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科幻小说 > 末世之杀戮全球 > 第四章:末世前夕
    “嗷呜!!”

    一声尖锐的狼嚎让沈炼微微回神,扭头一看,几十米外的动物园里,昨天那头灰狼眼睛赤红,个头大了一圈,嘴角留着口水拜月。

    嚎完这一嗓子后开始用锋利的牙齿撕咬铁笼,企图跑出来。

    换做平时沈炼肯定要去饲养员哪里打小报告,开玩笑,这么危险的动物跑出来还得了?

    但此刻他自身难保,心里的戾气越来越重,快控制不了自己了,一口咬在舌尖,勉强又恢复几分神智。

    借着这点时间,沈炼快速往百米外的河中跑去。

    如果有人看到这一幕的话肯定下巴都惊掉,因为现在沈炼是和人一样,站起来用双腿在奔跑。

    ……

    河水只有一米多深,宽近二十米,怕游客掉下去,两岸的石筑围栏很高,足有七八米。

    这一刻沈炼敏捷如豹,速度快得夸张,十秒钟就到了,没有半分犹豫,直接从岸上跳了下去。

    “扑通!”

    沉浸在水底,冰冷的河水不断刺激着发热的身体,沈炼腥红的眸子慢慢恢复正常。

    没有马上出来,两分钟后他实在憋不住气了才起身。

    “呼!!呼!!”

    大口喘着粗气,心脏因为短时间缺氧后重新得到新鲜空气,扑通扑通跳个不停。

    “咦!又长高了?”

    沈炼发现自己站在水中,河水居然只淹没到他的胸口,借助天上的月色,河面把他现在的面容映了出来。

    金黄色短毛重新长出,大约一寸长短,比起以前还短了一点,眼珠子转动灵活,炯炯有神。

    变化最大的是他的身体,突然的长高让他骨瘦如柴,以前七八十厘米有三十公斤。

    现在一米五的个子还是三十公斤,可想而知是有多么瘦,两排突出的肋骨完全可以来一曲东风破。

    脸上无肉,颧骨高耸,显得两颊凹陷,相比之前,现在的沈炼五官倒是有了四五分人样,就是巨丑了点,两只眼眶挨得近,鼻子较小,嘴巴偏大,笑起来嘴角都快咧到后脑勺。

    不过也得看是和谁比,以人的审美来看确实是丑,但放到猴界绝对是颜值担当。

    好歹也是四肢具备,五官俱全,忽略掉脸上的猴毛,换件衣服戴个口罩,跑大街上保证认不出来他是一只猴子。

    难得变帅了一点,沈炼臭美的对着水面照了又照。

    “这月亮怎么还没恢复正常?”

    通过水面的照映,沈炼发现月亮还是被血雾笼罩,并且越来越红。

    看着血月,已经被浇灭的戾气再次滋生,心头一跳,沈炼再次憋气躲进水里。

    几分钟后,正当他快坚持不住时,岸上一队整齐划一的脚步声传来,听声音人数还不少。

    心生疑惑,沈炼悄悄游到岸边躲,进水草丛里,露出头看了一眼。

    四五十个士兵手持九六步枪,装上消音器,枪口对着笼中熟睡的动物。

    “一个不留!”领头的军官手一挥,一阵微弱连绵的哒哒声,小熊猫,狗熊,狮子被乱枪打死,血肉横飞。

    几分钟后,军官把铁网锁打开,带着饲养员进入其中,“你看看有没有少?”

    “少了一头狼!”饲养员检查很仔细,一一对照尸体,五分钟后说道。

    “什么狼,多大?”

    “灰狼,三岁。”饲养员面无表情的指着一个铁笼。

    “队长,刚跑不超过半小时。”一名士兵看着铁笼上的大洞说道,上面尖利的铁钢丝末梢还有未凝固的鲜血。

    “别碰!”

    正当他准备用手摸鲜血时,军官急忙抓住他的手,“小心感染。”

    “我想问一问,你们为什么要屠杀这些动物?”饲养员立在一旁,双眼紧盯着这位军官。

    这些动物每天都是他在照料,饿了喂食,渴了端水,每天打扫粪便,病了还要找医生,他自己对亲儿子都没有过这么上心。

    现在上面一个电话就要他配合这些当兵的。

    眼睁睁看着动物惨死,能忍到现在都是他耐力好,换做其他同事恐怕都和这些人打起来了。

    即便如此,这一刻他的心里都在滴血。

    “我很理解你的心情,但这些动物今天过后会非常危险,记住,是非常危险!

    他们身上带有一种病毒,比狂犬病还恐怖十倍,人一旦被抓伤就会被传染。

    而且不只是你们这个动物园,国内所有的动物园都在进行清理。”

    “不可能!”饲养员一口否定,“我们都有定期给动物体检,他们怎么可能会有病毒?而且什么病毒这么厉害,能感染全国的动物?”

    “什么病毒我不知道,但据我了解,昨天一天时间,全国死于异常的人数超过三千人,他们死前都是被动物抓伤或咬伤过。”

    军官还有一句话没说,那些被动物抓伤的人会死而复活,见人就吃,根本不畏伤痛,而且还会快速传染。

    白天他在人民医院就遇到一位,那个妇女被一枪打中肚子,肠子都流出来了还抱着一个医生狂啃。

    ……

    自从变异后沈炼的耳力和眼睛就非常好,躲在水中的他把对方的对话听得一清二楚。

    他敢肯定,动物的变异肯定和血月有关,只是没想到被动物抓伤的人都会死。

    想起白天那个被自己咬的妇女,沈炼心中微微悸动,不知道她会不会死?

    悄悄潜入水中,沈炼顺着河水直流而下,离这些士兵远一点后就爬上岸钻进山林。

    现在全国的动物都要屠杀,他根本不敢露头,这个地方也不能待了,有多远就跑多远。

    公园的监控很多,沈炼只能绕着走,好在大晚上的看得不是很清晰,跑得快得话就是一道黑影一闪而过。

    好不容易摸到大门口,即将翻墙出去的沈炼停下了脚步,按道理来说监控室里二十四小时都应该有人值班。

    但现在监控室大门虚掩,透过窗户,沈炼发现里面的保安和一名士兵躺在地上一动不动。

    只要是脑子正常的看到这一幕都会觉得不对劲,好奇心作祟,他还是走了上去。

    进门后顺手悄悄把门关上,待看清眼前的情景后沈炼差点就吐了,只感觉胃里一阵翻滚。

    两人的肚子被掏空,里面的器官全部不见,一个脑子还被啃了一个洞,红白之物满地都是。

    地上鲜红的脚印清晰可见,梅花状,直径五六厘米,能走出这种脚印不外乎猫狗,但它们的脚没这么大。

    沈炼大脑里划过的却是那头灰狼身影。

    ……

    忍着恶心,他还是快速扒下对方的衣服裤子,突然,监控挂壁上的情景一变,沈炼拉拉链的手顿时停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