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挪威的酒馆 > 第四章 纯净的舒服
    难为温蒂忍住了,把两个盘子端到一边后,主动抱着金橘出了厨房,带上了门。

    金橘:“汪汪汪!”,疯狂扒拉着门。

    它更受不了那香味。

    由于现在只要再煎两块汉堡排就行了,凯伦开始准备其他配菜。

    煮西蓝花,待会蘸着汉堡排的酱料吃就行了。

    等到这两块也煎好,安德鲁也回来。

    “怎么不去帮忙啊?”安德鲁看了一眼蹲在厨房门口的金橘,转头问在餐厅的温蒂。

    “太香了。”温蒂揉了揉鼻子,说,“我都不敢把盘子端出来。”

    “做了什么啊,有这么香吗?”安德鲁有些好奇。

    这时候金橘腾地一下站了起来,绕着厨房的门转了两圈,然后门开了。

    凯伦端着两个盘子出来。金橘立马从腿与门的缝隙中溜了进去。

    “快去帮忙端盘子。”凯伦对着安德鲁和温蒂说。

    两人立马往厨房走去。

    “出去出去。”艾伦的声音从厨房里传出来。

    声音先传了出来,然后才看到艾伦走了出来,身后跟着金橘。

    “还有什么?”温蒂斜着肩膀,给艾伦让路,等艾伦走过了,伸出脚去兰金橘。

    金橘一个小跳跨过。

    “还有西蓝花。”艾伦说。

    “不是吧...”显然,温蒂对于这个配菜很不满意。

    “荤素搭配啊。”凯伦说。

    安德鲁则是准备刀叉。

    “哇,这是什么?汉堡排吗?”拿着刀叉出来的安德鲁,第一次把目光放在盘子上。一放上去就移不开了。

    “是啊。”艾伦回答道。

    “怎么,做成这个样子?”安德鲁感叹道。

    安德鲁看到的,是一块被淡黄色酱汁包裹着的汉堡排,微微的焦黑色透过酱汁展现出汉堡排的风采。一边平躺着的法棍,下半身已经吸饱了酱汁,显得饱满诱人,上半部分还是纯白,香脆。

    “怎么了,不喜欢?”凯伦语气危险。老妈还是比较宠儿子。

    “不不不,我的意思是,太喜欢了。”安德鲁张着嘴,摆了摆手,说,“和艺术品一样精致又香味扑鼻。现在可以吃了吗?”

    “吃吧老爸。”艾伦给金橘准备了晚饭——狗粮,洗了手之后回来在凯伦旁边坐下来,“凉了就不好吃了。”

    温蒂迫不及待地切了一块汉堡肉,再酱汁里翻滚之后,塞入嘴里。

    “嗯!”温蒂瞪大了眼睛,一口咬下去,有些烫的肉汁从肉里面爆开来,和微辣又甜的酱汁混合在一起,疯狂刺激着味蕾。

    温蒂拿起勺子又尝了一下酱汁,然后尝了一块法棍。

    吸饱了酱汁的法棍,也有着微辣的味道,松软的面包呈现出一种不同往常的口感,反而有些像汉堡排,在嘴里一样会有酱汁溢出来的口感。而上半部分依然是往常的香脆,丰富了口感。

    “艾伦,你要不开餐馆吧,肯定能火。”温蒂一脸陶醉,还沉浸在汉堡排的美味之中。

    “汪!”金橘已经吃完了,但是香味太刺激它了,狗粮没有丝毫吸引力,前脚搭在艾伦的大腿上,吐着舌头。

    艾伦刚吃了一口汉堡排,正对自己的手艺感到满意,结果被它打搅了,轻轻敲了敲它的大脑袋,以示惩戒。

    汉堡排太烫了,它没法吃。

    “餐馆吗?”艾伦抬眼思考了一下,“我的想法是酒馆。”

    “酒馆?”凯伦和温蒂对视了一眼,“开在这里吗?”

    “嗯。”艾伦点了点头。

    “呃呃。”金橘发出呼噜声。

    ‘你又怎么了?’艾伦好笑,伸出手来摸它头。

    金橘舔了舔艾伦的手。

    艾伦愣了一下,可能是刚刚沾到了酱汁?

    金橘吧唧了一下嘴,直接把下巴搁在了艾伦的大腿上。

    艾伦不理它了,卖萌也不能给它吃啊。

    “开在这里的话,真的会有人来吗?”温蒂说,“开一年,亏损得多少啊。”

    “酒的话,放在那又不会坏,少进一点货就可以了。”艾伦说。

    “食材也准备的少一点吗?”凯伦说。

    “对啊,吃不完的就家里吃。哈哈哈。”说着艾伦自己就笑了起来。

    “你自己有想法就好,可以试,还年轻可以试。”安德鲁一边把法棍吃完,一边想了想,开口道,“现在愿意创业的年轻人不多了。”

    艾伦笑了,“我只不过不想在牧场干活,才想出这么一个主意来。还被老爸你夸了。”

    “你开了酒馆,也逃不掉牧场的活!”凯伦拍了拍艾伦的肩膀。

    “这样的吗?”艾伦露出了惊恐的表情。

    “嘿嘿嘿。”安德鲁也笑,“反正忙起来,你肯定得帮忙。”

    “好好好。”艾伦答应道。

    温蒂趁着这个时间,把汉堡排全吃完了。

    “抓紧时间吃啊,冷了就不好吃了。”温蒂有点急。

    “吃。”艾伦说。

    “汪!”

    “你没得吃。”艾伦又拍了拍它的头。

    “呜~”

    ......

    吃完晚饭,洗碗就不是艾伦干的活了。

    和安德鲁一起,带着金橘遛弯去了。

    又一次获得放风权,但是金橘这次没法撒欢了。

    因为有了牵引绳。

    不过这货还是很开心,想要遛艾伦。

    安德鲁跟在后面,慢慢走。

    艾伦和金橘在草地上跑。

    跑了一会,艾伦开始喘气了。

    “服了,跑不过你。”艾伦对着金橘说。

    金橘也喘气,但看它那黑不溜秋的大眼睛,就知道它活力十足。

    见艾伦停下来,金橘也不跑了,又开始绕着他跑圈。

    然后绳子就绕了起来。

    安德鲁过来帮它解围。

    艾伦笑了,抓住它的大头一阵搓。

    虽然气温已经降下来了,但艾伦觉得自己已经出汗了。

    月亮挂在半空,但没有抢走整片星空的耀眼与纯净。

    夜风吹过针叶林的树梢,整片树林都在吹口哨。

    艾伦坐了下来,享受被自然包围的感觉。

    金橘体会到了艾伦现在的状态,乖乖坐了下来。

    看到艾伦坐了下来,安德鲁先绕了一圈,观察了一下周围,确定没有什么牛粪羊粪,然后也跟着坐下来。

    “这样的生活,真的好惬意。”艾伦说,“真的,很舒服。”

    “喜欢吧。”安德鲁笑着说,“我们家都喜欢这种感觉。”

    “是啊,真的很舒服。”艾伦说。

    见艾伦和安德鲁没有起身的意思,金橘也趴下了,趴在了两人脚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