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言情小说 > 第一讼 > 第六百一十章 案情发酵
    第六百一十章案情发酵

    虽说自家女儿模样只是清秀,凭良心说凤戈那张脸还要胜过女儿几分。可自家的女儿是至宝,别人家的儿子都是混小子,占女儿便宜的混小子。“哪有姑娘像你这样的,那臭小子占了你便宜,你还替他说话。”萧二皇子很委屈,他这不是因为太在意女儿了吗?所以才会怒气汹涌,谁想到女儿非但不领情,还要在他千疮百孔的心上插一刀。

    “您口中的混小子把你女儿当成宝贝,含在嘴里怕化,捧在手里怕摔,顶在头上怕被日头晒。”

    “……说的好像父王不在意你似的。”

    迎上萧樱的目光,萧子彦的声音越来越小,实在是理亏啊。

    “反正,不能白让那臭小子占你便宜,等回了京,父王一定把他吊起来打一顿。”萧二皇子为了挽回面子十分傲气的道,萧樱的回应是连眼神都懒得奉送一个。

    被自家女儿拆台,萧二皇子表示心里好苦啊。

    这宝贝姑娘,打不得骂不得,含在嘴里怕化,捧在手里怕摔,顶在脑袋上怕晒……他突然有些理由凤戈了,看来还是男人了解男人。“如果凤戈那臭小子敢欺负你,你一定要告诉父王,父王绝不会轻饶了他。”他还能怎么办?自家女儿句句向着凤戈,甚至不惜自贬,什么叫睡在一张床上她占便宜。

    这话虽然挺有萧氏姑娘的气势。

    可若是被外人听了去委实太过丢人了些。

    “恩。”

    “别敷衍父王,你有什么委屈一定要告诉父王,父王不行还有你皇祖父,皇叔父呢,咱们萧家最多的便是男人。”

    语气还颇得意呢。

    萧樱想到自己似乎是萧家唯一的女娃娃。

    她倒是没什么自己尊贵的念头,不过仔细一想,她这身份确实挺尊贵的。

    “凤戈不敢。有皇祖父,皇叔父和父王在,谁敢欺负我?”“这话倒也不假,便是庚帝……也得掂量着行事。我看那老皇帝身子不太行了,说话无力,眼睛无神,云驰和我说过了,你带病跪宫门便是要拉下凤晔。虽然结果不够好,可也总算没让凤晔那小子得逞。接下来,便是男人的事了,你不必再插手了。你只管好好休养,争取成亲后快些给父王生个小外孙。”

    萧樱硬着头皮点了头。

    萧子彦一脸期盼,萧樱这时候真不愿让他失望。

    见萧樱点头,萧子彦很高兴。自己女儿加上凤戈,必定生下个玉雪可爱的小团子。

    到时候他一定抱到云驰面前大大显摆一番。

    云驰这辈子连老婆都讨不到,而他已经有了外孙,谁更厉害一目了然。

    眼见着萧子彦终于不再计较那封信了,萧樱这才松了一口气。提醒自己下次一定小心些,可不能再让萧子彦看到。

    古代人可没有隐私这个概念。

    接下来几天,整个京城茶余饭后说的最多的便是花楼案。

    据说京城整个花街,总共十几家花楼都参与其中。所有花楼的老鸨都被收了押。这些女人虽然一向逢人说人话,遇鬼说鬼话,可一旦进了刑部大牢,遇到鬼也要乖乖说人话了。

    云驰没费什么力气,这些女人便都乖乖招供了。

    这生意背地里做的风声水起,若要说何时开始的,恐怕得往前追溯七八年时间。

    谁第一个开始的……早已无从考评。最开始只有三两间花楼做这样的生意,可渐渐的,大家背地里都开始涉手这个生意。

    官府虽然准许开花楼,可是对花楼每年买进卖出的人数控制十分严格。按着官府的规定,开花楼虽然不至于喝西北风,可除了交给衙门的税银,一年到头也几乎不剩什么了。

    渐渐的,大家开始琢磨暗中多赚些银子。

    最开始只有几家敢做这个生意,可眼见着隔壁火的一塌糊涂,生意兴隆。而自己这边散客三两个,生意惨淡。别说交税银子,吃饭都快成问题了。

    这时候的人通常没了下限。

    也便闭上眼睛开始联系卖家。

    先小小动作一番,赚了银了,尝到了甜头,胆子也越来越大了。

    那之后需要的姑娘越来越多,各个镇子上做这生意的村民自然也越来越多。

    最终形成如今这个规模。要说总共有多少姑娘从京城花街被卖出,几乎无人能算的清楚。

    如果说失子案只是让京城百姓们哗然,如今花楼案便是举世皆惊。

    本以为自己的女儿自己跑丢了,或是进了林子被狼叼了去。或是落了水被冲到下游再也寻不到。没想到竟然是被卖到了京城。

    “……毕竟是穷人家的姑娘,姿色出众的不多。这几年倒也有几个色艺双全的,都已坐上诸家花楼的花魁之位。早就被洗了脑,自然不会想着去揭发过往。至于那些普通姑娘,多半都已经香消玉殒了。官差按着老鸨的交待去查,尚在人世的寥寥无几。”云驰又来找萧子彦喝茶了,顺便说说花楼案。

    毕竟萧樱是最大的功臣。

    只可惜像上次失子案一样,不能为外人知。

    一张小桌,三人围坐。萧樱亲自给两人斟茶。

    “毕竟都是些见不得光的才会从花楼买小姑娘。想来这些小姑娘必定受非人折磨。早死,早超生吧。”萧子彦叹息着道。

    “话虽如此,可看着那些失去女儿的父母,我们这些当官的,觉得汗颜。就像有人拿鞭子在抽我们的脸皮。”

    事情最终发展到这一步,其实已经没法追究所谓的罪魁祸首了。

    或许是庚帝,他虽然让花楼合法化。可列出的条件十分苛刻。

    如果一切按着律法来,赚的银子恐怕只够交每年的税银。

    或许应该怪那些猎奇的男人……

    最该怪的是他们这些父母官,没能尽到责任。这点云驰不会推脱……“我和刑部几个官员已经拟了折子,明日会负荆上朝。”

    “……说句公道话,这事真怪不到你头上。京城治安也不归你刑部,出入城门盘查也和你刑部无关。你这个凡事都往身上揽的性子着实不好。就得学学本王,该推脱便推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