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挪威的酒馆 > 第二章 金橘
    米约菲耶尔的火车站是露天的,或者说,卑尔根铁路沿线的大部分火车站都是露天的。

    艾伦拎着行李箱下了车。

    一股微风吹来,艾伦下意识地压低了帽子。

    “为什么要压低帽子?”酥酥的烟酒嗓,有俘获人心的魅力。

    对于艾伦来说,这是再熟悉不过的声音。

    “你来啦。”艾伦的声音里透着淡淡的喜悦。

    面前是一位金色长发,碧绿眼眸,皮肤白皙,身材高挑的美女。

    “老爸老妈肯定懒得来啊。”温蒂理所当然地说,“只有我能来接你啊。”

    “又没什么东西,我自己完全可以。”艾伦把行李箱的把手拉起来,“又不是不知道在哪。”

    “好啦好啦,姐姐想你啦~”温蒂立马放下架子,冲着自家的可爱弟弟抱了过去。

    艾伦和温蒂长的有些相像,温蒂既然是美女,那么可想而知,艾伦的长相如何了。

    这也是他对自己最不满意的地方了,太娘了,完全不符合他独立自强的个性。

    略带无奈地接受了自家姐姐的拥抱,艾伦又调整了一下帽子以掩饰自己的尴尬。

    太亲密了。

    温蒂挽着艾伦的胳膊,和艾伦一起走着。

    这时候艾伦才开始观察米约菲耶尔。

    大概是不久前下过了雪,火车站附近的房屋上有明显的积雪,木屋的原色与冰化后有些透明的雪相映成趣。周边的黄叶与针叶林也带着白色的帽子,有一种已然进入冬季的感觉。

    事实上,这才入秋两天,白天的气温也没有很低。至于雪,是正常的事情,延伸进内陆的爱德峡湾给峡湾两岸带来了充足的水汽,米约菲耶尔又处于迎风坡,来自北边的冷空气遇上充足的水汽,因此降雪是家常便饭。

    从火车上下来的人不多,火车站周围也缺乏人气。配合整个优美的环境,不显萧瑟反而有一种童话般的氛围。

    “你在这待了多久了?”艾伦看了一眼温蒂,问道。

    “两周多一点。”温蒂转头和艾伦对视了一眼,微笑着回答道。

    “感觉怎么样?”

    “又不是第一次来了,没什么特别的感觉了已经。只是天气确实比卑尔根好太多了。”温蒂想了想,歪着头说。

    “那你以后打算在哪生活啊?”艾伦问。

    “一上来就是这么严肃的问题?”温蒂倒是保持着微笑,“刚见面就嫌弃我了?”

    “怎么会呢。”艾伦连忙辩解道,“我只是有点好奇而已,我不觉得你会在这一直待下去。”

    “那当然了,又不是卑尔根没房子了。”温蒂回答道。

    “不止是这个意思而已,你不结婚吗?”艾伦问。

    “哇,已经嫌弃我到这种程度了吗?”温蒂开始严肃起来了,盯着艾伦“催我结婚?我没比你大几岁啊。”

    艾伦不接话。

    “我亲爱的弟弟啊,你能不能不要那么成熟,这种事你就不要思考了,倒是你自己,多想想你自己吧。”温蒂说。

    没错,关于这一点,艾伦一家早已做过交流。不论温蒂和艾伦多么喜欢米约菲耶尔,他们都不想在牧场工作。一是其实牧场没那么忙,因为牧场没那么大,牛羊数量不多。二是因为在忙碌的时期,牧场是可以雇人的。虽然镇子里人少,但雇短工这件事在这边是很常见的,农忙时期,像护林员、商店老板或是在这度假的人都会主动帮忙。

    艾伦早已思考过这个问题,大概有了些想法。

    “我基本想好了。”艾伦回答道。

    “什么?你已经想好了?”温蒂有些惊讶,“快告诉我,你打算做什么?”

    “回去再说,否则待会还要再说一遍。”艾伦说。

    “真的是不可爱。”温蒂撇了撇嘴。

    走出火车站,穿过旁边堆着积雪的小路,下午的阳光照在依然是绿色的草地上,让人更加分不清季节。当眼前出现牧场的木制围栏后,就说明快要到了。

    这时候眼前出现一栋标准的二层木制牧场别墅,旁边还有明显的牛棚羊圈。

    然后一道淡金色的身影狂奔而来。

    艾伦松开行李箱,蹲了下来。

    转眼间,一只金毛扑到了艾伦身上,前脚抬起来,搭在艾伦的膝盖上,张着大嘴耷拉着舌头哈哈哈地吐气。

    艾伦使劲揉了揉它的头。它直接伸舌头舔艾伦的脸。

    “呀,金橘!”艾伦呵斥道,但没有多严厉,反而是充满了笑意和宠溺。

    “还是和你亲。”温蒂略微有些嫉妒。

    “毕竟小时候和我待得时间久。”艾伦又和金橘腻歪了一会才放开它,重新站了起来。

    金橘在艾伦的脚边绕圈。

    “走,走,走。”艾伦对着金橘略显轻佻地叫着。

    金橘就吃这套,又一次冲了出去。

    艾伦和温蒂也稍微加快了步伐。

    金橘冲到一半,发现艾伦和温蒂没有跟上,立马返回。

    绕着两个人转了几圈,跟着两人慢慢走了。

    “老爸老妈在干嘛?”艾伦说。

    “应该在晒太阳。”温蒂说。

    艾伦眨了眨眼,“这么悠闲?”

    “必须得。”温蒂说,“本来我也在晒太阳。”

    “我也要晒!”艾伦说。

    “你先理好行李吧,房间倒是帮你收拾好了。”温蒂说,“然后陪金橘玩吧。”

    “你们都不陪它玩是吧,怪不得和你们不亲。”艾伦说。

    “汪!”金橘适时地叫了一声。

    “我没陪你玩?!”温蒂气呼呼地伸出手去抓金橘。

    金橘立马加速小跑逃离魔爪。

    温蒂上头了,追了上去。

    金橘开心了,有人追着自己跑,立马在草地上飞奔起来,撒欢了。

    温蒂惨遭被遛。

    艾伦笑着摇了摇头,吹了一声口哨。

    金橘立马绕开温蒂跑到艾伦身边。

    “别闹了,回去。”艾伦说。

    “哈、哈、哈。”金橘喘着气,扒拉着草地伸了个懒腰,然后打了几个滚。

    温蒂不打算重新走回来了,在前面走着喊着:“快点啊!”

    “知道了。”艾伦应到,然后对着金橘说,“走,金橘,快快快,我们走。”

    然后艾伦拉着行李箱小跑起来。

    金橘再次跑了起来。

    今天它是耍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