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历史小说 > 我的帝国 > 62缺口争夺战
    “快点!快点!”一个军官满脸是汗的拉扯着一根绳子,用出了吃奶的力气喊道:“别被落下了!我们要和步兵一起进入阵地!快!”

    他的时候,两名士兵正在分别推着木头的两个车轮,沉重的马克沁重机枪,正在两个步兵组成的方阵中间缓慢的向前推进着。他们的身后,拎着子弹的士兵正在努力向前推着这挺机枪,所有人都很卖命。

    “进攻带这么一个笨重的东西,真的那么好用?”一个把步枪靠在肩头上,让长长的刺刀耸立在头顶的爱兰希尔掷弹兵从这挺机枪旁边路过,小声的问身边的战友。

    那战友紧张的连看都没有看他一眼,盯着远处城墙缺口处那些密密麻麻站着的敌军,口中不停的念念有词:“做好自己的事情!做好自己的事情……”

    这是教官们在训练的时候反复强调的事情,只要在紧张的时候,坚持做训练里面的技术动作,就可以打败敌人,赢得战争的胜利。而赢得胜利,才是活下去的希望。

    身为一个连名字都注定不会留在历史中的小人物,他的夙愿其实非常的简单,活下去,为自己为家人勇敢的活下去。

    “呦……轰!”一枚炮弹轰在了城墙缺口附近,带起了一片残肢断臂。那密密麻麻的守军队形立即乱了起来,半晌才勉强约束住。

    “快点儿开炮啊!继续开炮啊!打垮那些蠢货!”已经与对方越来越近的前排士兵们,心里不断的祈祷着,祈祷着自己在面对对方的防线的时候,不用去面对那密密麻麻的敌人。

    “立定!”命令一个接着一个传来,所有的部队终于在对方弓箭的射程之外停了下来。一时间没有人说话,也没有新的命令传来,整个战场似乎很安静。

    “准备射击!”没让大家等上太久,一声口令传来,第一排士兵下意识的放平了自己的步枪,开始拉动枪栓给自己的武器装填子弹。

    “开火!”营长站在自己的三个方阵部队中间,喊出了一个坚定的命令。随着这声命令,一片噼里啪啦的枪响,就再一次让战场变得嘈杂起来。

    子弹撞进了密集的人群,在这些亚兰特士兵的身上留下不断喷涌出鲜血的窟窿。数十名勇敢的亚兰特士兵应声倒地,周围的士兵则被眼前这诡异的景象惊呆了。

    他们有盾牌手,有弓箭手,他们在等对方的弓箭飞过来,在等着自己的弓箭对敌人造成杀伤。可是他们等来的,却不是遮天蔽日的弓箭,而是几乎看不见的某种“暗器”。

    “呯!”又是一阵枪响,毛瑟步枪可以用非常快的速度打出五发子弹,虽然不如半自动步枪那样干净利落,但是却可以让士兵们充分的瞄准开火。

    再一次有人应声倒下,亚兰特士兵终于意识到他们面对的敌人,不是他们可以依靠勇气面对的了。无论长官们再如何约束,这些士兵开始后撤,一些士兵开始下意识的找掩体来掩护自己。

    看着自己的士兵被压缩回来,弗兰奇已经意识到情况不妙了。对方除了那些让人恼火的大炮之外,还有一种士兵使用的手炮!面对大炮弗兰奇还觉得自己有一战之力,可面对这种手炮,他觉得战争已经不是他熟悉的样子了。

    “坚持!坚持!”他拎着长剑在队列里不断的游走,安慰那些已经慌乱的士兵。他亲自查看了缺口处被大炮轰出来的弹坑,亲自把那些死去的士兵的尸体,推进了那些还冒着热气的弹坑之中。

    作为一名指挥官,弗兰奇已经做到最好了,他亲自率领军官坚守在了缺口上,鼓励每一个士兵,让他们坚信自己是可以击退敌人的。

    而在城外的空地上,已经打光了枪膛内的五发子弹,所有的爱兰希尔掷弹兵们开始装填新的弹药。他们的面前还弥散着淡淡的白雾,那是火药残留下来的东西。

    虽然看上去爱兰希尔已经开始使用无烟火药来生产弹药,可是因为技术的关系,这种无烟火药实际上并不完美。改进工作依旧在如火如荼的进行着,前线的部队也依旧在用着这种并不如何先进的火药。

    值得庆幸的是,即便是用着这种火药,爱兰希尔的掷弹兵们手里的武器,也要比他们面对的敌人手里的武器强大太多了。

    “该死的!学聪明了!”看着自己面对的敌人竟然现学现卖,退回到了反斜面的后面,那名营长皱紧了眉头,有点儿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一旦他命令士兵压过去,那很可能就要面对近距离敌人的反击:在大概二十米左右的距离上,他的部队战斗力可不是碾压的,或者说在他看来,他更愿意选择在远距离上用子弹去消耗对手。

    只可惜,战场的形势瞬间千变万化,也不是他单方面可以主宰的。所以他只能硬着头皮,下达了继续前进的命令。

    当然了,即便是冲击对方的阵地,爱兰希尔的士兵们也不是没有自己的办法的。他们可不是只会站在远处开枪的水货,他们是强大的爱兰希尔掷弹兵。在进攻的命令下达了之后,一声嘶哑的口令划破了天空:“掷弹兵!手榴弹!”

