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玄幻小说 > 绝仙女帝养成计划 > 楔子 尘归尘,土归土,伐仙不成万骨枯
    “武阳……”

    “武阳……”

    有人在呼唤着自己的名字,声音十分陌生,语气平淡,似乎在念着必须读完的课文。

    常见型宅居生物武阳,听到这声音后,思维突然变得迟滞,脑海混混沌沌,下意识向声音传来的方向走去。

    他走下宿舍楼,离开学校,走过两条街,一路上人们对他视而不见,外界的喧嚣宛若隔了一层水面,变得朦胧模糊。

    他的身躯穿过飞驰的汽车,穿过小孩的棒棒糖,穿过小姐姐的短裙,穿过路边的行道树……最后被一处泛着银光的洞口吸入。

    此时,一直混混沌沌的武阳终于多了一点神智,但是他的思维依然迟滞,眼前炫目的银光吞噬了一切,他只能模糊感觉到,自己走在一条似乎永远都没有尽头的路上。

    身躯被各个方向的力量拉扯,变成软软的面条。

    方向感彻底消失,他开始分不清上下左右。

    时间感变得模糊,千年一瞬似乎没什么区别。

    就在他的思维开始模糊时,这条通道终于到了尽头。

    “武阳,往前走。”

    依旧是那个陌生的声音,听起来还带着一丝稚嫩,但是语气十分冰冷,宛若机械般没有情感。

    我是谁?

    我在哪?

    我在干什么?

    武阳思维混乱一团,但是身躯不由自主地往前走去,宛若提线木偶。

    走动的过程中,武阳混乱的脑袋开始缓缓恢复,理智逐渐回归。

    周围的景物开始映入他的眼帘。

    这是一处云雾缭绕之地,到处都翻腾着淡淡的雾气,脚下踩着的是石质地面,但颜色十分斑驳。

    大多处地方是深褐色,也有的地方是深红色,甚至还有极少数地方,有一滩鲜红色的液体……就像血液一般。

    这是……哪里?

    武阳的疑惑还在脑中盘旋,他的思维似乎无法传递到身体上,想要停下也做不到。

    随即,他感到自己在踩着台阶上升,但是他的眼睛始终平视着前方,看不到脚下,只能看到面前残破的阶梯。

    这里确实够破的,大片阶梯上都是裂纹和碎块,材质倒是很奇怪,是一种黑色的透明石头,就像墨玉一样。

    偶尔能够看到一些模糊的雕刻,大多残缺不全,只有一些龙飞凤舞的篆文保留了下来。

    当然,武阳自是不认识这些鬼画符的。

    他的思维恢复得更多了一点,于是武阳尝试让自己停下。

    虽然不知道现在这种状况是怎么回事,但他总有一种不妙的预感。

    ——事实上,他至今还无法进行逻辑思考,先前的诡异情形宛若破碎的拼图,他失去了将拼图合一的能力,推导不出什么结论。

    只是从那拼图上下意识感到不妥,有些抗拒这种操纵他身躯的力量。

    但是身后的那声音冷了几分。

    “武阳!继续走。”

    自己的名字宛若成了令咒,武阳微弱的反抗瞬间宣告失败,继续像只木偶般前进。

    这台阶不是很长,换算成宿舍楼,应该有个四层楼的感觉。

    因此,武阳很快就看到了台阶之上的景象。

    一扇门。

    一扇无比巨大,无比华丽,无比壮观的门。

    武阳的思维都呆滞了刹那,就像直立恐怖猿初次见到遮天蔽日的飞碟,就像懵懂的孩子搜索地理资料时百度了一下亚洲图片……

    总之,他被眼前这扇雕刻着无数发光纹路的诡异大门惊呆了。

    大门树立在这个高台上,然而没有墙壁,也没有其他任何门轴之类的装置,高台上只有一扇门,也只能装下这扇门。

    往左往右都看不到尽头,只有正对着自己的中心,有一道细微的黑色缝隙,大概是门缝。

    这扇大门通体雕绘着泛着白光的纹路,这纹路极其复杂,只是看上一眼,就让武阳的san值濒临枯竭,堪比强化+9999的高数a。

    此外,似乎是感应到了有人接近,大门上的纹路光芒缓缓亮了起来。

    与此同时,一股毁天灭地般的波动,在那扇门上酝酿着。

    武阳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思维再次活泛了一点,意识到这扇门绝不是什么安全无害的物品。

    他拼命想要远离,脚步微微颤抖,整个人宛若手舞足蹈的喜剧演员,滑稽极了。

    ——轰!

    一道雷鸣在武阳脑海中响起,与此同时,面前的大门上,白光的纹路彻底被激活,宛若电弧般的能量束在大门上雀跃着,等待着摧毁任何敢于靠近的存在。

    武阳脚步直打哆嗦,就像看到数十米高海啸迎面扑来,这是人力绝无法对抗的天灾。

    他深刻地意识到,再往前,自己就会死。

    “武阳,往前走!”

    然而武阳的不配合激起了身后那声音的不耐,宛若魔咒的声音再次响起。

    “走你妈!”

    身为一只人畜无害型宅居生物,武阳向来很懂礼貌,但是身后那家伙明显是包含祸心,武阳就算脾气再好也爆了粗口。

    绝对不能前进了!

