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玄幻小说 > 给勇者们添麻烦的勇者 > 第1章 眼看他宴宾客
    遥远的夜空,有一个圆圆的月亮。

    圆圆的月亮下面,是那万山红遍,层林尽染的枫林。

    这片在北地的西方横跨东西几百公里的广袤枫林正好坐落于南方的农耕区和北方的游牧区之间。在这里,繁茂的枫林以及生活在里面的野兽和凶猛的魔兽成为了两种不同的文明——农耕文明和游牧文明——的分界线。

    那些穿过枫林的道路成为了连接两个文明的纽带,每年都会有无数的商人、冒险者和学者通过这些道路来往于两个文明区域之间。

    在枫林中部偏西的一条纽带的南边出口不远处,一座庄园里此刻灯火通明,欢快的音乐声从房子的窗户中钻了出来,越过大树组成的围墙,连两百米之外的自由民村庄里都能隐约听到。

    村庄之中的广场上热闹非凡,摆满了各种奢侈的撒上了香料的肉类和小孩子一般高酒桶的桌子周围,聚满了没有资格进入领主庄园里的大人和小孩。

    孩子们的欢声笑语更多的来自于手中撒了一点点胡椒粉的水煮肉条,而成年人们则知道这一切拜谁所赐。

    (?^o^?)?[]:“祝我们的查尔斯少爷生日快乐!”

    已经喝得满面通红的人们举起用圆木雕刻而成的酒杯,用杯中的枫糖酒庆祝小领主的八岁生日。

    在这个着凉感冒说不定都要赌上性命的时代,跨入八岁的门槛就意味着病魔不能再像弄死一只史莱姆一样简简单单地就能把一位孩子——无论是王族、贵族、自由民还是奴隶的孩子——从那可怜的父母身边带走。

    村子里爆发出来的祝贺声丝毫不亚于庄园里的音乐声,声浪冲破高高树墙的阻拦,一头撞在了房子上。

    此刻声浪已经是强弩之末了,宴会厅里除了少数几个实力高强的人外,其他人并没有从音乐声中听出来自外边的那一点点干扰。

    而听到自由民们再次发出祝福的声浪的人们也没有在意此事,此地的主人麦加登家族善待领民是自古以来的一贯传统,如果哪天那些领民们对领主横眉冷对那才是新闻。

    此刻,主人和宾客们都笑吟吟地看着舞池中央跳着第一支舞曲的一双童男童女。

    在舞池外的主位上,坐着一位身材高挑匀称的中年男人和一位身材和熊一般壮硕的中年男人。

    那位身材高挑匀称的中年男人,今晚穿着一套犹如枫叶般鲜红,并用金色丝线勾勒出简约而不简单图案的丝绸礼服——在这个世界里用家族纹章上的颜色作为正式礼服的颜色是常用的做法——同时他的鼻梁上架着一副金丝眼镜,整个人看起来显得斯文且有书卷气。他正是此地的主人——麦加登伯爵。

    作为绝大部分领地都是枫林的伯爵,麦加登家族的纹章就是一片勾勒着金边的红色枫叶。

    此时能和麦加登伯爵坐在一起的,是他的邻居赫曼立克侯爵。

    侯爵是深受国王信赖的,专门管理边疆地区的贵族,相当于一个王国的边防军区司令,是王国抵抗外部侵略的第一道防线。

    虽说人类诸国与北方的绿皮兽人们停战已经三百余年,但是偶尔会有一些兽人土匪流窜到人类的地盘打家劫舍,或是枫林里的一些魔兽会走出枫林,而他们最终都成了衬托赫曼立克侯爵威武的功绩。

    赫曼立克侯爵那熊一般健壮的的身躯保护着王国北疆的土地,他是方圆百里内吟游诗人们热衷歌唱的对象。

    在去年赫曼立克侯爵的四十岁生日宴会上,今天的生日宴会主角——查尔斯·麦加登——专门为他做了一首歌颂他功绩的歌曲作为生日礼物献上。

    眼睛瞪的像圆月

    射出闪电般的智慧

    耳朵竖得像黑熊

    听着一切可疑的声音

    磨快了双刃战斧到处巡行

    你给我们带来了生活安宁

    啊哈啊~啊哈啊~赫曼立克

    啊哈啊~啊哈啊~赫曼立克

    北境人民向你致敬

    向你致敬

    向你致敬

    现在这首歌曲成为了赫曼立克侯爵领地里吟游诗人们的开场歌曲。

    赫曼立克侯爵当即大悦,他向查尔斯问道:“小查尔斯,你愿不愿意当我的女婿啊?”

