙方又是监理的操作,虽然一下子付出了四分之一的利润,但是能确保自家的产业不但不受那些红着眼的豺狼撕咬,说不定还能在他们的帮助下扩大利润。

    赫曼立克侯爵黑着脸看着查尔斯,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他也想过查尔斯要找人帮忙管理自己的产业,他也做好了在葬礼后毛遂自荐的准备,结果这下子他被打了个措手不及。

    因为现在的乙方里面有比伯拉赫王国这个赫曼立克侯爵自己的老板啊,分公司总不能明着抢总公司的肉吧。虽然他和国王是人生三大铁的关系,但是他要敢动总裁的钱,那就等着总裁暗刀子割肉吧。

    不远处的托马斯·克伦威尔看着表弟的表现不禁点了点头,虽然两家人相隔多年后相认没多久,但是他对查尔斯的表现还是感到十分的满意。

    查尔斯的这个办法在昨晚上就提出了,并很快就取得了三个神殿的代表的同意。

    昨天晚上晚餐的时候,查尔斯在伊丽莎白的搀扶下来到了餐厅。

    教堂里这阵子就只有圣安琪儿嬷嬷一人在,其他的神官在这个夏闲的时节外出传教了。要不是今年是查尔斯的八岁生日,她也早就去北方荒原行医布道了。

    “感谢火焰之神赐予人世间的火,让世人得以享用火焰净化的食物。”

    在供奉光明之神的教堂里听到火焰之神信徒的餐前祈祷,这样的情形让查尔斯愣了好一会。然后他看向了一旁的生命神殿圣女,三位有宗教身份的人里就她没做餐前祈祷了。

    “生命之神教导我们,不要浪费食物,不要让生命白白消逝,就是对神的敬意。”伊丽莎白对查尔斯说道。

    诸神都有“我和其他神是兄弟姐妹,所以我的信徒和其他神的信徒也是兄弟姐妹”之类的神谕,所以诸神的信徒虽然为了业绩各施手段,但是和友商之间照样是一团和气。查尔斯对这个诸神之间和谐有爱的世界无语了。

    饭后,在听到查尔斯醒来后就马上过来照顾他的石榴婶把已经空了的餐盘收走,在给众人送上一大壶茶后就退回到厨房里了。

    圣安琪儿嬷嬷的生活一向简朴,所以教堂里的茶叶也是廉价的茶叶,教皇来的时候也不例外。

    不过在座的人对此毫不在意。凯瑟琳嬷嬷也不是贪图享受的人,她以前当战斗修女时可没少风餐露宿。

    伊丽莎白几十年来跟着商队走南闯北的一样对此毫不在意。

    此时众人的目光都聚焦在了查尔斯的脸上。

    下午的时候,石榴婶帮忙把他身上的绷带都拆开了。身上其他地方的伤基本上已经恢复了,就是不知道被什么给糊了一脸后,他的脸上缺了点东西。

    看着镜子里自己原本帅气爆棚的脸在鼻子的位置变成了双孔插座,查尔斯欲哭无泪。

    圣安琪儿嬷嬷拿出一个布袋放在了查尔斯的面前,说道:“嬷嬷老了,没有办法把你的鼻子恢复过来。你先戴着这个面具挡一下,等下我写封信给你带去教皇那里,他会给我个面子,找人帮你把鼻子恢复过来的。”

    然后她叹了口气,继续说道:“不服老不行了,年轻的时候让人长个耳朵鼻子跟玩似的。”

    “谢谢嬷嬷。”查尔斯站起来向圣安琪儿嬷嬷鞠了个躬。

    这时坐在查尔斯身边的伊丽莎白对查尔斯说道:“没关系,你和我回去,我的那份生命之泉给你用,到时候不但鼻子可以恢复,身上留下的暗伤也可以治好。”

    伊丽莎白说完,圣安琪儿嬷嬷和凯瑟琳嬷嬷不禁吸了一口凉气。精灵族传说中的生命之泉是十分珍贵与强大的治疗圣药,掺了不知道多少水,稀释了多少倍的生命之泉制作的治疗药水一直是精灵族出口创汇的拳头商品。

    查尔斯不知道自己终于享受了一轮主角待遇,就在他准备道谢的时候,伊丽莎白制止了他,“不用谢我了,要是我母亲知道我没有照顾好你们,肯定会抽我的。”

    周围几个人假装没听见她说什么。

    然后伊丽莎白接着问道:“你想到以后的路要怎么走了吗?”

