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历史小说 > 东汉末年枭雄志 > 一千一百一十五 将来我要是死了,就葬在狼居胥山如何?
    郭鹏抵达战场之后所看到的场景,对他而言早已不陌生。

    到处都是死人,到处都是伤兵,有自己人,更多地是鲜卑人。

    鲜卑人大量战死,魏军的伤亡就眼下来看也绝对不能算小。

    鲜卑骑兵好歹也是这个时代顶尖的骑兵部队,战斗力之强大远非常人所能及。

    若非郭某人用领先他们一个时代的骑兵进行降级打击,想必要付出更大的代价才能将他们完全击溃,此番北伐的损耗会提高,战果则会降低。

    郭某人从来不会轻视任何一个敌人,不管这个敌人是强大还是弱小。

    而鲜卑人绝对不能算弱小。

    在生死存亡的关头,鲜卑人一样爆发出了强大的求生欲和战斗力,濒死的反击给魏军带来了很大的麻烦。

    当然最后,濒死的反击也未能扭转战局,彻底崩溃之后,他们的伤亡开始呈指数增长。

    从素利的崩溃到扶罗韩的战败,魏军的伤亡大大降低,完全把控了战场局势,并彻底获得了这场战争的胜利。

    “全力救治伤兵,只要还有一口气,就不要吝啬用药,然后,把战死的士兵尸体焚烧,骨灰装坛,全部带走,鲜卑人的尸体挖坑掷入其中,集中焚烧,然后就地掩埋,不准留有任何一具尸体在草原上。”

    郭鹏下达了自己的命令,然后立刻会有人照着他的要求去做。

    郭鹏抬眼望向远方,入目所见到的,全是尸体。

    盛夏时节绿油油的青草被血的颜色染了一下,再去看的时候,竟然有种说不出道不明的诡异感,让人觉得不舒服。

    于是郭鹏深深地叹了口气。

    程昱不明白皇帝为什么叹气。

    “陛下,大军获胜,鲜卑注定覆亡,值此大喜之时,陛下为什么要叹息呢?”

    程昱靠近了郭鹏。

    然后他看见皇帝缓缓的摇了摇头。

    我不是因为胜利而叹息,我是为人活一世之艰难而叹息,我想让我魏子民活的更好更安全,还有肉吃,就要杀掉如此之多的鲜卑人,而鲜卑人也是为了让自己活的更好,才会南下叩关。

    人活一世,为了吃饭,为了活着,要做多少本身不愿意做的事情,这朗朗乾坤之下,若要活人,未免也太难了一些,此战我军大获全胜,但是,难道就没有损失吗?”

