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其他小说 > 都市之鬼帝奶爸 > 第54章 又是套路
    吴过已经觉得这事有蹊跷了,他悄悄的拿出了手机,定位了整套房子。

    手机屏幕上立即显示出了整套房子的构造图。

    只见整套房子灰蒙蒙的,阴气很重。

    虽然里面空空的,也没有家具,也没有什么东西阻挡,只有一些原本精装时装上去的柜子,这些是拆不走的。

    这些柜子的门已经全部打开,里面也都是空空的。

    虽然视野很开阔,一目了然,但这也太空了,吴过就是感觉哪里不对。

    从手机显示的画面,可见浴室里有一面镜子,此刻镜子正在往外冒着白气,屋里所有的阴气都是从这面镜子散发出来的。

    显然问题出在这面镜子里了。

    吴过暗暗发笑,今天算是捡到宝了,这是一处凶宅或者说是鬼宅。

    怪不得会这么便宜。

    但一般人住进来肯定会怕,不过他吴过却一点也不用担心。

    因为他买来是做灵异咨询公司的办公地点,如果连这点事情都搞不定,那还开个屁公司啊。

    吴过的脑子突然有了个好主意,如今的房价高不可攀,如果有钱,何不炒一些这种凶宅或者鬼宅,盘过来之后,反正他和明月道长都能处理。

    越想越兴奋,以至于他没有再继续进去,而后直接转身出了门。

    “什么情况?不看了吗?”中介经理还在门口,一见他们转身出来,赶紧出声问,毕竟忙活了大半天,不能就这么眼睁睁看着人走了。

    “这…这房子很怪。”吴过微微皱眉说道:“这都还没进门,全身就凉飕飕的,背后凉气直冒,头发发麻。”

    吴过干脆说夸张一点,还不时往里面瞅,皱着眉头说道:“算了。”

    “怎么会呢?这么热闹的商业街,又是大牌子公司做的房子,在材料上肯定不会偷工减料的。”中介经理说道:“你是想租还是想买,如果是想买,那我可以再跟业主说一说,砍砍价,但如果是租,这个房租已经算是便宜了,不能再降了。”

    吴过装傻,压低声音问道:“这里面是不是出过什么事啊?”

    “没有。”中介经理一口咬定,而且还吓唬吴过说:“你别瞎说,虽然买卖不成,但你不能这样胡说,人家业主听了不高兴。”

    “房子呢,我看着是还行,采光也不错,透气也好,就是感觉差了一点,毕竟住的就是讲究舒服,这都还没住就感觉别扭,住进去之后肯定会更别扭,那还是不要了,要不然到时候后悔就麻烦了。”吴过摆摆手,装作不经意间说漏嘴:“而且房价比我的预算也高太多了,我的钱,加上老人的钱,砸锅卖铁总的就九十万,我是学生,还贷不了款,算了算了,咱们走。”

    只见中介经理两眼放光,赶紧拦住吴过,说道:“如果你诚心买,而且又是现款的话,我可以找房东再谈谈价格,但你这九十万也差太多了,一下子杀二十万,那是不可能的。”

    “那不可能就算了,本来我也觉得不可能,等我毕业之后,努力赚够钱再说吧。”吴过装傻,陪着笑说道:“就这样,今天麻烦你了,还有如果你有好的房源,你再告诉我吧,谢谢。”

    “别别别,你稍等一下,我打电话,让房东出来,当面谈谈。”中介已经掏出了手机,并且播了出去,看样子无比的着急,生怕吴过跑了。

    然后等了大概十分钟,那个房东就来了,看着只像是五十多岁的大妈,看着挺土,是闽南这边的,一开口就是带着浓浓闽南语腔调的普通话。

    吴过见她说起来很别扭,干脆就跟她说闽南语:“阿姨,这房子是你卖的,是吗?”

    “哎呦,少年,你也是本地人啊?”阿姨上下打量着吴过,说道:“哪个区的?我看你像学生呢,怎么中介说是你要买,不是租吗?”

    “想买个婚房。”吴过开玩笑说道:“这不你看,女友都着急了,还没毕业就想嫁给我了,害怕我跑了。”

    说完之后,对着常晴坏笑,常晴幸福的白了他一眼,要不是有人在,早盘他了。

    大妈和中介陪着笑,大妈夸道:“女朋友长得真水哦。”

    吴过知道她们在客套,而且想把房子的事情掩盖过去,便开口问:“阿姨,你这房子为什么想卖?”

