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玄幻小说 > 给勇者们添麻烦的勇者 > 第2章 眼看他起朱楼
    当客人们尽数离去的时候,一切归于沉寂。

    麦加登庄园内外的彩灯已经熄灭,仆人们在管家的指挥下用一个个涂了史莱姆胶的防水罩把那些造价不菲,能耗惊人的彩灯给遮了起来。这些彩灯下一次重见天日的时候,就是此地秋分时的秋收节了。

    不是麦加登家族用不起那些灯,他们一个月三十天、一年十二个月把彩灯点着玩都不差那点钱,原因是这个家族的家训是“勤俭持家”。

    三百多年前,大陆东方的人类和西方的魔族进行了一场绚丽而又惨烈的战争。

    战争的前期,人类军队在又一次从异世界一个叫日本的地方召唤而来的勇者们的带领下一路高唱凯歌。人类联军不但消灭了大量的魔族军队,一队勇者甚至潜入魔皇城将魔族的皇帝伊凡雷帝斩杀在皇宫之中。

    然而,就在人类联军以为战争即将获得胜利,大家准备拿着战利品回家过新年之际,毁灭降临了。

    一直在大陆东方以冒险者身份游历的魔族长公主叶卡捷琳娜在接到父皇遇难的消息后潜回魔皇城登基。

    与此同时,一个重磅炸弹在人类的地盘上炸响。被称为“移动的大图书馆”、“行走的智慧之泉”,同时一人身兼丰收神殿圣者和锻造神殿圣者二职的大贤者菲利普叛逃,追随冒险者小队的队友叶卡捷琳娜投奔魔族。

    而他们的冒险者小队队长,时任精灵公主的维多利亚骑着她的龙一路追杀两人,直到对方得到一队魔族军队的接应后才无功而返。

    继位后的叶卡捷琳娜女皇短时间内收拢溃兵,集结了一支强大的骑兵部队。然后以“凭而几路来,我只一路去”的战术,集中兵力以局部的兵力优势消灭了已经在魔族领地分兵的人类军队。

    瞬间由大胜转为大败的人类军队不得不暂时撤出魔族的地盘,以待卷土重来。

    魔族也借着这个机会舔伤口,为下一场大战做准备。

    短暂的和平只持续了十年。

    十年后战火重燃,双方军队以现在大陆中央割断魔族和人类领地的林海为舞台。

    在经历了三年的战争之后,双方聚集最后的力量在林海中央展开了最后的决战。

    战事持续了五天五夜,鲜血让大地变得泥泞不堪。

    就在叶卡捷琳娜以为即将获得最终胜利的时候,一直潜伏在她身边的大贤者菲利普跳反,以全力一击与精疲力竭的叶卡捷琳娜同归于尽。

    这一击,丰收之神与锻造之神的神力冲破云霄,丰收麦穗一般的金色与炉膛火焰一般红色相互交织、交融的光柱几十公里外清晰可见。

    事后战场上只有精灵女王维多利亚一人生还归来,正是她把大贤者菲利普卧薪藏胆隐藏敌后十余载,在最后时刻刺杀魔族女皇的事迹带回了人类世界。

    两年后,一队精灵禁卫军带着一个十多岁的孩子来到了枫林边上,并支持他在此地建立伯爵领。

    “这幅精灵女王亲手所书的‘低调做人,勤俭持家’就是我们的先祖,大贤者菲利普遗留给我们的家训。”书房里的麦加登伯爵在向查尔斯讲完了故事之后,指着书房上挂着的一张古朴的羊皮纸说道。

    羊皮纸被装裱在一个散发着大量魔法能量的木框里,三百多年了依旧保存完好。上面的字迹看不出女性笔迹的秀丽,反倒是透出一股刀砍斧琢的锋芒。

    “或许精灵女王在写字的时候,想到了逝去的战友,以及心中充满对敌人的仇恨吧。”查尔斯看着羊皮纸上的字迹想到。

    “那么第一代麦加登伯爵的母亲是谁?”查尔斯发现父亲的故事里漏掉了一个关键人物。

    “据说是一个女冒险者。”麦加登伯爵用很快的语速说道,“听说是有一天我们的大贤者祖先喝多了,你长大以后就懂了。”

    “她在后来的战争中为了保卫家园牺牲了,精灵女王在战后找到了她和大贤者的遗孤。”

    查尔斯听完故事后不禁沉思起来,开头的故事他在很多书上看过不少的版本,从热血鸡汤到少儿不宜的都有。

    现在父亲告诉他,故事的主角就是自己的祖先后,他回想了一下以前看到的那种故事,去芜存菁后,发现这个无间道的故事有一些感觉不太对的地方。

    这时,麦加登伯爵用教育孩子的语气对查尔斯说道:“查尔斯,我知道你从小就很聪明,你的爷爷在去世前和我说过,你将会成为一个伟大的学者。”

    查尔斯点了点头,毕竟这是投胎型穿越者的福利。

    麦加登伯爵接着说道:“按贵族的传统,我将为你寻找一位充满智慧的家庭教师负责你的启蒙教育,而且他将来会成为你的管家,就像我们的管家阿福那样。然后当你十二岁的时候,再把你送到知识都市选择一所优秀的学院深造。”

    这时查尔斯发觉父亲的话里有话,于是他试探着问道:“那现在情况有变化?”