    查尔斯瞄了一眼他身边的辛西娅·赫曼立克,然后歪着头用充满稚气的声音问道:“‘女婿’是什么呀?能吃吗?怎么吃?好吃吗?”

    从此以后,赫曼立克家族就开始在两家结亲的事情上暗中下力了。

    赫曼立克夫人不断地在贵族夫人的沙龙上称赞查尔斯聪明伶俐,如果自己有一个这样的儿子就好了。

    周围那些子爵、男爵的夫人们在几次之后就明白了赫曼立克夫人的意思,纷纷附和赫曼立克夫人,查尔斯少爷和辛西娅小姐郎才女貌,妖魔鬼怪们才会觉得他们不般配呢。

    所以,在查尔斯八岁生日宴会上,一个人就占了双人沙发一大半位置的赫曼立克夫人就向一旁的麦加登夫人试探起两家结亲的事情来。

    “孩子还小呢。”麦加登夫人用来自南方精灵树海里特有鸟类的尾羽做成的羽毛扇遮住了脸,“等他们两个十四岁的时候再说吧,到时候看看孩子们的意思吧。”

    如果说八岁是跨过了童年的鬼门关进入少年时代,那么十四岁就是童年的结束,来到了相当于半个成年人身份的青年时期。

    这个时候,年轻人们结束了基础教育阶段,开始认真规划起未来的道路来。

    看到麦加登夫人只是拖延时间,赫曼立克夫人松了口气,起码她没有反对嘛。

    然后她就开始嫉妒起麦加登夫人手上的羽毛扇子来。精灵出品必属精品,特别是在这个远离南方精灵树海的北地。

    和麦加登家族结亲并不是赫曼立克家族临时起意,而是深思熟虑后做出的决定。

    麦加登家族是北地一个极其特殊的家族,他们是不依附于任何一个王国的独立领主。

    一般来说,这样的独立领主多出现在王国崩溃时期和每一次魔神战争末期王国坍塌的时候。

    而是那些独立领主要么在看清形式的后找大腿效忠,要么看不清形势被人吞掉,要么自己成了大佬。

    能保持独立的领主一般是位于穷山恶水,征服起来不划算的地区。

    而像麦加登家族这样坐拥大片土地而仍然独立三百多年的领主,这片大陆上实属罕见。

    毕竟他们的身后站着惹不起的人。

    知道其中奥秘的大佬们都知道,这一切都是家族的创始人在三百多年前的那场旷世大战中用智慧、鲜血和生命换来的。

    作为北方的屏障,赫曼立克侯爵交好这样的家族是必须的事情。

    贵族间的交好手段,最有效的莫过于联姻了。

    当舞曲结束后,两个在舞池中跳得满头大汗的小家伙离开舞池后,赫曼立克夫人就让女仆给他们每人一杯清凉的点心,然后让他们两人一起到外面的后花园里凉快凉快。

    前不久整个北方地区连续下了四、五天的大雨,直到今天中午才雨过天晴,此时的花园正是凉快的时候。

    当然,请忽略那些在花园里飞舞的蚊子。在少爷进入花园前,它们已经被女仆长扔出去的魔法给弄死了。

    对于赫曼立克夫人这种越厨代庖的举动,一旁的麦加登夫人只是笑而不语,然后开始不经意地向赫曼立克夫人炫耀起来自精灵树海的首饰和化妆品来。

    宴会厅里的舞会正式开始,各位绅士开始邀请美丽的夫人、小姐共舞一曲。

    不过今晚的绅士们被突然悄悄地告知,等下他们和舞伴浓情蜜意的时候,禁止到后花园里进一步探讨人生的真谛,否则没收作案工具。

    来自赫曼立克侯爵夫人的密令让舞池里面的绅士们脸色一变,你家拳头大你说了算,然后开始回忆起庄园前方迎宾花园里的地形地貌来。

    房子后门外的后花园是主人举办私人活动的地方,此刻的花园里银白色的月光洒满地,阵阵轻风伴随着虫鸣。

