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其他小说 > 都市之鬼帝奶爸 > 第25章 守宫阁信物
    在王氏两兄弟离开之后,吴过转头看向了道袍的方向。

    道袍已经成为了灰烬。

    吴过走了过去,查看了一番,叹息道:“可惜了。”

    他看了看手中的桃木剑,没想到此剑竟然有如此威力,他暗暗激动,一直没有趁手的兵器,现在算是有了。

    而且这还是木头的,走到哪里都能够带。

    他将桃木剑收入包裹栏当中,而后悄悄回了宿舍,不敢惊动其他人。

    从他下楼到上楼,中间不过是二十分钟,应该没有被人发现。

    回到宿舍,发现三位室友已经睡下,白天槐还打着呼噜,显然是没有发现刚才发生的事情。

    吴过钻回被窝,但却毫无睡意,甚至还异常的兴奋。

    他拿着手机,点开了包裹栏图标,扫了一眼里面的东西。

    小倩,小女鬼,桃木剑,令牌。

    “小倩,你要不要紧?”吴过躲在被窝里,小声的问道。

    “主人,我没事,就是受了点伤,身躯比较虚弱而已,休息一下就好了。”小倩的气息非常的微弱,说道:“主人,我可不可以吞噬了这个小女鬼,吞了她,我的伤就能马上好了,不仅如此,我的实力还能更进一步。”

    “不要啊,求求您了,放过我吧。”那个小女鬼一听小倩要吃它,哇哇大哭,求饶道:“您别让她吃我,我愿意认您为主人,听候您的命令。我生前也是乐山村,虽然我夭折了,但咱俩好歹也是老乡,您忍心让我被人吃了吗?”

    吴过看着手机里的一幕,都懵了,从来也没有处理过这样的事。

    但接受了现代化教育的他,很难接受同类相食。

    何况还是如此哇哇大叫求饶,还会说话的一个小女孩,虽然他不是人。

    何况她说到重点,她是乐山村的人,也就是吴过的老乡,这句话打动了吴过。

    “小倩……”

    吴过刚开口,小倩就说道:“主人,您别说了,从您的表情,我已经知道您的答案了,您是善心人,见不得这种事,那我就暂时不吃她,但如果她继续反抗,或者她对您有二心,还想着她原来的主人,我到时候再吃她也来得及。”

    “不会的,不会的。”小女鬼连连摇头说道:“我也不敢啊,说句实话,主人您比王伟斌强大多了,我之所以听从他的命令,主要是我有一根‘追魂骨’在他的手里,装在一个小棺材里,他就是通过这个东西来控制我的。”

    吴过点了点头,说道:“那行,小倩,你好好休息吧,暂时就不吃她了。”

    “遵命,主人。”

    然而这时,小女鬼又说道:“主人,不是我套您近乎,我对您有一种很亲切的感觉,好像似曾相识,不知道您有没有这种感觉?”

    吴过一怔,跟鬼有感觉?她还说不是套近乎,卧槽!

    吴过耸耸肩说道:“没有,你也休息吧。”

    “嗯,好”

    小女鬼便不说话了。

    吴过此刻的兴趣全在桃木剑和令牌的身上,特别是那枚令牌,他很好奇,到底是什么东西,有什么用?

    “手机前辈,您能告诉我这桃木剑和这令牌的来历吗?”吴过兴奋的说道:“这桃木剑,太厉害了。”

    吴过戴着耳麦,手机直接传音到他的耳朵里:“你啊,总是后知后觉,这两样东西可是宝贝啊,至少在你们这个维度里是宝贝,当时得到这两样东西之时,我就查了一下,这两件东西来自于你们这边的一个道士门派,名曰‘茅山’,你应该知道的。”

    “知道知道。”吴过连连点头,说道:“以前有个叫林正英的演员,专门演茅山道士,也是从那时候开始,茅山的名气就越来越大了,只可惜了,天妒英才,英叔过世了。”

    “刚才那个王伟斌也是茅山道士。”

    “啊?”吴过惊讶的说道:“我看他还是有两下子的。”

    “不是他强,而是你现在还太弱了。”手机不留情面,直接说道:“要不是有这把桃木剑在,你还真赢不了他。”

    “嗯,我知道的,不说他了,您快跟告诉我桃木剑和令牌的来历。”

    “这桃木剑和令牌来自茅山,原本在茅山的祖庭顶峰有一株千年蟠桃树,蟠桃树下有一座阁楼,名曰‘守宫阁’,这阁里每个时期都会住着一位当时最厉害的茅山道士,名曰‘守宫道人’,阁楼里存放着历任茅山掌教至尊的灵位,还有历任守宫道人的灵魂,因为守宫道人的职责是守护这座阁楼,所以他们的灵魂已经与阁楼绑在一起,永世不得转世,但他们可以得到新一任守宫道人的供奉,这个桃木剑和令牌所用的木头,就是从这株千年蟠桃树砍下来的木,所以威力巨大,这两样东西也是历任守宫道人的信物和身份象征。”

    “原来如此。”吴过点点头说道:“那它们此刻怎么会出现在奖励当中呢?”

    “后来茅山没落了,并入到了正一道,茅山也便不是一个独立的门派了,当茅山并入正一道之时,祖庭的千年蟠桃树和守宫阁突然消失了,而最后一个守宫道人也下落不明。”手机解释道:“守宫道人便断了传承,这两样东西便在岁月的长河中消失了,直到你完成了白银宝箱的任务,才将它们重新又找了回来。”

    “那守宫阁和千年蟠桃树呢?能找得回来吗?”

    “能不能找到,这得看你的运气和造化了,但其实找不找得到都不影响这两样东西的使用,当你双击守宫令之时,就能够召唤守宫阁当中的一位守宫道人附体,同时得到这位祖师的所有本事,但附体状态消失之后,这位祖师的能力也会随着消失。”手机叹了口气说道:“我也在想办法,看如何才能复制这位祖师的能力,如果可行,那对于你的帮助,简直是太大了。”

    “前辈,如果随时可以召唤祖师出来,那其实得不得到能力都无所谓啊。”吴过想了想说道。

    “你想得美。”手机说道:“召唤是有代价的,以前的守宫道人每召唤一次,不仅身心要承受巨大的伤害,还要折损一年的寿命,但你可以利用宝箱积分来召唤,每一次召唤扣除十点宝箱积分,目前你的积分是十三点,可以召唤一次,所以我才要千方百计的想要复制他的能力,这还不都是为了你。”

    吴过瞪大眼睛,原来代价这么大?他不敢相信的说道:“我好不容易完成一个白银宝箱的任务才获得十点积分,你这使用一次令牌就消耗掉了?”

    话刚说完,发现似乎是物超所值,当有性命之危或者是受到威胁时候,这个可以用来保命的,等于是多了一张保命符。

    要知道历任守宫道人都是当时最厉害的茅山道士,道行高深,手段高明。

    “那麻烦您想想办法,一定要复制守宫道人的能力,真心是积分伤不起啊。”吴过深呼吸一口气说道:“在您没有想出办法之前,这守宫令咱们先不用,毕竟积分不好赚啊。”

    “只怕没那么简单哦。”手机叹了口气说道:“你与王伟斌交恶,我有预感,你或许很快就要使用到这枚令牌了。”

    “啊?”一想到要消耗掉这十点积分,吴过一阵阵心疼,但如果是为了保命,也别无选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