    麦加登伯爵没有回答,只是说了一句:“你猜。”

    查尔斯知道父亲的脾气,每当他这么说的时候,就代表着要考验一个人的智慧。

    查尔斯没少见到父亲这么考验他的手下,如果对方的回答能让伯爵满意,等待那个手下的就是升职加薪。家里枫糖工坊里和外面商队的管理人员几乎都被这么考验过。

    现在轮到查尔斯第一次被考验了,于是他边学着爷爷在思考问题时常用的姿势——右手中间的三根手指轮流敲打着桌面——边思考着父亲的问题。

    “刚才父亲讲了一个历史故事,那么是不是与这段历史有关。”查尔斯想着的时候,目光扫过书房里的书架,然后落在了其中一本书上——《异世界勇者传说》。

    “就是它了!”查尔斯的双眼冒出光来,然后那本厚得能拍死史莱姆的书本向他飞来,砸了他一脸。

    “你的法师之手还要多练习啊。”父亲笑着对儿子说道。

    查尔斯揉着鼻子,翻到了书本目录的位置。

    这个多灾多难的世界里,人类与魔族之间的战争已经持续了两三千年。

    在一千多年前,众神向凡人赐予神力加护之后,胜利的天平开始向人类一方倾斜。

    在众神的引导下,人类开始利用神的力量从异世界一个叫日本的地方召唤一批勇者来带领人类战斗。

    以第一位虔诚者获得神力加护的那一年为神历元年算起,现在是神历1919年了,每隔三百多年就召唤一次的异世界勇者,至今已经和割韭菜一样召唤了好几茬了。

    让查尔斯感到欣慰的是,这五茬来自日本的勇者除了抵抗魔族之外,还带来不少原世界的优良传统。

    例如城市里良心的下水道,干净的卫生纸和温泉文化等。

    当年初来此地的查尔斯知道自己来的是一个欧洲中世纪背景的世界后,想起那中世纪的卫生情况和黑死病,差点让他在吃奶的时候闷死自己再穿越一次算了。

    目录上标注着这几茬勇者们穿越而来的时间,查尔斯掐指一算……

    “第六茬勇者也准备要来了。”查尔斯抬起头来对父亲说道,“战争的火焰又要重新燃起了。”

    麦加登伯爵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突然问道:“你是不是也是穿越而来的勇者?”

    查尔斯用看着史莱姆的目光看向自己的父亲,这一刻最终还是来了啊,毕竟书里面写着穿越而来的勇者有投胎型、召唤型、死亡夺舍型和突然冒出来型四种,就是不知道勇者和茴香豆的“茴”字有什么关系。

    而投胎型{删除}茴香豆{/删除}勇者的重要特征就是像查尔斯这样的早慧。

    于是查尔斯摇着头说道:“不是。”

    开玩笑,家里有钱又有地而且还是贵族,做个在后边出钱的富家翁多好,干嘛要和那帮日本人一起去拼命?

    自己的曾祖父,在外行商的时候靠着长得帅和有钱,拐回来一个濒临破产的小王国的小公主当老婆。

    自己的祖父,在知识都市求学的时候,靠着长得帅、有知识和有钱,把院长的宝贝孙女给拐回来了,留下一地诅咒他吃史莱姆冻没勺子的师兄弟。

    自己的父亲,就是面前这位,在行商的时候靠着长得帅、会哄女孩子和有钱,生生把某个意图谋反的公爵准备拿去和其他家族联姻的小女儿给拐回来了。而且听说他在外面还有一个漂亮得能让母亲嫉妒的情人。

    按麦加登家族一代人行商一代人当学者交替的传统,查尔斯已经准备好了去知识都市那里泡学生妹了。

    当勇者去打生打死的?还是另请高明吧。

    麦加登伯爵自然不会就这么轻易放过自己的儿子,因为和他一样怀疑查尔斯的人并不止他一个。

    “真的?”麦加登伯爵露出了自己的气势,一个魔法师的威压不是小孩子可以抵挡的。

    查尔斯没有抵挡来自父亲的压力,其实是没办法抵挡。

    他战战兢兢地举起发抖的手来说道:“我可以向光明之神发誓,我不是来自日本的勇者。”

