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其他小说 > 都市之鬼帝奶爸 > 第33章 三茅山
    吴过有些明白了,王伟斌利用生辰八字,用布偶来代替他,而施法害他,这布偶是介质。

    明月道长也同样做了个布偶代替吴过,称之为替身傀儡,来替吴过挡下这一击。

    并且让王伟斌误以为得手了。

    这手段果然是高啊。

    只是,吴过心里感觉还是差了一点点,因为这并没有给王伟斌造成反击,仅仅是制止了他的伤害行为而已。

    而原本的计划当中,他是要找机会操控那个人偶,给以王伟斌致命一击的。

    明月道长的出现,使得计划变了。

    但即便是这样,吴过对于明月道长还是很感激的。

    “好了,他的阵法破了,并且以为已经得手了,暂时不会再做法攻击你。”明月道长看向吴过,问道:“你怎么会惹上这种人?”

    “哎,我也很无语。”吴过站了起来,说道:“对我施法的这个人有一个弟弟,他弟弟王伟健就读我们学校,然后他弟弟想要追一个女孩子,女孩子不喜欢他,拉我当挡箭牌,所以发生了冲突,我把他弟弟给打了,他就用这种阴招对付我。”

    “这也太过分了吧?”明月道长微微皱眉,说道:“不是不共戴天之仇,竟然使用如此恶毒的手段,简直无法想象。”

    “所以今天要不是您的符,以及您亲自出手解救,后果不堪设想。”吴过再次道谢,弯腰行礼。

    “你也不用客气,对方只是暂时不会来找你麻烦,但如果他发现你没死,肯定还会故技重施的。”明月道长叹了口气说道。

    “是啊,我也想到了这个问题,咱们只是暂时瞒过他,但他迟早会发现的,他弟弟和我都在这个学校里读书,不用几天,又要碰面的。”

    “你放心,既然这事我管了,就会管到底,如果他再如此执迷不悟,那贫道就只有替天行道,铲除这个邪道了。”明月道长开始收拾地上的东西。

    收拾完之后,看着吴过,说道:“中午来找你之后,我又去了一趟你们乐山后山查看了一番,发现除了你之外,应该还有人去过那个瓷窑,因为我在盗洞口发现了血迹,应该不是你的吧,而且盗洞里还有一截断掉的绳子,是用刀隔断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吴过想起了那个狗主人,绳子是他割的,这血也肯定是他流的,被一群狗攻击,伤口流下的。

    “这个我就不清楚了。”吴过摇了摇头。

    正在这时,身后传来郭春平的喊声:“吴过,你搞什么灰机?出来撒泡尿怎么那么久?”

    说话的同时,他们也看到了明月道人,郭春平疑惑的问道:“怎么又是你,你找吴过啥事?”

    他们以为明月道人找茬,所以态度有些不好,吴过赶紧出声:“你们三个,赶紧跟明月道长问好。”

    三人一怔,赶紧出声:“道长好。”

    “你们好。”道长微微笑点头,突然见到了三人脖子上挂着的道符,眼睛一亮:“咦,你们挂的是什么道符?”

    吴过一急,赶紧解释说道:“是这样的,道长,我打开了您给我的那张符,然后照着模仿画出来的,给他们一人一张。”

    “哈哈哈。”明月道长仰头哈哈大笑,笑完说道:“这行不通的,你以为依葫芦画瓢就成啦?如果这样都能成,那大家还修什么道士,甚至可以拿去扫描或者打印,又何必花费几十年的时间去修道?”

    吴过只能陪着笑,连连点头。

    郭春平说道:“吴过,咱们回去啦,别让常晴她们等急了。”

    吴过赶紧出声:“明月道长,您还没吃吧,跟我们一起去吃一点。”

    明月道长还没出声,白天槐轻轻拉了拉吴过的衣角,小声嘀咕道:“大哥,这不合适,咱们两个宿舍今晚联谊,我们跟她们都不是很熟,你就把他带过去,场面会很尴尬的。”

    吴过微微皱眉,见郭家两兄弟貌似也有点不乐意,吴过便笑着说道:“你们三个过去跟她们先吃,就说我来了亲戚,不用管我。”

    “这?不好吧。”郭春平微微皱眉。

    “有啥不好的,来亲戚朋友很正常的,去吧。”吴过拍拍他的肩膀。

    他们三人便转身离去了。

    “明月道长,我刚才一想,人一多,咱们也确实不好说话,我们两个单独去吃,边吃边聊,您觉得如何?”吴过深呼吸一口气说道:“毕竟这关乎到我的小命。”

    “也好。”明月道长也没矫情,点头答应,说道:“正好我也确实有点饿了。”

    “烧烤您吃吗?吃不吃荤的?”吴过问道。

    “不忌口的,都可以。”

    “好,那我们就吃烧烤吧。”吴过带着明月道长到了陈记大排档,然后找了个空桌子,距离他们聚餐的桌子没多远,就隔了一个桌子,坐下之后,甚至还能够听到常晴的笑声。

    两人点了几个菜,吴过边吃边问道:“道长,就是害我的王伟斌,您与其交手,能看得出他是来自哪个门派的吗?”

    明月道长正吃着,便停了筷子,想了想说道:“他的法术很明显就是下茅山的法术,只有下茅山才会使用如此恶毒的术法来害人,本来道术就是为了惩恶扬善,替天行道而存在的,包括祖师爷的祖训,也是不可拿道术来害人。”

    “茅山?”吴过微微皱眉,问道:“茅山的道士不都是好的吗?怎么还会害人?”

    明月道长摇摇头,苦笑道:“我也来自茅山,但茅山已经分崩离析,有多少人自称是茅山道士,但有多少是真,多少是假?就茅山宗内部分化,就产生了三个分支,上茅山,中茅山,下茅山,而除了这三支,还有茅山山脚下那些道观,他们也自称是茅山弟子,除此之外,还有民间茅山,或者是从茅山出去的弟子自创门派或者道观,或者收徒,他们也自称茅山弟子。”

    吴过一听,感觉情况还有些复杂。

    “那您是属于哪个分支?”吴过问向明月道长。

    “上茅山。”明月道长叹了口气,放下了筷子,说道:“上茅请神,中茅请祖师,下茅请鬼,这就是三个分支的区别。”

    “上茅请神,中茅请祖师,下茅请鬼?”吴过一听,摸了摸鼻子,顿时打起了精神,按照这字面的意思,能猜个大概,但他还是得问清楚:“这个怎么解释呢?”

    “术法和理念的差异,侧重的方向也不一样了,上茅请神,在施法的过程当中,咒语当中请元始天尊,道德天尊,灵宝天尊这些天神的,那一般都是上茅山的;中茅山的一般就是请历代已经过世的祖师;下茅山则是请鬼,比如今晚他所请的勾魂夜叉,还有牛头马面,黑白无常,甚至是阎罗王或者地藏王等等。”明月道长解释完,仰头闷了一口白酒。

    吴过想起下午的噩梦,噩梦当中的牛头马面,不就是王伟斌所请的鬼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