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挪威的酒馆 > 第五章 野食
    第二天一早,艾伦是被屋外的鸟鸣叫醒的。

    秋日暖阳透过窗户找在被子上,怪不得有点暖和。

    艾伦没有起床的意思,赖床实在是太舒服了。

    可惜,事情并不会按照他的想法发展。

    大约躺在床上,透过窗户看着蓝天发呆有十分钟后,可能有二十分钟。房间的门被打开了。

    金橘冲了进来。

    还能听到温蒂在外面下命令的声音。

    “去,金橘,把艾伦给我叫起来。”

    艾伦反应慢了一拍就被金橘扑在了床上。

    “呀,口水!”艾伦挣扎着抓着它的嘴巴。

    温蒂进来,笑着把它抱了下来。

    “你是早就醒了吗?”温蒂问道。

    “不管什么时候醒的,你能不能带着金橘出去。”艾伦说。

    “害羞什么?”温蒂掩嘴笑,但还是走了出去,“今天不是要去办事吗,快点起床吧。”

    “汪!”

    ……

    “只在这应该是完不成的吧。”凯伦端着两杯咖啡,放在桌上后,坐了下来。

    说的应该是艾伦开酒馆的事情。

    “是啊,还得去沃斯拿到餐饮营业许可证。”安德鲁晃了晃杯子,给吐司抹上奶酪。

    “这个不难。”艾伦搓着金发走下楼。

    “信心十足啊。”安德鲁微笑。

    “拿到许可证不难,难的是拿到之后,能不能做好。以及,贷款的事情。”艾伦拉开椅子,坐下来,顺手拿起一块黑面包。

    “待会就跟着我去见镇长吧。”安德鲁说。

    “没问题。”

    ……

    米约菲耶尔毕竟是个小镇,政府机构可以说是极致的精简,基本没什么工作人员,有什么事直接找镇长。

    艾伦跟着安德鲁去找镇长。

    镇子的办公室就在火车站,是一幢小小的房子,里面设施很简单,就一个软皮沙发,一张办公桌。

    “安德鲁,怎么有空到我这来了?”镇长是个和善的老爷子,不留胡子,但是头发已经花白了。脸上的皱纹很深。基本上,看不出年轻时的风采了。

    “哈夫丹,这是我儿子,艾伦。”安德鲁笑着。

    大概是混熟了,都是直接叫名字。

    艾伦想了想,“哈夫丹镇长好。”

    “太客气了。”哈夫丹一脸不满地甩了甩手。

    “叫哈夫丹爷爷。”安德鲁教导道。

    “哈夫丹爷爷。”艾伦很听话。

    “行吧。”哈夫丹又摆了摆手,“说吧,今天过来有什么事。”

    “艾伦想要在车站那开一间酒馆。”安德鲁说。

    “没问题,哈哈,年轻人竟然愿意在这常住,真的太好了。”哈夫丹闻言,笑得很开心。

    挪威内陆大部分小镇的人口都呈流出的态势,哈夫丹自然也要为这事发愁,现在有年轻人有定居的意思,他当然很高兴。

    “来,想要开多大,随便选地。”哈夫丹到办公桌前,摊开了一张地图,显然就是米约菲耶尔的。

    “还是要先了解一下价格。。”艾伦说道。

    “价格,地价吗?”哈夫丹还有些懵,不过很快反应了过来,“房子要你自己造,但地价的话,一平50000克朗。”

    艾伦仔细看起地图来。

    哈夫丹欲言又止。想要说点优惠政策。

    “就这块吧。”艾伦很快确定了地址,拿起桌上的红笔圈了一下。

    哈夫丹走过去看。

    选址里车站很近,车站平行往南大概二三十米的样子。听接近下方的公路的。

    “位置不错啊,反正镇上没什么商铺,也没什么竞争。”哈夫丹笑着说。

    “那就先这样定了。”安德鲁也过去看了一眼。

    “没问题啊,之后的事情就得找英格丽德了,她是我们的会计。”哈夫丹笑着说,“你可以先准备其它的事情,她最近不在这,可能得过两天,如果她来上班了,我会来通知你们。可以先盖房子,这完全没有问题。”

    “好的,真是麻烦您了。”艾伦道谢。

    “哈哈哈,小伙子你太客气了。”哈夫丹拍了拍艾伦的肩膀。

    老爷子有些壮实,拍在艾伦的肩膀上的力道有点大。

    艾伦心里苦。

    ......

    回到牧场。

    金橘没有跑出来。

    温蒂带着它散步去了。

    凯伦则是照看着牲畜。

    艾伦盘算着,什么时候去申请营业许可证。

    “艾伦,午饭有什么想吃的吗?”安德鲁问。

    “没什么想法。”艾伦如实回答。

    挪威的一日三餐之中,午餐是相对比较丰盛的一餐,而晚餐是会用火的一餐,一般来说晚餐才会有热菜。午餐顶多把面包烤热。

    当然了,这不是绝对的。

    现在午餐有热菜也很正常。比如煎鱼啊,什么的。

    “反正也还早,先劈柴吧。”安德鲁说。

    艾伦点了点头,到柴房去劈柴了。

    柴房就在屋后,没那么结实的木棚前,摆着一个厚重的木墩,边缘有很大的一个裂口。

    砍柴斧则是卡在木墩的中心。

    艾伦从柴房里拿出还没劈开的圆木柴,再拿起斧子,把木柴摆好。

    双手一前一后握住斧子,虚砍两下,对准位置,然后抬高,狠狠地劈下去。

    “咔嚓”,完美劈开。

    艾伦一边想着事,一边劈柴,没一会,劈开的柴就摞了起来。

    艾伦擦着汗,盯着柴火堆发呆。

    “吃饭啦~”温蒂的声音从屋前传来。

    艾伦这才回神,回到屋里。

    温蒂在给金橘擦脚。

    艾伦揉了揉它的大脑袋,然后去洗了把脸,洗了下手。

    来到餐厅,却没看到有人,桌上也没东西。

    有些奇怪,往厨房走去。

    厨房里倒是有好闻的香气,台板上也有两个盘子,里面装着煎三文鱼。

    艾伦端着盘子,沿着蔓延的香气,走着。

    就走到了大门口。

    看着在外面窜来窜去的金橘,艾伦走了出去。

    “怎么又放到外面来了?”艾伦问温蒂。

    “说是在外面吃午饭。”温蒂耸了耸肩,摊了摊手。倒是对白给它擦脚没什么怨念,“我先进去洗手。”

    艾伦点了点头。

    就在前方不远处,凯伦正把两个盘子放到折叠桌上。

    安德鲁在打开折叠椅。

    “真有情调。”艾伦把盘子放下,说道。

    “还好吧。”安德鲁说,“下次直接在外面煮。”

    艾伦歪了歪头,没说什么。

    有点小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