    这里除了在一张石凳上并排坐在一起的今天生日宴会的主角查尔斯·麦加登和他刚才的舞伴辛西娅·赫曼立克外就没有其他人了。

    在这盛夏的夜晚跳完一支开场舞曲可不是轻松的事情,查尔斯和辛西娅两人离开舞池后已经是满头大汗、面色通红了。

    “嗯~好吃!”辛西娅一边把勺子从嘴里拿出来一边说道,“还是你们家的枫糖史莱姆冻好吃,王宫那里的那些鲜花味的和水果味的史莱姆冻都没有这么好吃。”

    “春天和父亲去王都的时候,二公主殿下请我吃玫瑰味的史莱姆冻,我因为觉得不好吃所以表情不好看,她还以为我没吃过所以硬着头皮吃呢。”

    “那你回去的时候带几只史莱姆回去吧。”查尔斯把一勺子冰凉的史莱姆冻放进了自己的嘴里,枫糖那淡淡的香甜味顿时占领了他的味蕾,史莱姆冻的口感胜过前世吃的果冻,顺滑中带着少许弹性,一口冰凉的史莱姆冻吞下肚子,刚才开场舞所带来的燥热顿时减去了几分。

    这时辛西娅把勺子伸了过来,从查尔斯的杯子里挖了一勺过来吃掉。

    “你还是喜欢吃味道淡的啊。”辛西娅边吃边说道,“史莱姆肯定是要带回去的,谁让整片大陆只有你家能奢侈到用纯枫糖浆来喂史莱姆啊。”

    各种口味的史莱姆食品之中,其味道并不是后期添加的,而是在日常饲养史莱姆的时候,史莱姆的饲料进入它的体内形成的。

    这就像羊肉一样,北方的羊吃的草和南方的羊不一样,所以南方的羊腥味比北方的羊重。这是因为不同的草所含的物质不同,使得羊肉中的风味物质成分也有了细微的差别。

    而作为大陆上最大的两家糖类生产家族之一,北地的麦加登家族出品的枫糖浆享誉大陆,只有南方那个种甘蔗生产的白砂糖才能一拼。

    谁让这个世界上的枫树里所含的原生枫糖浆除了糖分外还有其他东西,而且只有麦加登家族掌握了提纯和生产其他高附加值产品等核心技术呢。

    查尔斯没接辛西娅的话,只是在那里加快速度吃着自己的史莱姆冻。他没打算过从辛西娅的杯子里挖一勺回来,因为辛西娅的口味太重,不甜到死就不喜欢。

    这时辛西娅突然说道:“我父亲想让我嫁给你,你知道吗?”

    查尔斯耸了耸肩,继续边吃边说道:“我当然知道了,这事周围的贵族们恐怕都知道了。”

    “那可怎么办?”辛西娅把空了的杯子放在一边,愁眉苦脸的说道,“我一点都不喜欢你啊。”

    “我也是。”查尔斯点着头应和道。

    说完,两个孩子不约而同的叹了口气。

    两人是从小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而且关系也很好,所以双方的家长都对他们产生了误判。

    他们两个人现在的关系简单来说就是“我把你当兄弟,可是我的父母却想让我上你”。

    辛西娅有件事别人不知道,但是查尔斯却看得出,她是父亲的重度崇拜者。

    作为听着父亲单骑剿匪、斧劈魔狼之类故事长大的辛西娅,她对父亲有着无限的崇拜和向往。

    她去年曾经对查尔斯说过,自己的目标就是成为父亲那样勇猛的战士,然后娶一位和父亲一样威武的勇士。

    当时查尔斯正在爷爷遗留下来的书房里看着一本名为《精灵公主与恶龙与大贤者的小故事》的小说,小说里面描写了三百多年前正在大陆上游历的精灵公主——现精灵女王——维多利亚被一头恶龙掳去。然后现在威名仍在民间和官方广泛传颂的大贤者前往龙穴,击败恶龙之后将恶龙收为手下,然后在救出精灵公主的同时获得了精灵公主的芳心。查尔斯曾就此书的真实性向一位权威人士求证,对方的回答是“呵呵”。

