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科幻小说 > 末世之杀戮全球 > 第三章:血月
    怕这些动物失去自力更生的能力,公园里一般是不主动给猴子投食的。

    但凡事也有例外,比如像现在,沈炼双手抱着女饲养员的大腿,整个身体都挂上去,不给他吃的就不放手。

    苏小北哭笑不得,一大早这只猴子就跑来敲她门,嚷嚷着就要翻箱倒柜找吃的。

    不给还不行,大腿被猴子缠住,几十斤落她腿上,根本就走不动路。

    半个小时以后,沈炼心满意足的背着一小袋花生,四个苹果,两个香蕉,两瓶矿泉水走了。

    看着他远去的背影,苏小北捂嘴偷笑,“这猴子太有意思了,怕是成精了吧?不行,我一定要发个朋友圈。”

    沈炼背着一大袋东西走不快,苏小北快步跑上去,站在他的背后拍了一张照片。

    编辑好后发朋友圈,并附语:“今天被这猴子打劫了,不给他就不走。”

    留下两个苹果,沈炼走到一片人迹罕至的小林子里,把东西藏到一个大树上。

    两个小时以后,他一边吃着苹果,一边像老大爷似的在公园里到处闲逛。

    有那么一瞬间,沈炼都觉得这样的腐败生活还不错,但转念一想到家里的父母亲人,心中一痛。

    “哇!我要找妈妈!放开我。”

    “圆圆听话,回家我给你买吃的啊!”

    人群中,一个扎着短发的妇女抱着一个三四岁的小女孩往大门出口边走,一边不停地在安慰怀里的孩子。

    小女孩哭的很厉害,一直囔着要找妈妈,周围的游客有点诧异,时不时把头瞥向她们这边。

    短发妇女没有怪孩子,反而笑道:“别闹了,小熊猫出不来,不能和你玩,咱们回家我给你买一个大大的熊猫。”

    听到她这么说,游客们也没在意,以为是小孩子闹别扭。

    沈炼注意到这个小女孩好像就是昨天和他打招呼那个,不过她妈妈当时穿着很时尚,可不像眼前这位,一身上下不超过五百块。

    “不会是人贩子吧?”

    结合眼前的情况,沈炼有点怀疑,不行,来不及了,哪怕是猜错,他也不能眼睁睁看着小女孩被抱走。

    平生他最恨的就是人贩子,手掌不自觉握紧,心底杀意一闪而过。

    “刷!”

    扔掉手里的苹果核,几个起跳就冲到妇女身边,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抱住了她的大腿。

    “放开!给我放开!”

    被几十斤的沈炼缠住,妇女一只脚怎么也甩不掉,她刚把小女孩放下,想用手掰开沈炼,这时一声沙哑的哭喊生从远处传来,“涵涵你在哪?

    这位大哥,请问你看见一一个三四岁的孩子了吗?穿着碎花裙子,短发,戴有一个粉色发夹。

    大姐请问……”

    这位三十来岁的少妇,皮肤白皙,身材高挑,戴着一条白色项链,正是昨天沈炼遇到的小女孩妈妈。

    这会儿为了找孩子她喉咙都喊嘶哑了,由于跑得太急,脸色潮红,脖子额头都是细汗。

    见到这一幕,沈炼更不可能放手了,四肢并用抱得更紧,他现在已经肯定,这人就是人贩子。

    “死猴子,快给老子放开,”短发妇女一阵慌张,眼底狠色闪过,抡起沙包大的拳头就朝沈炼头上砸去。

    “砰!砰!”

    一连两拳实打实落到沈炼头上,要不是昨天体质提升了不少,他估计得轻微脑震荡躺地上,不过这会也痛得嗷嗷叫。

    “啊!!”杀猪般的惨叫从短发妇女喉咙喊出,原来是沈炼吃痛,一大口咬她腿上。

    尖锐的牙齿刺穿裤子,轻而易举的咬在肉上,顿时鲜血淋漓,染红了大半裤腿。

    口腔里的血腥味不但没有让沈炼有半点恶心,反而就像一场美味的佳肴,他就像瘾君子似的,彻底沉醉在其中,喉咙上下滚动,豪饮了几大口。

    如果有人观察仔细的话就会发现,沈炼原本幽黑的眸子已经开始出现丝丝血红。

    “麻麻,我在这里!”

    小女孩眼神好,大老远就看见自己的妈妈,稚嫩的声音哭着呼喊,短发妇女见状顾不得其他,忍着腿上的巨痛,雨点般的拳头快速落下。

    “砰!砰!砰!”

    沈炼眉骨开裂,耳朵都被打出了血,一瞬间就把他从那个美妙的感觉中拉出来。

    如果说之前是“天上人间”的话,现在简直就是十八层地狱,他再也忍不住,终于还是松手跳到一边,反正现在小女孩妈妈也离这不远了。

    妇女没管小女孩,一瘸一拐的往大门口跑,刚到门边就有一辆面包车停下,快速拉开车门上车后跑得无影无踪。

    “嘶!这个婆娘下手真毒,下次最好不要让我遇到。”

    沈炼头痛欲裂,脑袋上不知道起了多少个包,最严重的还是他的眼睛,挨了几拳,现在都是肿的,看东西只能眯着看。

    见小女孩的妈妈跑过来,他没有停留,而是慢步往饲养员那边走,“最好打一针破伤风,或者用消毒液洗洗,不然感染就麻烦了。”

    对成年人来说这点伤不去医院都可以,在家修养五六天就好了,但猴子的抗力可不行。

    沈炼不知道的是,被他咬的那个妇女更惨,上车后迷迷糊糊开始发烧,甚至口吐白沫,脸色苍白,眼底全是密密麻麻的血丝。

    事态严重,不敢拖延,同伙只能开车将她送医院,谁知道一进医院直接去了lCU。

    “病人生命特征微弱,除颤仪准备……”

    “不对,她心跳正在极速加快,六十五,八十,一百,一百四……”

    “病人身体抽搐,快摁住她,不好!她想咬人,赶紧用绑带绑好,通知陈主任,让他快过来……”

    夜晚八点,月明星稀,和昨天一样,沈炼吃完东西就挂在树上四处游玩,天空中血雾再次弥漫在月亮周围,看着这诡异的一幕,他立马停下,找了一片空旷地方坐着。

    “今天的血色好像比昨天浓!”

    沈炼呆呆的看着月亮,心底一阵沉重,自己被月光照射身体会发生变异,那其它动物呢?全世界的动物都和自己一样的话,那世界岂不是要乱?

    “刷!!”

    “这是……脱毛?”

    几分钟时间,他身上黑色毛发开始掉落,不到五分钟就变秃了,骨头噼里啪啦一阵乱响,跟炒豆子似的。

    全身凉嗖嗖的,八万四千个毛孔张开,仿佛要把天上的血雾吸入体内。

    沈炼眼睛腥红,感觉有一股说不出来的戾气积压在胸口,让他不吐不快。

    暴躁,烦闷,哀怨,这些负面情绪仿佛被放大千百倍,他想起寝室里看不起他的那个富二代,想起杀他的司机,想起今天的人贩子,这一刻……他想杀人,想杀很多很多人,凡事欺负过他的都想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