    “唉,不瞒你说,拆迁的时候,赔了我不少房子,都有得住,楼上这间当时开盘就买的,当时买得也不贵,只是这么一直空着,租给人,又担心赚不了几块钱租金,又把这房子搞得乱七八糟的,所以就这么放着,每个月还要交物业,索性就想卖掉。”阿姨说道:“这房子如果做婚房,非常合适,小三房,连以后孩子的出生,都有一间宝宝房了。”

    “哦,这屋子看着还行,就是很怪,进去之后,感觉浑身凉飕飕的。”吴过说完,瞟了一眼阿姨,她眼里闪过一丝的迟疑,显然是想说谎了,说道:“哪里会,可能你今天穿得少了。”

    他与常晴对视一眼,然后看向阿姨,问道:“那你这房子到底要卖多少钱?”

    “你如果诚心要,那就少五万,一百零五万给你,都是本地人,我也不想多啰嗦。”阿姨装作很豪爽的说道:“相对于市场价,已经很便宜了,你算是捡到宝了。”

    “那算了。”吴过陪着笑说道:“刚才我已经跟他说了,家里砸锅卖铁,三代人的钱加起来就九十万,我们乐山村没有像你们这么好,要是能拆迁了,我也不至于买房,唉,现在的房价,真是变态,算了,买不起啊。”

    “少年,不是像你这么说的,过了这村,可就没这店咯,你看看周围的房子,那边纯住宅,一平要两万,我这边是商住的,所以便宜一些,但其他人都要一万五六,我现在这样折价给你,不到一万二,还不够便宜啊。”

    “那你干嘛不卖一万五六……”吴过直接一句话把天聊死,说道:“即便是你答应九十万卖我,我也得让家里的老人过来看看,你也知道,咱们闽南人对鬼神比较相信,我年轻不懂事,而且还是学生,不相信这些,但是老人迷信啊,而且也懂得多,如果他们觉得不好,那还是买不了。”

    “哎呦,看什么看哦,买过来是你们小年轻的住,又不跟老人住,老人很会嫌七嫌八的,我跟你说,我这个人也很干脆,如果你真的要,一百万直接成交,下定金,签合同,如果还啰嗦,那就算了。”房东一副你爱要不要的模样。

    “我也不是啰嗦的人,全部身家就九十万,如果你要卖,我现在就给你订金,如果不卖,那就算了,让我去找别人借钱,那真借不来。”吴过耸耸肩说道。

    但看着阿姨的脸色,已经从之前的陪着笑,变成了不悦了。

    等了好一会,阿姨和中介都没有再说什么。

    “算了,我们走吧,买房就要多看看。”吴过拉着常晴站了起来。

    “少年,你再加点,九十五万,你拿走。”见吴过已经推开门要走,阿姨再次出声。

    吴过笑着转头,说道:“我要是有九十五万,我也不用跟你这么墨迹,九十万,卖还是不卖?”

    吴过已经吃定她了,这房子她肯定是倒腾了很久,租不出去也卖不出去,已经成为了她一块心病。

    如今看穿这一点,吴过才敢狮子大开口。

    “好吧,好吧,来来来,给订金,签合同。”阿姨还抱怨道:“没见过你那么能杀价的,太狠了。”

    吴过当场签了合同,给了五万块的订金,并且约好明天一早就去办理房产变更手续,一手交钱,一手交房。

    离开中介之后,吴过并没有走远,而是在附近,打开手机,锁定了店里的这两个人。

    “嘿嘿,又一个傻小子上当。”那个中介冷笑一声说道:“毛都买长齐,就想出来捡漏?”

    “那这一次,我分多少?”那阿姨盯着中介,说道:“我要这个数。”

    他伸出了一个手指头。

    “等成了再说,指不定又要闹。”中介不悦的说道:“上次闹了半天,虽然最后小赚,可也惹得一身骚。”

    “怕什么,这两人就是个愣头青,合同上面咱们可是写得明明白白,概不退房,如他要退房,那定金是不退的。”

    “你小声点,嘘……”中介经理比了个手指头。

    吴过眯着眼,丫的,原来是一个局,专门骗人家定金的。

    丫的,城市套路深啊。

    只不过这次他们碰上他吴过,等于是踢上铁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