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历史小说 > 抗日之浴血战神 > 第19章 心服口服
        周维汉被林锐一拳击倒,把周围包括林锋在内的八连将士们,全都给再次震撼住了。

    周维汉作为八连的老连长,其格斗能力有多厉害,八连官兵再清楚不过了。

    但是,这一次,却被林锐这个新连长一拳击倒,半天都爬不起来。

    所以,这一幕对八连官兵们内心的冲击有多大,是可想而知的。

    就连那些忠于周维汉的官兵,也被林锐的表现给彻底征服了。

    军队中历来是强者为尊,林锐能表现出如此出神入化的枪法和冠绝全连的格斗水平,自然轻而易举的折服了全连绝大部分官兵。

    林锋站在林锐身后,更是激动的热泪盈眶,振臂高呼道:“连长赢了,林连长万岁!”

    林锋一直把林锐当亲兄弟看待,见林锐现在变得这么厉害,得以在八连这支部队中立威,他内心是真的替林锐高兴。

    在林锋的带动下,周围早已经被林锐表现给折服的八连将士们,全都纷纷跟着振臂齐呼起来:“林连长万岁!”

    林锐在众人的欢呼声中,弯腰伸手到了趴在地上的周维汉面前,对周维汉道:“起来吧!”

    周维汉这时已经没那么晕了,抬头看了林锐一眼,听着周围官兵们的欢呼声,犹豫了一下,还是伸出了手。

    林锐将他一把拉起,对周维汉道:“怎么样,还要继续比吗?”

    周维汉有些不太好意思的摆了摆手道:“不比了,你厉害!我服了!”

    说完,周维汉倒也爽快,转身朝周围的八连官兵看去。

    官兵们见他看来,以为周维汉生气了,所以纷纷停止了欢呼,不少官兵甚至紧忙低下了头,不敢与之对视。

    周维汉目光环视了一圈周围,扯着嗓子朗声道:“诸位八连的弟兄们,我周维汉愿赌服输,从现在起林锐就是我们八连的新连长,以后谁有不服他的,就是不服我周维汉!”

    说完,周维汉又转过身来,朝林锐立正敬礼道:“林连长,刚才多有得罪,还望你别往心里去,以后周某以你马首是瞻,唯命是从!”

    林锐也抬手回礼道:“周兄,只要你以后能配合我带好部队,别的承诺林某给不了,但是他日只要我们上了战场,我一定与全连弟兄们同生死,共进退!绝不会丢下任何一个弟兄!”

    “嗯!”周维汉没想到林锐赢了自己之后,能这么不骄不躁,平易近人,还说出这样一番话来,所以不禁对林锐的印象产生了改观。

    就这样,林锐通过收服周维汉,在八连一下子树立了威信站住了脚跟。

    而在随后的日子里,林锐把自己的平生所学,都拿了出来尽可能多的传授给了包括周维汉在内的八连官兵。

    许多技术动作,射击要领,令八连官兵们受益匪浅,除此之外,林锐也跟着官兵们同吃同住同训练,对士兵亲和的像是自己兄弟,很快就和全连官兵打成了一片。

    这样一来,不但林锐自身的身体素质,随着每天的高强度训练,快速提升,全连官兵们的整体战斗力也跟着大幅度提升。

    而且,林锐的所作所为,也进一步提升了他在全体官兵心目中的威信和地位,很快就彻底在八连内站稳了脚跟。

    周维汉这个副连长,更是心悦诚服!因为林锐提出的许多军事理念和训练方法,战斗技巧,都是他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的。

    但是有些道理却是相通的,因此,他自然明白林锐的厉害,加上林锐一改之前的纨绔习气,拿他与全连官兵真的当兄弟对待。

    所以,先前心中的小芥蒂,自然也就烟消云散了。

    在对八连官兵们以现代化先进军事理念和训练方法,进行高强度训练的同时。

    林锐还根据侵华日军所惯用的战术,对八连进行了特别加强。

    比如告诉官兵们,日军的陆军进攻战术,一般来说就是先以少量步兵发起试探性侦察进攻,吸引中国守军暴露火力。

    然后再炮兵轰击,对中国守军阵地上的轻重火力点进行定点清除,最后才真正投入主力步兵发起正式攻击。

    还有就是要注意防范日军的海空军舰炮火力,考虑到在即将爆发的淞沪会战中,这种局面可能无法避免。

    林锐就把后世解放军和志愿军修战壕,挖猫耳洞的方法传授给了八连官兵们,希望以此增加将士们他日在战场上的存活率。

    别看这些知识经验看起来并不起眼,但是在原先历史中抗日前中期,国军就因为对日军战术的不了解,而付出了巨大的伤亡代价。

    这种情况,直到抗战后期才有所好转。

    所以,林锐提前给自己的部下灌输这些经验和知识,在日后上了战场说不定就能挽救许多官兵的性命。

    林锐从上海赶到苏州时是七月十七日,大半个月的时间很快过去了,时间来到了民国二十六年也就是1937年的8月六日。

    这一天林锐与周维汉正在八连营地内,对战士们进行刺刀拼杀训练。

    忽然一名守营地大门的警戒哨兵,背着一杆毛瑟98K步枪急匆匆的跑了过来。

    来到两人身后,向林锐和周维汉立正敬礼道:“连长,外面有人找您。”

    林锐与周维汉闻声转过身来,对视一眼,林锐问道:“谁找我?”

    “一个年轻女人,说自己叫余婉悠,是您的未婚妻。”守门哨兵如实回答道。

    “谁?余婉悠?”林锐闻言不禁一怔,搜索了下自己吸收的那团记忆,终于想起她来。

    原来这个余婉悠是同为广州望族的余家二小姐,余家与林家乃是世交。

    据说当年林天和余家家主余风,曾义结金兰,一起为孙先生革命出过力,林天中年得子,而巧合的是,余家二小姐余婉悠,也是余家最小的一个女儿。

    有了父辈的这层关系,余婉悠刚出娘胎的时候,就被许配给了林锐,成为了林锐的未婚妻。

    而偏偏巧合的是,余婉悠这个余家二小姐从小不喜欢和她几个哥哥玩,反而更喜欢跟在比自己只大了不到一个月的林锐屁.股后面跑。

    就这样两人从小一起长大,一起读小学,读初中,算是真正的青梅竹马,直到后来林锐被林天调入税警总团才分开。

    可能是太熟了,林锐记忆中对余婉悠并无男女之情,而是把她当做一个妹妹看在。

    所以,一听说余婉悠来找自己,还是不远千里的从广州赶来,他不禁怔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