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历史小说 > 迷踪谍影 > 第八百八十四章 风流名士
    1938年11月8日,晚,7时。

    重光堂。

    今夜,土肥原贤二特别设宴,款待从重庆来的特使:

    孟柏峰!

    今天,除了土肥原贤二之外,客人都是中国人。

    孟柏峰、苗成方、田七、李士群。

    “诸位。”

    土肥原贤二兴致勃勃:“士群先生来到上海,由于当时公务繁忙,我一直没有好好的为他接风,今天,孟先生也来到上海了,正好,我能一并设宴,祝中日亲善,*****圈早日实现!”

    “中日亲善,*****圈万岁!”

    几个中国人一起举起了酒盅。

    完全日本式的宴会。

    每个人面前都放了单独的酒菜。

    “苗主任,你看起来似乎不太高兴的样子?”

    土肥原贤二注意到了细节。

    “机关长阁下,我没有办法高兴。”苗成方一声叹息:“我没钱!”

    土肥原贤二哭笑不得。

    款子被劫之后,苗成方是天天盯着自己要钱。

    可问题是自己还没有办法斥责他。

    他苦笑一声:“苗主任,不要着急,新调集的资金已经在路上了,这次一定不会出事。”

    说完,生怕他再继续追问下去,拍了拍手。

    五个艺伎走了出来。

    然后,在音乐中,艺伎跳起了日本舞蹈。

    土肥原贤二看得津津有味。

    田七看得想打哈欠。

    孟柏峰看得目不转睛。

    “都说孟先生是风流才子。”坐在他身边不远的李士群忽然说道:“孟先生想来又是看中哪个了吧?”

    “哈哈,士群先生深知我心。”孟柏峰笑道:“五个我都喜欢,我这个人做其它事情都果决的很,可就是挑选女人,但凡漂亮的哪个我都爱。”

    李士群打了一声“哈哈”:“那有很难,土肥原阁下对孟先生如此器重,到时候让他下个命令,都陪着你就是了。”

    “哎,风流而不下流,那是真风流。”孟柏峰正色说道:“下命令,那便是用强了。士群先生对日本颇有了解,想来也是知道的,这日本的艺伎啊,虽然也带个妓字,但含义大不相同。要让她们愿意陪你,非她们自己同意不可。”

    “孟先生博学多见,佩服佩服。”

    “这点我倒不必谦虚。”孟柏峰若无其事说道:“我除了对日本文化了解很深,而且我精通汉语、日语、英语,可以用法语、拉丁语对话,略知一点德语。”

    “了不起,了不起。”李士群一竖大拇指。

    他知道汪精卫很看中孟柏峰,今日也是存心和他接近。

    将来汪精卫早晚要在日本人的支持下成立新的政府,自己能不能够在其中获得巨大权利,这个孟柏峰可能起到很大作用。

    一曲跳罢,掌声四起。

    五个艺伎早就得到吩咐,很自觉的分别在几人身边坐下。

    “且慢。”

    孟柏峰忽然说道:“我要她陪我。”

    他指的是正准备坐到土肥原贤二身边的艺伎。

    “哦,为何?”土肥原贤二饶有兴趣问道。

    “方才跳舞之时,她一共朝我这里看了三次。”孟柏峰微笑道:“你叫什么名字?”

    他说的是纯正的日语。

    那技艺抿嘴微微一笑:“我叫山下初代子。”

    孟柏峰旁若无人,眼睛只管看着初代子:“告诉他们,你是不是喜欢我?”

    好家伙,真够直接的啊?

    孟柏峰的眼睛,就好像能把人的内心看穿:“闻欢下扬州,相送楚山头。探手抱腰看,江水断不流。来来来,初代子,我来到上海,又何必要急着相送。让我揽着你的腰,我带你去看夜色里的黄浦江!”

    他本来就相貌堂堂,风度翩翩,说话间又好像有魔力一般,初代子竟然真的不管不顾走到孟柏峰的面前,在他身边坐下。

    孟柏峰端起酒盅,凑到初代子的嘴边,初代子喝了一口。

    接着,孟柏峰毫不避讳,举盅一饮而尽,“哈哈”一笑:“和美人共饮一杯,若吻美人之唇,幸甚,甚妙!”

    土肥原贤二都忍不住鼓掌:“我现在才知道什么是风流名士了。举手投足,能让我们的大美人初代子心甘情愿侍候先生,除了孟柏峰谁能做到?”

    “要什么战争?”孟柏峰真的揽住了初代子的腰:“我有美人,便如同有天下。”

    “好!”土肥原贤二再次举起杯子:“等到*****圈实现,先生要多少美人,我就帮先生找多少去!干杯!”

    “土肥原君勿忘此言,干杯!”