    在这个有神存在的世界,神最常用的用途之一就是拿来当测谎仪,哪怕是麦加登家族这样不信神的家族也不例外。

    圣洁的白光在查尔斯的身上一闪而过,然后他什么事都没有。

    当然了,如果他说的是“我不是来自异世界的勇者”的话,他现在就因为撒谎而被光明的火焰给烧个三成熟了。

    麦加登伯爵松了口气,然后整个人也变回了往常慈父的样子。

    混过这一关的查尔斯也松了口气,这样的家庭教育他可不想再挨第二次。

    麦加登伯爵接着说道:“因为战争就要来了,所以很多人的心思都开始活络了。”

    “嘿嘿嘿嘿……”麦加登伯爵冷战了两声,“那头大狗熊可真聪明,把主意打到我们头上了。”

    “还有两个月前向你姐姐米拉求婚的那个什么王子,也是把主意打到我们头上来了。不过他的事不用关心,到时我会请伊丽莎白大姐帮我们和他的父亲交涉了。”

    这回查尔斯明白了,一切都是套路啊,难怪赫曼立克侯爵要把辛西娅塞给自己。

    乱世将至,麦加登家族有钱,赫曼立克家族有军队,到时候赫曼立克侯爵的爵位说不定能变成有“国王预备队”之称的公爵。既然是预备队了,那么再往上爬一下也不是不可能。

    而有着这种野心的,不止赫曼立克侯爵一个人。

    “所以上个月米拉刚满十二岁的时候,我就把她送到光明神学院去了,那是她自己选择的道路。”麦加登伯爵说道,“接下来,我打算过几天就把你送到知识都市里去。你的爷爷在去世前为你留下了推荐信,到时候你可以拿着信去找他的老同学帮忙。”

    查尔斯点了点头,看来自己的泡妹之旅可以提前开启了。

    接着,麦加登伯爵郑重地从抽屉里拿出了一个盒子,当他打开盒子后,查尔斯看到里面放着一枚戒指。

    “拿去戴上吧,我知道你想要它很久了。”麦加登伯爵把装着戒指的盒子放到了查尔斯的面前。

    这枚没有宝石镶嵌,仅有简单花纹的戒指自然不是象征着伯爵爵位的权戒,而是一个装满了各种书籍的空间戒指。

    麦加登家族商读传家,靠的就是戒指里面放着的那些知识。

    不管是哪个时代,知识都是最为宝贵的财富。

    查尔斯现在已经得知了父亲的意思,于是毫不犹豫地拿起了这枚曾经在爷爷在的手上见过的戒指,戴在了左手的食指上。

    那枚戒指仿佛活着一般,在套上查尔斯的手指后,自动缩小成合适他手指大小的尺寸。

    查尔斯不得不感慨,果然精灵出品,必属精品啊。

    这时夜已深了,麦加登伯爵站起身来,看向了窗外洒满月光的花园。

    “可惜啊,伊丽莎白大姐还是没能赶上你的生日,看来是前几天的大雨阻碍了他们的行程。”麦加登伯爵叹到。

    至此,该说的话已经说完了,麦加登伯爵就让查尔斯去洗洗睡了。

    既然是洗洗睡,那么在睡之前自然要洗一洗。

    托异世界勇者们的福,这个世界现在没有那种视洗澡如洪水猛兽的恶习。而且,他们还带来了日本的温泉文化。

    只是美中不足的是,麦加登家族领地里的温泉离庄园太远了,虽然风景很好,但是去一趟实在是太麻烦。

    但是,这都不是什么麻烦事。

    只要思想不滑坡,办法总比问题多。

    如果是查尔斯的父母想要在家里泡温泉,自己往小游泳池一般的浴池里“biu”两个一级的小火球就搞定了,多“biu”两三个的话就能蒸桑拿了。

    当然,这是中年魔法师的实力。而查尔斯这样只会一两个小魔法的连学徒都算不上的小屁孩,“biu”出来的小火球能把大木桶里面的水加热就不错了。

    所以自力更生的查尔斯现在正在大木桶里泡着自己加热的热气腾腾的热水,当他泡得满面通红的时候,立即从热水桶里爬了出来,翻到了一旁另外一个装着刚打上来的清凉井水的大木桶里。

    在这盛夏的夜晚,在劳累了一天之后来一个简单版的三温暖,可以将一天的疲劳给驱散开来。

    作为万恶的封建社会地主阶级的小少爷,在洗澡的时候,浴室里自然有女仆在一旁伺候着。

    这时,浴室里就有一个穿着黑色长裙和白色围裙的女仆站在一旁看着少爷在两个木桶间上蹿下跳的。

    用她自己的话来说,她现在的工作就是确保少爷不会在玩水的时候溺死在木桶里。

    折腾了好一会,查尔斯终于在冷水桶里安静地靠着桶壁坐了下来,把头枕在了桶沿上。

    女仆知道少爷折腾够了,于是提着一小桶水和一个装了洗发水的小瓶子过去帮少爷洗头。

    这时整个浴室里都安静了下来,只有女仆手指和查尔斯的头发头皮摩擦时发出的声音,以及冲水时的水声。

    冲完头发后,查尔斯对这位女仆说道:“石榴婶,等下你回家的时候去一趟厨房,我让他们给你留了一些点心带回去。”

