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科幻小说 > 末世之杀戮全球 > 第二章:你们这个群害人不浅呐!
    沉浸在月光之中,沈炼感觉全身酥酥麻麻,格外的舒服,几十亿细胞全都在欢呼,跟推……咳咳,桑拿似的。

    “啪!”

    半个小时后,一阵微风吹过,沈炼从七八米搞的树尖掉下来,瞬间把他从那种感觉中惊醒,浑身汗毛竖立。

    半空中调整身体直面向下,四肢弯曲,落地后借助惯性往前一跃,跳出三四米远。

    整个过程不到三秒,沈炼还没反应过来就结束了。

    “这是我做的?”沈炼骇然,“普通猴子应该没有这么好地弹跳力吧?还有自己刚刚怎么会掉下来?

    咦!不对,我的身体好像长了一圈,手臂和脚的骨头也大了一号。”

    之前他只有六七十厘米高,现在暴涨十几厘米,已经和普通五六岁小孩一样。

    沈炼恍然大悟,“难道是自己变重了,树尖承受不住自己,所以才会掉下来?”

    试了一下,原地一跳居然可以跳一米五六的高度,这简直可以和那些顶级NBA球员一较高下了。

    眼睛半眯,他看着不远处的一棵大树,后脚一蹬,手脚并用的快速狂奔。

    耳边呼声大作,离大树还有两米的时候像弹簧一样纵身起跳,“啪!”前爪搭在三米高的枝干上,轻轻一荡就坐了上去。

    “好强的敏捷力!”

    想了半天,沈炼只能把体质的提高归结于血月亮,抬头一看,天上的月亮已经变得和平常一样,那层血雾已经不见。

    “吱吱吱!”不远处,一只公猴不满被吵醒,恶狠狠的看着这个始作俑者。

    猴子的耳朵本来就很灵敏,稍微一点风吹草动就能惊醒,沈炼折腾半天,周围的猴群都被他从梦中吵醒,一个个怒目而视。

    手中抓起一块巴掌大的石头砸向沈炼,一旦落实到身上,可能成年人都要头破血流。

    但此刻在沈炼的眼中,石头的大概轨迹他能完全看清,他甚至能预感一点五秒后石头砸到他脸上的那种痛处。

    “啪!”

    不闪不避,就在石头快要砸中的时候,沈炼一只手张开,石头被他单手握住。

    掌心传来一阵麻痹感,其中还夹杂着些许疼痛。

    眉头一皱,沈炼嘴一咧,露出洁白的犬齿,在其他猴子的目瞪口呆中身体微微后仰,摆出打棒球的姿势。

    “嘻嘻!”

    嘴都快咧到后脑勺,手臂一抡,石头像炮弹一样快速砸像刚刚那只公猴。

    “嘭!”

    石头准确无误砸中公猴肚子,“呜!!”一声尖锐的惨叫声响遍大半山林。

    公猴抱着肚子,痛得满地打滚,“吱吱!唧唧!!”

    “打死他!”

    随着公猴一声令下,五六十只猴子大叫冲向沈炼。

    可能是同类的原因,这会沈炼能完全听懂他们想表达的意思,看着四面八方的猴子攻向自己,沈炼冷笑,巍然不动,平淡的看着这一切。

    “对不起,我不是针对谁,在座的都是垃圾!”

    不等他们上树,沈炼爬上更高树枝,跳上另外一棵树,嘴里叼上一个黑色塑料袋,不要命的往动物园那边跑……

    猴群耐力不如他,追了七八百米一个个喘着粗气停在路边,沈炼没有停下,又跑了四五分钟。

    ……

    “小样,跟我比耐力,哥去年一万米长跑第二。”

    至于第一就是陈刚那头牲口,他们上下铺包了第一第二,第三也是他们班的,当时还被传为佳话。

    ……

    黔灵公园离林城大学只有十多公里,以前他来过好几次,对于这里一点不陌生。

    轻车熟路来到动物园边上,蹲在一块石头上休息,“自己耐力比预料中强,跑这么久一点都不累。”

    沈炼觉得再来一个千米冲刺都不是问题,这会他的身体素质堪比成年人,但在灵活度方面比人更强。

    打开塑料袋,里面除了一个手机还有半瓶水一个面包,手机和水是抢的,面包是和一个漂亮小姐姐合影送的。

    拿起面包美滋滋的咬了一口,打开手机刷着娱乐圈的八卦趣事,“胜利门曝光”“苏大强实力坑娃”“女星被AI智能换脸,皇家赌场先一步运用……”

    抱着了解科技发展,努力跟上社会步伐,沈炼点开了AI智能换脸这个话题。

    七八米外的笼子里,一只灰狼瞪着绿油油的眼睛看着这诡异的一幕。一只猴子拿着发光的小铁片不知道看什么,目不转睛,眨都不带眨一下,嘴角上扬流口水,喉结滚动。

    似乎是看不过瘾,这只猴子看了一遍又一遍,灰狼好奇心大起,心里直痒痒,他也想看。

    “呜!呜!”

    沈炼正看得过瘾,耳边传来一阵声音,吓得他以为是猴子追来了,抬头一看,原来是一只灰狼贴在笼子上和他打招呼。

    “你想看?”见他盯着自己的手机,沈炼试着问道。

    “呜呜!”灰狼点头。

    “你这家伙挺聪明啊!”沈炼有点惊讶,这只灰狼智慧好像不低,和那些猴子都有一拼了。

    猫三狗五猴七,说得就是他们的智慧,猫和三岁小孩智力相当,狗和五岁小孩智力相当,猴则是七岁。

    动物其实很聪明,一点不比人差,古人讲狼狈为奸,最初讲的就是狼和狈这对基佬的狡猾。

    在以前的农村,有的狼会在垃圾堆找破衣服套身上,晚上蹲路边学小孩子哭。

    一旦有人好奇前去查看,等待着他们的就是被吃的命运。

    “想看,我偏偏不给你看!”

    沈炼转身,噘着屁股背对着狼,继续玩他的手机,一直到半夜,手机显示电量不足,只有百分之二十他才反应过来。

    “可不能把电耗完,多少留点以备不时之需。”

    沈炼砸吧嘴,恋恋不舍,意犹未尽的退出AI换脸群,正想按下关机键,想了想还是用一指禅在群里留下一行字,“你们这个群真是害人不浅呐!”

    为了这个群他可下了不少功夫,几经辗转,跳了四五个链接,付了五块钱才加进去的。

    都说男生对这一套都是无师自通,此言不假。

    把手机放塑料袋,挖坑藏好,沈炼拍了拍手上的灰尘,美滋滋的躺在石头上睡觉。

    他的这些行为都被灰狼看在眼里,“这猴傻了不成!”

    盯着发光铁片看大半晚上,时不时嘿嘿嘿的发出一阵笑声。

    动物睡觉本来就敏感,被他这么一搅和谁还睡得着。

    第二天日上三竿沈炼才起床,也不洗脸,用手在脸上抹了一把,擦掉眼屎,屁颠屁颠的跑到饲养员门口死皮赖脸领早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