    程昱低头不语。

    损失当然是有的。

    军队的损失暂且不说,光是后勤人员,就因为一些意外死了一百多人了。

    有累死的,还有生病没能获得及时治疗而死的,也有吃东西吃快了噎死的,还有运输过程中摔跤摔死的。

    尽管郭鹏给后勤人员也提供了不错的安全保护,但是依然不能保证每一个人都活的好好地,有人死,还有不少人受伤,生病,耽误了家里的生产。

    这些家中重要的劳动力一旦因为什么原因失去了劳动力,对于这些家庭的打击是很大的。

    农耕时代,青壮年男子的劳动力是一户农户维持生计不可或缺的,他们要是失去了劳动力,对一个家庭来说就是毁灭性的打击。

    而这也将成为魏帝国地方政府的沉重负担——

    失去劳动力之后,必须要用其他的替代方案来帮助这个家庭继续生活,比如减免赋税,或者提供耕牛之类的,让家里的女主人承担起这个职责。

    这样的户数少了还能应付,要是多了,一个村一个乡一个县集中出现这样的家庭,必将严重影响这个县的整体经济水准。

    那是非常危险的。

    而且战场上的直接损失还能计算,这些间接损失要想统计出来,则是难上加难,这些间接损失给国民经济带来的影响也非常难以计算。

    这部分的损失,也在郭鹏的接受范围之内。

    不客气地说,打赢这一战,整个河北都要疲敝一年多,甚至两年多,数年积累一朝用尽,河北民力已然耗尽。

    这一战之后,河北的各项大工程也必须要放缓进程,停工的停工,民夫纷纷回家拉起生产,朝廷政策要倾斜,必须要与民休息,而且至少两年以内不能再有什么大动作。

    否则河北民力被强行压榨,人民怨念一起,后果就不好说了。

    郭某人可不愿意动手镇压农民起义。

    所以为了获取这场战争的全胜,郭某人也是付出了相当多的代价。

    程昱是明白这一切的。

    “但是,陛下,损失固然有,可是这一战打赢了,使鲜卑覆灭,是功在当代利在千秋之事,后人都会因此而受益,人人都会称颂陛下的功德。

    后人会永远记住是陛下为他们扫平了鲜卑,使他们安然度日,不必担心北虏南侵,是陛下亲自征伐草原,让他们受益,这,也是事实。”

    郭鹏看了看程昱苍老的面容,心中油然而生一股愧疚感,一股沧桑感。

    “仲德,辛苦你了。”

    “老臣……不辛苦。”

    骤然听到郭鹏嘴里说出这样的话,程昱几乎要惊喜的叫出来。

    好在他忍住了,忍住了自己的情绪。

    “辛苦不辛苦,我都看在眼里,做了该做的事情的每个人,我都看在眼里。”

    郭鹏伸手拍了拍程昱的肩膀,然后笑道:“走吧,把这场全胜拿下,我要做第一个深入漠北荡平北虏的中国皇帝,也要做第一个抵达狼居胥山祭祀天地的中国皇帝。”

    “遵旨。”

    程昱强忍激动的心情。

    “对了,仲德。”

    策动战马往前小跑了一阵子,郭鹏忽然回头看向了程昱:“你说,将来我要是死了,就葬在狼居胥山如何?”

    “啊?”

    程昱一脸呆滞的看着皇帝:“陛下说什么?”

    “怎么,不好吗?皇帝葬在自己征服的地方,永远征服这里,永远镇守这里,永远在这里护卫我魏子民,让他们不用受到北虏的侵害,这难道不是一件好事吗?”

    郭鹏大笑道。

    “不……老臣……老臣的意思是……陛下有这样的想法,的确有点突然。”

    程昱赶快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思绪:“陛下的陵寝若要安排在狼居胥山的话,未免也太……”

    “太什么?这样挺好,就这样定下来吧,等咱们把狼居胥山拿下来,就可以开始准备动工了,在这里为我修一座陵寝,我要永远在这里!

    魏国皇帝永镇漠北,叫漠北再也没有鲜卑,没有匈奴,没有蛮夷部落,后世子孙谁要是失去了这里,丢了我的陵寝,那就不配做我的子孙!”

    郭鹏觉得这是有意义的。

    他不敢保证后代子孙个个都像他一样还能把政策向草原倾斜,也不敢保证魏国一直强盛下去,可以永远占据草原,但是他把自己葬在狼居胥山,就是一种象征。

    丢失开国皇帝陵寝者,非吾子孙!

    以此作为对后世子孙帝王的永远的告诫。

    在程昱眼里,这个时候的皇帝十分豪迈,对未来似乎有着无限的畅想。

    他的想法永远都是那么的别具一格,永远都是那么的奇特,永远都让人猜不透,想不到。

    谁也不知道这位皇帝每时每刻都在想些什么。

    但是胜利的确是拿到手里了。

    这场耗资巨大的北伐没有浪费,魏军的确是拿下了辉煌的胜利。

    从七月十一到七月二十一,魏军轮番上阵,连续追击鲜卑人十天,几乎打穿漠北,兵锋直指狼居胥山。

    十天追杀,杀死鲜卑人约六万,俘获跪地求饶的一万余,剩下不到一万人依然还在亡命奔逃,而曹纯和李典追击部队也没有停止追击。

    郭鹏收拢了大部分主力在身边整顿、消化战果,并且持续向北进军至狼居胥山。

    然后把被魏延生擒的素利带在身边,让素利带着镣铐作为他的仆人,给他烤肉并且牵马。

    魏延虽然人际关系不怎么样,但是运气不错,追击第六天的时候,他追上了素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