    石榴刚把小木桶和洗发水放好,兴奋中又有点不好意思地说道:“谢谢少爷,又让我拿点心回去。”

    石榴是麦加登伯爵领下的自由民,乡下人心眼实在,经常用那些常见的花花草草来给孩子起名。据说她出生的时候父亲正在和一个卖石榴的小贩讨价还价,所以她就得了这么一个名字。

    十二年前,查尔斯的姐姐米拉出生时,他们的母亲就开始物色一位可靠的女仆来协助抚养孩子。

    经过层层筛选之后,当年三十多岁就已经把自己所生的四个孩子全部健康抚养长大的石榴就成为了麦加登家族的专属育儿女仆。

    给查尔斯配个年轻貌美的妹抖?开玩笑,没生养过小孩的经验值为零女仆有个鬼用?

    所以,八年来,石榴这位勤劳朴实的女仆一直跟在查尔斯和米拉俩姐弟的身边。

    从浴室回到自己的房间后,查尔斯躺在床上看着窗外的银月,回想着今晚父亲在书房里所说的话来。

    乱世将至啊,这个乱七八糟的世界。

    查尔斯挥了挥手,一个只有他自己能看到的,让他蛋痛的光屏出现在他的面前。

    A4纸大小的光屏上是他的个人信息,就像上辈子看的无数游戏、冻鳗和网络小说里面所说的那样,这玩意上显示着他的姓名、年龄、等级、经验值、体力、体质、力量、魔力、敏捷、精神、技能和加护等等信息。

    当初查尔斯在爷爷的指点下打开这玩意的时候差点崩溃了,他能接受自己生活在一个有神有剑有魔法有史莱姆的世界,但是对这玩意他是无法接受。

    他曾经一度怀疑,自己是不是被那场大火烧成了植物人,然后家里为了节省医疗费而让他参与一些奇奇怪怪的实验。毕竟上辈子他家里的条件并不好,家里有楼但是拆迁红线在它两米以外,而他自己也只不过是一个普通的施工狗,就算死前得人送了几张彩票,但是谁又能保证会中奖?

    直到他注意到了身边的一些小细节,他才接受这是一个真实的世界。

    毕竟他没听说过有哪个虚拟现实游戏里,会给女性NPC或角色安排生理期的。

    看到自己的体力和体质因为前阵子的身体锻炼而各增加了1点之后,查尔斯一如既往地吐槽道:“这真是个写进小说必定会扑街的世界。”

    除了这些乱七八糟的设定,让查尔斯觉得不舒服的是,这个世界的神很可能去自己老家的印度喝过恒河水。

    因为这片大陆上的政治结构上散发出一丝种姓制度的味道。

    各神殿高层的僧侣贵族、各个王国的国王极其三代内的亲戚组成的王族、贵族、自由民、奴隶五个不同阶级之间的关系很像印度的四个等级的种姓。

    最重要的,就是查尔斯在历史中看到了对技术——无论是科学历史还是魔法技术——的压制。

    且不说其他东西,就是纸张这一块就存在着很大的问题。造价低廉的可用来书写的纸张与勇者一同出现过两三次。但是每当战争结束,勇者回去或者留下老死后,不到二十年的时间里,那些制造纸张的工坊和技术就会彻底灰飞烟灭。

    要不是精灵们活得够长,人类可能都不会知道有这样的事情发生过。

    现在大陆上的纸张只有羊皮纸和柔软的无法用来书写的各种卫生纸。

    而能做到这一点的,就只有天上的那些神灵了。

    在这样的世界里,查尔斯过得很压抑。

    特别是在战争即将到来的时候,他家以往那种为了保持独立性而在与周边利益均沾的同时削弱了常规力量的做法显然很难再行得通了。

    这种做法就像是家里有两枚威力巨大但是反应迟钝的“大伊万”,而常规力量弱得一塌糊涂。

    平时大家都害怕“大伊万”,所以不会轻举妄动。但是当“大伊万”们被牵制住的时候,麦加登家族就会变成杀一刀吃十年的肥羊了。

    好在麦加登家族有一个特长——有钱。风声不对的时候雇佣一批可靠的冒险者,再加上家里商队的护卫,起码可以威慑一下宵小了。

    至于祖先留下的面子果实?开玩笑,没实力的话,那玩意在乱世和擦屁股的枫叶差不多。

    就在查尔斯思考着在接下来的时间里该如何提升自己实力的时候,突然在“轰”的一声巨响后眼前一黑,最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