    真是其乐融融。

    田七这是第一次见到孟柏峰。

    “田先生,请用酒。”

    身边的艺伎拿起酒壶给他倒酒。

    田七身子微微一动:“谢谢。”

    他的心思完全不在喝酒上。

    又是一个汉奸来了。

    不一样的汉奸。

    你不得不承认这真的是一个很有魅力的人。

    “苗主任,田副主任,士群先生。”

    土肥原贤二言归正传:“目前上海局势变化太多,诸位有何意见?”

    针尖对麦芒的计划是李士群制定的,他很快接口说道:“之前,我就已经预料到了有今天的局面会发生,我的看法,是继续坚持下去,绝不退缩一步。以杀止杀,毫不动摇!”

    “田副主任的意思呢?”土肥原贤二又把目光落到了田七的身上。

    “李士群先生的计划有可行之处。”田七脱口而出:“但造成的后果也是我们之前没有想到的,李士群先生,我下面要说的话,请你不要生气。我知道,你曾经拜季云卿为师,但是季云卿这个人,非常复杂,两起案子又都和他有关。”

    “无非栽赃陷害而已。”李士群不在意地说道。

    “也许吧。”田七冷冷说道:“可是当一个人一而再再而三的被对手利用,那么这个人会成为我们中一个最容易被突破的环节。”

    “也许,这正是军统愿意看到的。”李士群争锋相对:“我们要控制住上海公共租界,季云卿绝对是一枚非常重要的棋子。不是因为我和他的特殊关系我才这么说的。如果我们现在就采取不信任的态度,那么反而帮了军统,将我们继续限于不利。”

    田七一丝一毫不愿让步:“上海滩不是只能靠季云卿的,还有一个张啸林,即便都没有,我们还可以再树立一个人出来。李士群先生,你说你没有私心,我看未必是这样吧?季云卿的存在,对我们未必有利,但对你却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

    “田副主任,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李士群有些动怒了。

    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争锋相对,火药味渐渐浓了起来。

    而此时,孟柏峰却和初代子你喂我一口酒,我喂你一口吃的,还彼此说着悄悄话,完全对正在发生的事情毫不在意。

    土肥原贤二非常有兴趣的在那听着,丝毫没有阻止他们的意思。

    用人之道,就需要有两个彼此展开竞争的手下,这样才能把他们身上的全部能量都释放出来。

    田七是个能干的人,李士群也是个能干的人。

    两个能干的人不能联手。

    “好了。”还是苗成方及时打断了这场争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想法,争来争去也不会有个结果,到底谁对谁错,总会得到证明的。”

    “是的,是的。”土肥原贤二也借机说道:“但我相信,不管是田副主任,还是士群先生,都是一心为了中日和平考虑的。我希望在未来的日子里,你们能够彼此精诚合作。争论,总是有争论的,但我认为,这不影响到我们的事业!”

    “啊,你们吵完了?”

    孟柏峰如梦初醒:“来,来,喝酒,喝酒,风花雪月,谈论什么国家大事?将来汪先生成立正统国民政府,万众归心,国家自然太平了!”

    “好,孟先生说得好!”土肥原贤二大声说道:“为了和平,干杯!”

    这一顿酒,除去田七和李士群的争论,那是相当的完美。

    尤其是孟柏峰,大展自己魅力,既然只言片语之间,就抱得美人归。

    “初代子,从现在开始就由你侍候孟先生。”

    “哈依。”

    孟柏峰看起来已经喝得有七八分酒意了:“美人在侧,谁还有心思喝酒?散了,散了!”

    土肥原贤二大笑:“田副主任,孟先生现在开始住在你那,由你亲自负责孟先生的安全。”

    “是的。”

    田七站了起来:“孟先生,我们走吧。”

    孟柏峰握着初代子的手,站起身的时候都是摇摇晃晃的:“走,走,走。我好睡懒觉,美人陪我我起来的更晚,田副主任,勿要打扰我才是!”

    “不会的,孟先生。”

    田七和初代子一起,搀扶着孟柏峰走了出去,上了车。

    一路上,孟柏峰一会吟诗,一会唱歌,那是真正的醉了。

    到了住处,还不肯下车。田七和初代子又费了好大力气才把他弄下了车。

    可才一下车,孟柏峰干呕声不断,还难过的捂住了嘴。

    “要吐。”田七急忙说道:“你赶紧回去烧点热水,我让他在外面吐完了再进去。”

    “哈依。”初代子急匆匆的走了进去。

    就在这个时候,孟柏峰却忽然看向了田七,风采的醉态似乎一下子消失的无影无踪,然后他忽然缓缓问了一声:

    “孟绍原派你在日本人身边潜伏多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