    武阳费尽全力,遏制着自己不听话的双腿,那家伙绝对在自己身上做了手脚,每次喊到自己的名字,都像激活了某种暗示一样。

    “恢复意识了吗?可惜了。”

    那人语气也听不出着恼,一边尝试继续加大力度,操控武阳前进,一边缓缓沿着石阶走了上来。

    此刻的武阳,全部心力都投入到抗拒那股操纵身体的力量上,根本不敢分神,因此也顾及不了周围的状况。

    那人距离最后一级台阶越来越近,随着他的逼近,大门上飞舞的电光宛若被激怒了一样,不断发出雷鸣的呼啸,电芒甚至脱离大门,直射出数丈远。

    面对这毁天灭地的雷霆,那人发出一声不屑的嗤笑,接着在最后一级台阶上站定,看着武阳的背影:“武阳,推开那扇门。”

    ——嘭!

    宛若闪电从脊髓钻入,心脏泵出雷鸣的电浆,整个身躯变得麻木不堪,有几道黑影在武阳的身上盘旋,时而钻入他的体内,驱逐着武阳的意志。

    武阳张开嘴“嗬嗬”了两声,终究彻底无法对抗这全面的控制,缓缓走到那扇雄伟的巨门前,迎着无穷的雷电,伸出了手。

    “呵。”

    身后那人轻笑了一声,在这种时刻,反而离远了一些,直到撤到云雾的边缘,才继续观看着武阳的行动。

    在武阳接触到那扇门的瞬间,无穷无尽的白光就将他整个人吞噬包裹,整个空间变得白茫茫一片,什么也看不见。

    在无穷白光的包裹下,武阳微微用力,那扇巨大的门露出了一小道缝隙。

    在这最关键的时刻,武阳身上的白光再次闪烁了一下,随即整个空间宛若活了起来,缭绕的白色云雾里跃动起了电流,这银色的雷霆速度飞快,眨眼间将整个空间包裹。

    而那个神秘人,早在白光闪动的刹那,就想要离开这里。

    但两仪珠的联系居然被暂时隔绝,他一拳轰出,裹挟着天地的威严,锐不可当,但只能将面前的空间轰出微微的波纹,再无动静。

    “哈哈哈,好算计,好算计!”

    大抵是明白了自己在劫难逃,那人哈哈大笑起来,带着末路狂徒的不可一世:“天道,还不助我?!”

    在说话间,沿着白雾跃动的电流,就跑到了他身上,将他也包成了一个光茧。

    但是这电流并没有杀死他,只是不断地闪烁着,宛若某种生命在吮吸着什么。

    此时的武阳意识终于全部回归,包裹他的所有电流都挪移到了身后那个神秘人身上。

    并且,之前他被包成光茧时,那些电流并未伤害他,宛若将全部力量都集中到神秘人身上,不肯浪费一丝。

    武阳扶着面前的大门,呆了呆,被控制时的记忆涌入,他再次恢复了思考能力。

    于是,下一刻——

    “哈哈哈哈,你tm活该啊哈哈哈!”

    “天道有轮回,报应不爽啊哈哈哈!”

    “让我往前走?我走了~欸~我又回来了~欸~我又走了~”

    武阳就站在高台上,不断往前走两步,往后走两步,嘲讽着下面那个被包成光茧的家伙。

    那人没有搭理武阳,只是对着空中大喊:“天道助我!你想让我玄商无数年心血绝于此地?”

    武阳听这家伙喊话声音中气十足,连忙闭上了嘴,心里则在咒怨着这个破门,怎么不赶紧把那家伙弄死。

    至于那家伙说的天道?嘿,天道要是真帮了你才是眼瞎!

    但这个念头刚落,武阳的思维迟滞了刹那,一股宏伟亘古的意志突然降临。

    在面对这意志的瞬间,武阳就明白了对方的身份——天道!

    或者说,整个世界!

    武阳忍不住心里打鼓,天道该不会真的眼瞎吧?

    一阵低沉宛若闷雷的声音传来,直接在所有人心底响起:“玄商已逝,吾不愿偕亡。”

    武阳忍不住给天道大佬点了个赞,天道真是个好文明!

    那光茧里不再传出人声,武阳还以为那家伙gg了,但沉默一会儿后,光茧再次传出那家伙有些虚弱的声音:“那就……”

    他缓缓从光茧里伸出了手,但是光茧上的电流立刻涌了上去,想要将那只手吞没。

    武阳感到有些不妙,因为那只手正指着自己。

    这家伙想要干什么?

    “把天眷——给他!”

    ???

    天眷?

    听起来是个好东西啊!

    那给我也整一个?

    不过武阳还是保持着警惕之心——虽然有这心也没啥用,他可以确信,在场的只有自己是弟弟,今天不出意外,这条小命是栽在这了。

    与其缩头缩脚,不如死前爽一把。

    但是那天道沉默了一会儿,拒绝了光茧老哥的提议:“天眷另有人选。”

    说完,这股意志缓缓褪去,但是在褪去前,那股意志再次引动了一道白色的闪电,将一直假装很乖巧的武阳给电了个正着。

    立刻地,武阳感受到一股锥心刺骨的疼痛,从全身各处传来,宛若揭开皮肉,撕掉外壳。

    并且一种大恐怖在他心中飘摇不去,他模糊地感知到,有什么东西,正在远离自己。

    自己正在变得残缺。

    从外界看,一个有些透明的人影,从武阳的光茧里被剥出。

    另外一边,台阶下巨大的光茧里,一股浓郁的清气也被闪电剥出,但在闪电剥出清气的瞬间,天道便将其吞噬。

    随后天道如法炮制,想要吞噬掉武阳的那股人影,但此时的大门内,传出一股吸力,将武阳的透明人影吸了进去,随后大门轰然关闭。

    天道没有犹豫,立刻离开了这里。

    离开前,还轻叹了一声。

    “尘归尘,土归土,伐仙不成万骨枯。”

    武阳意识变得模糊,他奋尽最后的力气,朝着外界举出一个中指,同时发出悲愤的声音。

    “我——敲——你——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