    当时查尔斯是这么对辛西娅说的:“你可以去把一条恶龙打得乖乖的听你的话,然后让那条恶龙来帮你为你未来的丈夫把关。”

    在心目中丈夫的武力向父亲看齐的同时,辛西娅心目中丈夫的身材也向着父亲看齐。

    赫曼立克侯爵流传最广的绰号就叫“北地之熊”,其最大的原因就是他的身材。

    而查尔斯和他父亲的身材都是个子高而且较为匀称那种,这在辛西娅眼里就是和箭杆一样瘦弱。

    辛西娅因为身材而嫌弃查尔斯,那查尔斯又未尝不是如此呢?

    辛西娅只比查尔斯小两个月,等到秋季的时候就是她的生日了,而此时的她却发育得比同龄的女孩子要好得多。

    今天的辛西娅穿着一件银白色的哥特式萝莉裙,而且这条裙子用的是弹性极好的面料制成。这让查尔斯不会担心在跳舞时,辛西娅肥肥的肚腩和手臂会把衣服给撑爆。

    女儿的身材是向父母看齐啊,而且她的哥哥和姐姐那熊一般的身躯已经昭示了辛西娅未来的样子。

    这和查尔斯心目中的美女标准差得太远了。

    “我有个计划。”辛西娅对查尔斯说道,“不过需要你的配合。”

    此时的查尔斯警觉起来了,辛西娅毕竟准备八岁,她的计划虽说绝大多数都是小打小闹的作弄人,但这都不是让查尔斯松懈的理由,因为她还是能搞出大新闻的。

    “你该不会想着要玩逃婚吧?”查尔斯看了一眼辛西娅。

    辛西娅识字后也没少和查尔斯一起在查尔斯爷爷的书房里看书,结果她把不少小说的内容当真理了。

    去年春天她刚学会怎么扔小火球,就怂恿着查尔斯和查尔斯的姐姐米拉一起跟着采集枫糖浆的队伍进山,说是要和自己的父亲一样用自己的力量保护自由民们。

    结果那次进山就出事了,还是差点领便当的大事。

    所以现在查尔斯不得不提防她又按着那本小说里的套路出个什么馊主意出来。

    “你十二岁那年不是要去知识都市求学嘛。”辛西娅说道,“到时候我和你一起去,家里肯定同意。等我到了知识都市,没了家里的约束,我就能在那里寻找我心目中的丈夫了。”

    查尔斯扶额不语,他不得不佩服赫曼立克家族的家族教育,军事家族教育出来的孩子都那么聪明吗?

    “有人想去知识都市吗?”一个老人的声音在两人的身后响起,这个声音虽然有些苍老和缓慢,但是有一种让听到的人感到十分舒服的魔力。

    “嬷嬷!”×2

    查尔斯和辛西娅立即从石凳上跳了起来,然后毕恭毕敬地站在那里。

    一位穿着用金色丝线装饰的白色达尔马提卡的老妇人站在两位孩子的面前,她的脸上布满了皱纹,一头散发着淡淡白光的长发用一根树枝在脑后盘成一个发髻。

    她此时用慈祥的目光打量着刚刚说完自己蒙骗家里的计划的辛西娅,让辛西娅觉得很不好意思。

    在北地有个风俗,讲平安接生并母亲没事的接生婆在你成年前算你的半个母亲。如果父母不在,接生婆可以管教她接生的孩子,用棍子抽也行。而孩子成年后,则有在接生婆丧失劳动能力后赡养她的义务。这个风俗的初衷是激励接生婆们努力提高自己的水平,以此来提升新生儿的存活率。

    而现在站在他们两个面前的这位三十岁时在光明神殿圣女岗位上退休后,来到北地行医布道六十余年,期间活人无数,被称为“行走于世间的神迹”的圣安琪儿嬷嬷,恰好就是查尔斯和辛西娅的接生婆。

    所以打算欺骗家族而被抓了现行的辛西娅此刻脑门上冒出一层冷汗。

    “如果你想去知识都市,那么你就得抓紧你的学习了。”圣安琪儿嬷嬷说完之后就在石凳上坐了下来。

    她先把辛西娅拉到自己的身边坐下,转过头去对查尔斯说道:“查尔斯,你的父亲在找你,我先和辛西娅说一会儿话。”

