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科幻小说 > 末世之杀戮全球 > 第六章:坦白
    “快帮忙拉开啊!这个老东西疯了……啊!”

    中年男子脸色通红,青筋暴起,脖子上鲜血流个不停,老太太尝到鲜美滋味后不仅不松口,反而力气越来越大,怎么也推不开。

    两个年轻小伙仗着胆子大,上前一左一右使劲拉开,司机顾不得开车,熄火后手忙脚乱从驾驶位旁边拿出急救箱过来帮忙,二话不说就先给男子喂下几颗速效救心丸,接着止血绷带绕着脖子缠了几圈。

    这会儿中年大叔脸色苍白,嘴唇泛青,哪里还有之前的半点威风。

    “呜!呜!”老太太被按在地上动弹不得,但身体还是不停地挣扎,嘴里含糊不清。

    “她力气太大了,再来两个人!”

    两个小伙咬紧牙关死命压着老太太,手臂都酸了,但老太太力气大得出奇,他们几乎都是手脚并用了,即便是这样还是快按压不住。

    周围的人躲都来不及,哪里还敢上前去帮忙,一个个当没听到。

    “师傅,能不能先把车门打开?我要下车。”

    “对啊,我还赶时间呢,不能再耽搁下去了。”

    “我要换车……”

    “你们先等等,我这就……啊!”

    为了不必要的麻烦,司机本来想让众人下车,话没说完中年男子一口咬他手背上,喉咙发出阵阵低吼,眼中全是疯狂之色。

    这幅样子简直和地上的老太太一模一样。

    “啊!”

    又是一声惨叫,司机两个手指头被咬了下来,鲜血流了一地,但中年男子一点不满足,骑到他身上就是一阵撕咬。

    按住老太太的两个小伙实在压不住,被挣脱手臂。

    “我不管了!”其中一个小伙心底害怕,松开老太太的手转身就朝公交车前门跑去。

    但公交车正在熄火状态,车门根本打不打开,驾驶位上倒是有一排按钮,可他不知道那个是车门开关。

    “喂!回来!”

    另外一个小伙骑到老太太身上,双手按住她的手肘,抬头艰难的大喊。

    但没人听他的,见到这种情况大家都想先离开,顿时车厢里一片混乱,好几个老人被挤倒在地,哭喊声一片。

    “哐当!”

    几个男人正用脚踹车窗玻璃,两脚踹破玻璃后也不管上面残留的玻璃碎角直接跳了下去。

    老太太挣扎而起,当场就对着小伙的手臂咬了下去,小伙吃痛,再也顾不得其他,拳头不要命的往老太太头上砸去。

    但老太太就是不松开,哪怕是鼻骨断裂,眼珠被打出血,她也紧紧咬住不放,待扯下一口肉吞下后接着咬第二口。

    沈炼坐在车顶面色凝重,心底犹豫不决,到底要不要下去?

    车内这么多人,要按住一个老太太和一个中年男子根本不是问题,但他们都抱着各扫家门门前雪的心思,全都站着看戏,现在出了事也是活该。

    可听着老人小孩的哭喊声他又心软了。

    跑到车头一拳砸在挡风玻璃上,顿时碎了一个大洞,两三拳就完全打碎玻璃。

    虽然他现在体格瘦小,但力量可不弱,比起那些职业拳击手也不恐多让。

    跳进车内,一把推开一个哭哭啼啼的妇女,沈炼按下车门上方的红色应急按钮,随即用力往里一拉,车门被打开。

    做完这一切后他没有停留,随手拿起驾驶位旁边一顶棒球帽戴着就跑。

    大街上交通已经瘫痪,同样的情况不只是发生在他们这辆公交车上,有的人走在路上突然就口吐白沫,接着变成只知道吃人喝血的怪物。

    沈炼亲眼见到一个流浪汉睡在墙角被下水道爬出来的老鼠咬中,几分钟后流浪汉疯狂的冲到最近一个大排档……

    天上的血月越来越浓,沈炼现在也开始慢慢适应,不像之前那么狂暴,甚至他很享受血月的沐浴,全身说不出来的舒服,力量每时每刻都在增长。

    本来他只是想出来躲躲,但现在情况越来越糟,简直和电影里的丧尸世界一样了。

    不敢犹豫,沈炼拿出手机发信息给家里的弟弟,把病毒的事告诉他,让他不要上晚自习了,赶紧回家。

    怕他不信,沈炼落款用的是陈刚的名字,他们两家本来就是亲戚,两人从小一起玩到大,也是高中同学。

    与此同时,林城大学中的陈刚也收到沈炼的消息,不过沈炼是约他在大学食堂旁边湖边见面,说是有关他发生车祸的内幕。

    接到这个匿名的信息,陈刚没有犹豫,起身穿好鞋就往湖边走。

    五分钟后陈刚如约而至,他之所以敢来一是因为这里离宿舍近,二是他身高一米八五,外兼散打社副社长。

    等了十多分钟,就在他不耐烦的时候沈炼到了。

    “是你给我发的信息?”

    看着气喘吁吁,带着帽子,全身上下捂得严严实实的沈炼,陈刚试着问到。

    “胖子,我沈炼!”沈炼拿出手机打下一行字,接着把帽子拿开露出猴脸。

    陈刚以前的外号就叫胖子,别看他现在满身的腱子肉,初中名副其实的大胖子,七八十公斤那种。

    要不是高中喜欢上一个女孩,逼着沈炼每天陪他跑步,报散打培训班,现在估计还是老样子。

    “卧靠!”

    见到猴头的陈刚差点下意识的一脚踹上去,摆出攻击姿势,死死的盯着沈炼,根本不相信他的话。

    “你到底是什么鬼东西?”

    胖子这个外号知道的人不少,刚上大学那会沈炼就天天这么喊,后来给他带了一个星期早餐才摆平。

    “真是我,你左腿上有伤疤,右臀被狗咬过,四年级偷你爸十二块钱请我上网……初二你砸秃头刘家玻璃,高三你给黄月的情书是我写的,那年夏天,你上课借捡笔的机会弯腰偷看后桌的……”

    “别说了!”

    陈刚开口打断沈炼,“我相信你行了吧!”

    他身上的伤疤只有几个人知道,沈炼就是其中之一,还有砸班主任秃头刘家的窗户玻璃,这件事只有他和沈炼知道,因为这事就是他们俩干的。

    至于弯腰捡笔,咳咳!那是因为沈炼是他同桌。

    “你不是出车祸死了吗,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害得我还以为是猴子成精了呢!”

    一个死去的人又活过来,绕是陈刚胆子再大也是有点害怕。

    “别说了,我特么还倒霉呢,被车撞的第二天就变成黔灵公园的一只猴子了。

    当时我还抢了一个手机告诉你肇事司机的事,对了,那王八蛋判了没有?”

    “还真是你啊?放心,那个司机判了八年。”陈刚这会是真信了,围着沈炼转了一圈,“你不会是被拉去做了什么实验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