    第一排的士兵从自己胸前的帆布袋里抽出了手榴弹,拔开了手榴弹后面的木塞,抠出了木柄里面的拉绳。他们不断靠近眼前瓦砾尸体还有碎石堆砌成的陡坡,一直推进到了一个他们认为合适的距离。

    “手榴弹!”第一排的五十多个士兵里面,一半的士兵甩出了自己的木柄手榴弹,这些手榴弹飞过了山坡,落在了反斜面的另一边。

    没有人看到反斜面后面究竟是个什么样的状态,他们只是听到那边有人呼喊,他们只是看到爆炸的时候,有一些碎片被掀飞了起来。

    “爱兰希尔!万岁!”最前排的排长抽出了自己腰间的佩剑,第一个跨步向前,跟在他身后的,是剩下的二十几个手里已经拎着手榴弹的掷弹兵。在跃上陡坡顶点的时候,这些掷弹兵们将早就准备好的手榴弹投向了对面密密麻麻的人群。

    “弓箭!”被第一轮手榴弹炸得东倒西歪的守军方阵里面,一个满脸是血的军官挥舞着长剑,喊出了声嘶力竭的怒吼,随着他的怒吼声,一片如同蝗虫一样的羽箭,迎面冲向了制高点上的爱兰希尔士兵。

    “噗!”弓箭刺入身体的声音此起彼伏,最先冲上制高点的二十几个爱兰希尔掷弹兵有一大半浑身插满了羽箭倒在了亚兰特士兵的尸体上。

    侥幸没有死去的几个幸运儿,身上也插着好几根羽箭,惨叫着滚落。第二排掷弹兵们仿佛是被自己同伴的鲜血刺激到了,他们继续向前,把手里准备好的手榴弹,丢到了反斜面的另一边。

    “轰!”又是一片密集的爆炸声,亚兰特的守军士兵们似乎发现这个反斜面是他们坚守的好地方,他们发现对方似乎拿这个高地没有什么太好的办法。

    哪怕那些致命的手榴弹,也只能炸到少数前排的士兵,根本无法威胁到后面的弓箭手。打了快要两个小时了,亚兰特的士兵们第一次杀死了对面的敌人,士气大振的他们发出了野兽一般的欢呼,仿佛他们才是这场战斗的胜利者一样。

    实际上他们已经阵亡了快1000人,而他们面对的敌人现在才死了不到二十个而已。但是包括弗兰克将军在内,亚兰特的士兵们需要发泄,发泄他们压抑许久的怒火。

    “第二排!进攻!为了爱兰希尔!”站在队伍侧面的连长看到自己的得意手下,那个第一个登顶的排长被羽箭射成了刺猬,恼火的下达了继续进攻的命令。

    第二排的士兵没有任何犹豫,向前跨出了整齐的一步,抽出了胸前的手榴弹,冲向了那个近在咫尺的制高点。然后,学聪明了的他们在快要接近制高点的时候投弹并且顺势卧倒,没有把自己的身体暴露在对方的弓弩之下。

    他们的攻击虽然起到了一些效果,可是对于制高点的争夺,依旧是一个非常艰难的过程。士兵们用卧倒的姿势依托制高点向下开火,同样近在咫尺的亚兰特士兵们不顾伤亡疯狂的反冲击,很快一营的损失,就上升到了50人。

    “这样下去不是办法!”觉得自己的这个连要在这个缺口处消耗殆尽,前线的这个连长按着长剑恼怒的抱怨道:“那些狡猾的亚兰特人!”

    “没关系!他们已经上去了!只要他们上去了……战斗就结束了。”从后面走上来的营长盯着那个久攻不下的缺口,冷笑着对自己的手下说道。

    很快,就在亚兰特帝国士兵们不明所以的眼神中,一面中间带着缺口的正方形金属板缓缓的被推上了制高点。弓箭叮当的撞击在这块金属防盾上,根本奈何不了金属防盾后面的爱兰希尔士兵。

    防盾后面的爱兰希尔士兵透过狭小的瞄准缝隙看到了面前那密密麻麻的敌人,然后在下一秒钟,面无表情的拉动了自己的枪栓:“哗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