    没有理会辛西娅求救的目光,查尔斯一溜烟的回到了宴会厅里。此刻他庆幸自己没有接话,否则他自己也挨一块被训了。

    圣安琪儿嬷嬷几十年如一日在北地不分贵贱、信仰和种族治愈病人无数,其声望之高就连北边草原上的兽人也要给她面子。因此在八年前光明神殿的教皇亲临北地,到她所在的红叶教堂亲自举行封圣仪式,据说期间光明之神有神谕降下。

    所以别说是查尔斯和辛西娅这两个孩子,就算是他们两个的爹,一个有钱,一个有拳,他们在圣安琪儿嬷嬷的面前一样乖得跟孙子似的。

    宴会厅里,自己一个人坐在沙发上的麦加登伯爵看到儿子进来了,当他过来后就把他拉到自己的身边坐下,低声说道:“来,查尔斯,趁这个机会我教你怎样在宴会上获取有用的信息。”

    “你先看看大门附近正在谈话的那两位。”

    “那是埃伯巴赫男爵和埃伯哈特男爵。”查尔斯认出了那两人,“他们的祖上是同一个家族,所以他们的纹章上都有一头野猪。”

    麦加登伯爵满意的点了点头,记住领地周边家族的信息是每一位贵族的必修课,显然才八岁的儿子在这方面做得很不错。

    然后他说道:“你注意一下他们两个人的表情和动作。”

    不知道已经成为教学道具的两人之间的谈话似乎不是很愉快,最后他们很快就不欢而散了。

    “最近他们因为历史遗留问题,对一片林地的归属有了争议。”麦加登伯爵向查尔斯说道,“今天晚上是他们的最后一次谈判的机会了,现在看来没谈妥,所以他们两家应该很快就开战了。”

    查尔斯在一旁点了点头,贵族之间为了地盘开战那是常态,只是他还没有见过这个世界上贵族间的战斗是怎么样的。

    随后,麦加登伯爵又让查尔斯注意三个谈得正欢的人。

    那三人之中的两个男爵去年为了一个足球场大小的有不少鱼的鱼塘打过一架,现在看起来他们正在一位子爵的调解下关系有所缓和。

    当宴会厅里的座钟敲响九声之后,今天的生日宴会结束了。

    从自由民的代表开始,客人们依地位由低到高向这里的主人道别。

    在庄园的门口,每个客人的随从都能得到一个篮子,篮子里装着的是用枫糖喂养大的史莱姆。

    仆人们正在宴会厅里收拾,查尔斯此刻正和父母一起来到了小餐厅,开始交流今晚宴会上的所见所闻。

    “查尔斯,你先吃点东西。”麦加登夫人把一块葡萄干乳酪蛋糕放在了查尔斯的面前。

    这个地方的物产并不丰富,除了史莱姆,查尔斯平时也很难吃上那些用鸡蛋、葡萄干和乳酪做成的点心。

    只是前阵子查尔斯的姐姐米拉前往远方求学,这让他闷闷不乐好一阵子。而麦加登伯爵为了让儿子高兴起来,所以就花了不少钱来准备各种食物与点心,试图让儿子的心情好一点。

    就在查尔斯吃着蛋糕的时候,麦加登夫人向丈夫通报了赫曼立克夫人试探让孩子们联姻的事情。

    “查尔斯,你怎么看?”

    麦加登伯爵不像其他一些贵族那样把孩子当成只能执行自己命令的所有物看待,而是会充分考虑孩子提出的意见。

    “如果你对辛西娅有意思,那我们会考虑把这件事答应下来的。”麦加登伯爵说道。

    “她不喜欢我这种类型的,我也不喜欢她那种类型的。”查尔斯回答道。

    麦加登伯爵松了口气,如果两个孩子之间有意思的话,那么他们也不好当恶人。

    而麦加登夫人则笑抚查尔斯的脑袋,问道:“儿子,你以后想找怎样的妻子呢?”

    “像妈妈这样的!”此刻的查尔斯笑靥如花。

    母亲满意地继续笑抚儿子的脑袋。

    这时他的父亲站起来后对着查尔斯说道:“你吃完蛋糕了来书房找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