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玄幻小说 > 瘟疫医生 > 第五百零五章 适者生存,不适者淘汰【求月票,求订阅】
    这一天,距离漠北的那场决战结束已过去半年了。

    “天玄总署”,这个两界联合成立的新部门正式开张,统领两界之间的涉及异常力量的事务。

    天玄总署设有双署长,两界各一位,共同领导。

    因为当要做出重大决策的那些时候,也不是由天玄总署说了算,两位署长主要是领导平日的事务,以及事件的指挥,意见分歧肯定会有的,那就要多多沟通合作了。

    天机世界这边,通爷出任署长;玄秘世界那边,则是曾婵君出任署长。

    而通爷同时兼任着天机局咒术部部长的职位。

    天机局、GOA和天玄总署是三个不同的机构,负责不同的范围,但很多方面又会共同协作。以全球合作、两界合作需要不断加强的当今态势,对于未来的大目标仍是继续推进一体化。

    天玄小队,天玄总署的这第一支机动特遣队继续保留编队,是两界最为精锐的小队之一。

    未来还会有更多的两界机动特遣队陆续成立,以应对更多的、不同的任务。

    新机构的诞生,带来了新的希望。

    在十月初的时候,顾俊像普通人那样,也放了一个难得的小长假。

    也是因为实在没有新的异类尸体让他解剖了,即使急着提升解剖学的经验也急不来,不如走一走,放松一下心情,恢复一下精神。说起来,他已经很久没有过一个正经的假期了。

    而假期,对于吴时雨更是有着特别意义,总是有特别意义。

    她有一百万个理由给组织讲为什么她需要放假,不过她才刚张动嘴巴,还什么都没说,组织就给她批了。

    吴时雨觉得,组织真的了解她,做的那些心理检定什么的很有作用。

    要把一百万个理由全部说出来才能放假的话,那这个假还是不放了吧。

    正是有着组织的成全,顾俊和吴时雨去了塞班岛旅游,大海,阳光,沙滩,玩得很开心。

    但顾俊对于大海向来是有别样情感的,以前是这样,现在更是这样。

    茫茫的大海既美丽,又不知掩藏着怎样的凶险。不过在这个假期里,没出什么事情,他们没听到什么呼唤。

    在假期的后几天,也放假了的蔡子轩、江半夏、孔雀、墨青等几人也来一起游玩,自然是更加热闹。祖各吉利也来了,每天都喜报连连,说着各地的吉利不断立功,异类生命那边虽然还没发现,但快了,应该快了。

    假期结束后,顾俊、吴时雨都回到天机局总部所在的大华市,重新投入到岗位。

    还没有过去几天,10月15日,一个异况突如其来。

    而这个异况,让所有知情人的心头,都顿时高高地拉了起来。

    ……

    大华市第一人民医院,妇产科接产医生陈妙娟想起刚过去不到两小时的事情,依然是想不明白,只是越想,心里就越有一股寒意翻涌。

    陈妙娟今年四十二岁,接产十几年了,成了专家,由她双手迎来这个世界的新生儿,早已成千上万。

    她的接产生涯遇到过很多情况,很多困难,也有很多遗憾。

    却从来没有遇过今天之事,许建勋、魏茹这对夫妇的女宝宝。

    哒哒,医务办公室的门被敲响了,继而有三位身着有天机局标志的制服的人员走了进来。

    事情发生后,那个被其父亲取名为“许秋月”的女婴没什么新的异况,重2800克,呼吸、心跳等体征都正常,看上去是很健康的,甚至不需要进保育箱。

    但陈妙娟仍因为心中的不安,做了上报,院方又立即上报天机局。

    不过,这似乎不是什么流行病。

    从凌晨到现在下午四点多,在这家医院里已有23位宝宝出生,就只有那一名女婴出了怪事。

    “陈医生,麻烦你给我们再讲一下当时的情况。”

    前来调查的三人都隶属大华天机局,调查部的刘泽、姜玉薇,医学部的张昊林。

    打从天机报警热线设立以来,各地天机局的工作量大增,乌龙事件是常态,不是什么事情开始都有高级别应对的。

    现在这事就这样,可能只是一场误会,又或者是偶发的小事件。

    但愿是如此,只要他们这个级别就能把事情解决,他们都希望是如此。

    当下陈妙娟把自己在电话中讲过的当时情况又讲了一遍。

    “那个声音像是婴儿发出的声音,还是像某种鬼怪的声音?”刘泽再问道。

    “听着……”陈妙娟皱眉地回想,不由又背后生寒,“是人声,就是婴儿自身能发出来的,声音不怪,怪就怪在是刚出生的婴儿说的,怎么可能呢……”

    刘泽、张昊林和姜玉薇面面相觑,正常情况下这当然是不可能的。

    他们一来到医院,就去看过那个被隔离起来的宝宝了,安静地躺在婴儿床上,睡得香甜。

    他们做了常规的旧印检查,未发现异常。

    而宝宝的父亲许建勋,事发时也在产房,却在接受调查的时候,坚称不是那一回事,“我家宝宝应该就是喉咙有点异物卡着,一开始哭不出来,发的声音听着像在说话,其实只是听着像而已……”

    宝宝的母亲,魏茹,对此表示茫然,“我没听清楚,好像就是普通的咿呀。”

    然而其他也在场的护士,都表示听到的就是三个字,“负选择”。

    “负选择”,这是什么意思?

    是一句话语里的零散字词?还是就这个字词?

    张昊林是学医的,“负选择”让他想到的是,自然选择学说、分子演化理论。

    【正选择,负选择,平衡选择】

    其实按这些学说理论,每个来到世上的新生儿都会是这三者中的其中一种。适者生存,不适者淘汰。

    可是像陈医生说的,怎么可能由一个婴儿自己说出来……

    这时候,一阵慌急的脚步声从办公室外面传来,是一位白大褂中年男人,也是这里妇产科的接产医生梁医生,也知道天机局来人了。梁医生刚从产房出来,是来通报新情况的,皱着脸说道:

    “刚才我接生的一个婴儿,是个男婴,也像陈主任说的那样,出来不会哭,我就拍他的屁股,婴儿说了一句话才哭了,‘正选择’,婴儿是那么说的,大家都听到了……”

    嗡的一下,张昊林、刘泽、姜玉薇的面色全都变差下去,陈妙娟错愕着。

    “得马上通知上头那边。”张昊林喃喃道,这次不是乌龙事件,要咒术部介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