    查尔斯沉默了一下,然后神吸了一口气,说道:“伊丽莎白姐姐,你能做我的师傅吗?”

    餐厅里的空气顿时安静下来。

    在这个世界里,“师傅——弟子”和“老师——学生”是不同的概念。老师和学生更像是雇佣的关系,学生出钱购买老师的知识。而师傅则是“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弟子与师傅之间多了一层亲情的因素。

    查尔斯大气不敢喘,坚定地看着伊丽莎白深邃而又明亮的双眼。

    伊丽莎白在一开始的惊讶之后,第一次用审视的目光仔细打量着刚满八岁的查尔斯。

    “为什么是我?”伊丽莎白问道。

    此刻她的心中打定主意,如果查尔斯的理由是自己的身份,那么她会狠下心来拒绝他。

    “去年春天,我和米拉、辛西娅跟着采集枫糖浆的人进了枫林。”查尔斯没有在乎对方给他施加的一点压力,平静地说道,“那个夜晚,我们遇到了被打败后又被驱逐出荒原的狼王。”

    “那头狼王根本不是我们可以抵挡的,就在我们即将变成食物的时候,你出现了。”

    虽然查尔斯此刻说得轻松,但是当时只拿着一把匕首的他把吓坏了的米拉和辛西娅护在身后,面前不到两米的地方站着一头肩高堪比柳州五菱的巨狼。

    要不是死过一次所以生死看淡,他早就吓得趴下了,而不是原地不动,与狼的目光正面接触,死死盯住对方不移开,能坚持多久就坚持多久,以求死得有尊严。

    “你犹如那银色的月光从天而降,圆月般的弯刀犹如银色的闪电砍下了巨狼的头颅。那一刻,你在我的心中犹如从月亮之上降临的女武神。”

    ?( ̄ε ̄)旦┳┳(^ω^)(^-^)

    正喝着茶的克伦威尔“噗呲”一声把茶水给喷了出来,打断了查尔斯对伊丽莎白勇武的拍马屁。桌子对面的两位嬷嬷的脸上则露出了慈祥和微笑的表情,静静地看着查尔斯。

    此时伊丽莎白的脸红了一下,然后瞬间恢复了正常,她伸出右手,用手指头戳了一下查尔斯的额头,没好气地说道:“你在瞎说些什么。”

    这时圣安琪儿嬷嬷向一头雾水的查尔斯解释道:“精灵们只有在求婚和爱人之间说情话时才会用月亮和月光来形容对方。”

    这下子查尔斯懵逼了,这事他不知道啊。伊丽莎白平时头发的颜色和月光一样,而且中国从古自今不乏用月亮来做文章的例子,所以他就这么用了。结果这下子因为文化差异而闹乌龙了。你说我只是打算吹嘘一下你厉害你能打,这怎么就变成求婚了呢?

    好在在场的人都没有把一个八岁小孩闹出的乌龙当真,让查尔斯松了口气。

    “我只是想用自己的力量复仇。”查尔斯说道。

    伊丽莎白看着查尔斯的眼睛,从他的眼里透露出坚定的目光。她对查尔斯说道:“虽然我教导过一些人类的学生,但是却从来没有教育过徒弟。”

    “但是我可以给你一个机会,在今年接下来的时间里,我会作为老师教导你,如果期间你能让我满意,那么我就收你作为弟子。”

    查尔斯立即站了起来,向伊丽莎白行了一个学生的礼,喊到:“老师!”

    然后他跑到厨房,对石榴婶说道:“石榴婶,你去作坊那边取三只史莱姆回来,一只做成史莱姆冻,一只做成史莱姆布丁,一只做成史莱姆蛋挞,这是我要送给老师的见面礼!”

    石榴婶答应一声后就从厨房的侧门离开了,查尔斯回到了座位上。

    这时伊丽莎白放下了手中的空茶杯,查尔斯对她和桌子对面的两位嬷嬷说道:“周围没有闲杂人等了,我说一下关于以后我家里产业的安排吧。”

    “我需要几家人在我离开的时候帮我管理麦加登家族的产业。”

    接着,查尔斯按着联合国五常的模式,特别是引入了一票否决的制度,向众人提出了自己的想法。以及未来一段时间内的经营方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