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修真小说 > 史上最强山贼王 > 第27章 装逼从背诗开始
    “你……竟敢在连云城撒野,找死!”那中年人一脸狠毒,猛地从地上爬了起来,同时唰的一声抽出了腰间的大刀。

    不过还没等动手,他脸色却是陡然一变,噗的一声直接吐出一口鲜血出来!

    “啪、啪、啪!”就在这时,醉梦楼二楼一间厢房门口,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斜斜的靠在门边,猛地拍起了手掌。

    “厉害,厉害,我这奴才虽然不是什么高手,但也是武徒巅峰的强者,没想到小兄弟你只一击就把他打废了,还真是了不得啊!”

    “呵呵,见笑了,一个武徒而已,我还没放在眼里!”凌天同样在笑,上下打量这年轻人,显然这个应该就是所谓的连云城一等一的美少年连少天了。

    他心道果然是个美人啊,若是画上妆,再穿上女装,和泰国的人妖估计有的一拼。

    想到这里,凌天顿时笑的更加阳光灿烂。

    “在下连少天,正在此地举办一个诗会,以文会友,兄台可有兴趣过来玩玩?”

    “哦?好啊,不瞒连兄,和武功比起来,我最擅长的其实还是诗文!”凌天嘿嘿一笑,抬脚便向着楼上走去!

    而在凌天身后,沈剑早已经吓的小腿肚子都有些发软了,他虽然没见过连少天,但对方的大名他可是听过无数次了,而且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自己家弄到现在这个样子,有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因为此人!

    所有一切的开始都是因为一次偶然的机会,这个连少天见到了自己姐姐一面。

    虽然沈剑一直的理想都是当一个有仇必报的英雄豪杰,但真到了连少天这种一根小手指头都能捏死他的伯爵二代面前,他还是忍不住害怕!

    要知道自己一家现在都还被人家通缉着呢,而且自己现在也已经算是山贼了啊!

    连少天自然一眼都没有看凌天身后的这个小跟班一眼,这样的角色他完全都不会放在眼里。

    他听闻凌天说自己最懂的乃是诗文,顿时眼中就闪过一丝讶异,要知道现在整个大魏王朝民风彪悍,武道昌盛,普通民众甚至是一些地主人家都会把练武作为第一位,对于后辈们的文采基本没什么要求,只要能认字算账就算行了。

    沈剑就是活生生的例子,他虽然在连云城求学了几年,但最终还是在去年回到了家里,开始练武继承家业来着!

    而真正重视诗书、注重文学修养的无一不是大世家大贵族,就连他们连家贵为伯爵,也是从这一代才开始重视文学的。

    他没想到这个家伙竟然还懂诗文,这瞬间就让他心中不由有些凝重起来:“莫非是王都的一些大家族子弟?那他到我连云城所谓何事?”

    这些念头在连少天脑中一闪而过,脸上的笑容不由显得更加真挚:“不知兄台高姓大名?从何处而来?”

    “呵呵,我姓凌,至于来处乡野之处,不值一提!”凌天笑着上楼,一眼就看到了屋子里十多个男女都在好奇的看着他!

    男子无疑全部都是连少天的好友,也可以说是连云城一些大家族子弟。

    而那些女子则都是醉梦楼的头牌,甚至连少天还嫌规格不够,今天一早又把连云城另外两家青楼的头牌姑娘给请了过来!

    这些女子中又以一个蒙着面纱正在抚琴的女子最为特别,虽然凌天看不见她的脸,但在她身上凌天能感受到一股天然去雕琢的精致,而且她的皮肤真的很白,不是那种苍白,而是晶莹剔透,就好像在放着光一般!

    看到这姑娘的瞬间,凌天不由暗暗赞叹了一声,这姑娘和沈烟柔的美简直不相上下,不过却又各有千秋。

    沈烟柔的美是纯真中带着一丝娇憨,而这姑娘却是精致中带着一丝妩媚。

    在屋子的正中间挂着一幅雪中梅花图,画的相当传神,有两个男子即便凌天上楼也一直没有抬头,而是一直皱着眉头一副苦思冥想的样子盯着梅花。

    “好画,好画啊,凌风傲雪,不畏严寒,此乃梅也!”凌天被连少天请入屋子,看了一眼这幅画,顿时就忍不住摇头晃脑的赞叹了起来!

    当然他此刻纯属装逼,不管是这辈子还是上辈子,他对于古画都可以说是一窍不通!

    “这位公子,这是连公子出的一道题目,让大家以梅为题做诗一首,做诗最好者,便可获赠连公子的紫月宝剑!”

    “哦?是这样吗?那我倒是要好好想想了!”凌天闻言顿时背着手,很有逼格的绕着雪中梅花图端详了起来,而脑子里却是在飞速旋转,自己上辈子上学的时候,都学过什么关于梅花的诗句来着!

    这么一想,凌天顿时有些郁闷,上辈子苦逼的背诗背了那么久,这才多长时间竟然都快忘的一干二净了。

    突然他双眼一亮,猛地一拍手中折扇微笑道:“有了!”

    “卧槽?”他这一声呼喊顿时就让那两个同样围着梅花观看的家伙吓了一跳,有一个正想的出神的家伙更是吓的差点坐在地上!

    他心道你有了就有了嘛,干嘛这么大声,而且这么短的时间你能有什么好诗,等下做的不好,不怕打脸吗?

    凌天这一声大呼果然吸引到了屋子里的所有人,连少天也不由把目光转向凌天,目中有些期待,若是凌天真的能做出一首好诗,岂不是正印证了自己此前的猜想吗?

    话说,王都之中都有哪些姓凌的大贵族来着?

    看到众人目光都想着他望来,凌天顿时一笑,摇头晃脑了几下,附身在雪中折梅图上轻轻一嗅,一脸陶醉的悠然开口。

    “梅雪争春未肯降,骚人阁笔费评章。”

    “梅须逊雪三分白,雪却输梅……输梅……!”

    凌天说到这里顿时微微皱起眉头,一副苦思冥想的样子,他这副模样顿时就让在场所有人都不由屏住了呼吸,谁都能听的出这首诗的绝妙与精彩,所有人都不由有些担心起来,生怕这家伙最后失去了灵感,说出什么狗屁不通的诗句来!

    若真是那样,可就让人大失所望了,就好像做那种事正激情着呢,马上高潮都要来了,特么的突然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