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玄幻小说 > 行走在恐怖世界 > 第7章 藏身之地
    厉鬼妹妹的动作又诡异又快,阿九纵然从小练功夫,但如今体力哪能跟得上年轻时的样子,他冷不防又挨上两刀子,血液飞溅,痛的大喊道:“阿友,帮我!!”

    只可惜阿友被厉鬼姐姐缠住,銭小豪的体格非常好,每一拳打出来都让他难以招架!见阿九快要歇菜,阿友从睡袍下抽出一根半米长的木锥子,表面刻满密密麻麻的咒文,咬破食指,在上面快速写下敕令两个字,低喝道:“神鬼退,神鬼避,三清神威,诸邪灭,急急如律令……”

    鬼上活人身,最大的障碍就是活人本身,想驱鬼又不想伤人,难度很高!

    不过现在管不了那么多了,木锥子散发微弱的红光,阿友疾行两步,朝着銭小豪的腹部刺去,滋滋滋,青烟直冒,厉鬼姐姐凄凉的惨叫一声从銭小豪背后剥离出来,摔在地上一时爬不起来……

    阿友收回木锥子抬起来猛的扎在肖止的左肩膀上,青烟再起,正专心对付阿九的厉鬼妹妹痛苦的剥离出来,她的怨气比姐姐重,摔在地上只是僵了一下立刻贴到墙壁上,怨毒的看着两人!目光更多是落在阿九身上……

    阿九捂着腹部,他心中暗骂,这妹妹怎么回事儿,似乎特别关照他!

    他忍着疼痛道:“联手封住她们!”

    说着从口袋里掏出一个贴满紫色符纸的黑铃铛,用力摇晃两下,口中念咒,既没听见咒语的声音,也没有铃铛的声音,但双胞胎姐妹像听到了什么恐怖的声音似得,双手捂着耳朵不停的颤抖!

    黑铃铛表面的符纸开始燃烧,每烧掉一张,双胞胎姐妹的痛苦便少了一分……

    阿友见状,知道无法镇压太久,袖口窜出一柄由铜钱编织而成的铜钱剑,指尖血抹在上面,抡大棍一样扫过去!双胞胎姐妹被撞进了衣柜里,阿九手中的黑铃铛破碎,又摸出一个墨斗,拉出一条长长的墨斗线,将衣柜捆了个结结实实,阿友紧随而来,拿出四道符纸贴出衣柜上面四个角,确认无误,才缓缓吐出一口气……

    阿九笑道:“多亏了你……”

    阿友看着发出砰砰声的衣柜:“这柜子恐怕坚持不了多久……”

    阿九连忙道:“我带回去超度一下,然后烧掉。”

    阿友随即看向肖止和銭小豪:“你们两个鬼气入体,接下来可能会大病一场,好好休息吧,多吃点补品补充一下气血……”

    阿九摸着腹部上的伤口,深深看了肖止一眼。

    他们将衣柜带走后,銭小豪和肖止慢慢缓过劲来,銭小豪摸着脖颈上第一天入住时上吊勒出来的痕迹,苦笑了一下:“我知道这屋子闹鬼,没想到会这么凶,还拖累你了……像我这样的人活着已经没什么用,死也就死了,但你还年轻,聪明,大有前途……”

    肖止四肢无力,他知道自己引起了阿九的警惕。

    双胞胎妹妹的那几刀虽然砍的鲜血淋漓,但阿九看起来,显然只是伤到些许皮肉……

    可惜……

    銭小豪的话将他从愣神中拉过来!

    肖止啊了一声,随即露出惭愧的表情:“我在大陆混不下去,才想来香港找出路,你太抬举我了。”

    銭小豪是一个颓废的主人公,除了结局发光发热一下,其他时间里几乎没什么作用。

    肖止没有和他聊太多,客套了几句便回房间休息。鬼上身能让血肉之躯发挥出超常力量,同时也剧烈消耗气血,他刚挨着床铺,就感觉困意疯狂袭来!

    想到阿九离开时看自己的眼神,他强撑着困意,拖着疲惫的身体掀开天花板,躲进这些天悄悄弄出来的洞里,在鼻孔中间上个小夹子防止打呼,然后沉沉的睡去……

    阿九已经暴露歹意,很可能趁自己虚弱时偷袭,只是他做梦也不会想到,自己会在天花板里睡觉……

    这次自己不死,就到他死!

    呵……

    凌晨四点,房间门锁发出轻微的声响,敞开一道缝隙,露出一双浑浊的眸子。

    门忽然猛的全部打开,却没一丝声音!

    阿九身着黑色中山装,箭步冲进来,他右手握着一柄刻满咒文的匕首猛的刺入鼓鼓的被窝里!软绵绵的,手感不对!他掀开被子,里面没有肖止的身影,不由皱眉道:“奇怪,鬼上身会让人气血衰败,四肢无力,怎么会不在呢……”

    右手紧握着匕首,打开衣柜,桌柜,甚至床底下也看了,就是没有人肖止的存在!

    他轻轻抚着腹部,双胞胎妹妹划的那几刀,疼痛难忍,血流了不少,好在他本就是将死之人,用炼鬼灰强行续命,有没有这些伤已经不重要了……

    先阴差索命,后小鬼失踪,再加上先前受到的伤害,两日里连续的不顺利,让阿九心中郁闷的很。旧病新伤,他的身体已经撑不了太久,僵尸马上要炼成,双生厉鬼封在脆弱的衣柜里,逆天续命是否能成功,还是一个大大的问号……

    肖止不在,銭小豪今夜两次被鬼上身,魂魄脆弱不堪,没法作为容器了……

    阿九目光阴冷,他走到了这一步,已经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他想活,谁也不能阻止……

    阿九走后……

    躺在天花板隔层里肖止睫毛微微动了动,伸手拉一下身上的被子……

    似乎有点小冷……

    这一觉,他睡得天昏地暗,等醒来的时候已经两天后……

    期间楼下的饭店老板和阿友也来探望过,只是没有探望到人。睡了两天,肖止醒来十分饥饿,从天花板里钻出来,随手拿起饼干和牛奶吃起来。看着手机上的时间,凌晨四点多,这醒的真不是时候……

    自己参与了剧情,给阿九增添了难度,也不知道他死了没……

    哐啷啷……

    叮铃铛……

    哐啷啷啷啷……

    叮铃铛……

    哐啷啷啷啷啷啷……

    在这寂静的夜里,走廊里忽然响起用木棍在地上拖动的声音,还有铃铛的声音有一下没一下的响动!

    肖止手里拿着只咬一口的饼干,艰难的把喉咙里的咽下去,叹气:“刚睡醒,又有剧情了?”睡了两天,能发生很多事情,他在天花板里能躲得过人,却躲不过鬼!他靠近门,打开一道缝隙,手里的饼干掉在地上……

    是那个疯女人杨凤,她赤脚走在走廊里,右手提着一个大铃铛,右手拖着一根扎满铁钉的木棍,行尸走肉一般缓缓的走动着,只是看背影,肖止心里莫名来了一股寒意,这部电影这么快接近尾声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