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言情小说 > 第一讼 > 第六百零九章 局势混乱
    第六百零九章局势混乱

    云驰真心赞道。

    萧子彦显然和云驰不太对盘,或者是自己的丑态被云驰看到有些不好意思。

    他不舍得对萧樱发火,对云驰就没那么多顾忌了。

    “本王的女儿自然好的很,用不着你夸。”

    “……看到没有,这是迁怒。”云驰也不气,一脸平静的对萧樱说道,萧樱点点头,表示赞同。“恩。而且迁怒的毫无理由。”“所以本官这是受了场无妄之灾。”“是。云大人受苦了。”“也不算苦,还是你父王比较苦,毕竟难得动心,最后发现心中天真无邪的小白兔实则是只心黑手狠的黑寡妇。”软软的小兔子变成毒蜘蛛,落差确实有点大。

    “你们够了。一个两个的,都在看本王笑话。阿樱,我是你亲爹。云驰,我们可是至交。”

    “……为了个黑寡妇而几个月不理亲生女儿的亲爹。”

    “……为了个毒蝎女而对朋友不理不睬,见到面还无故迁怒的至交。”

    两人齐齐转身,一幅不屑理睬萧子彦的神情,然后相携继续去喝茶了。云大人是因为萧樱帮他解决了一个心腹大患。萧樱则是因为帮萧子彦解决了一个心腹大患,二人心情都不错,至于萧子彦……一个是亲生女儿,一个是挚友,他能如何?除了灰溜溜的跟上。

    因为仙儿开了口。

    花楼案的侦破终于步入正轨。

    像杂耍班子这样掩人耳目,实则背地里做着买卖人口生意的各色组织,渐渐进了官府的眼。

    云驰上了道折子,庚帝一道旨意,密令发往诸郡。

    一夕间,那些表面看起来正经无比的商队,那些走街串巷,一副普度众生的游方郎中,甚至那些看起来毫不起眼的小贩……

    案发后,举国皆惊。

    无数丢了女儿的百姓自发集结起来赶往京城。

    他们是来找女儿的,哪怕女儿不在了,他们也要进京。

    他们想问一问知情之人,自己的女儿是不是遭了罪,是如何死的,如今尸骨在哪里。他们要带女儿的尸骨回家,落叶终要归根。一时间,举国似乎都沉浸在悲伤中。

    有文人站出来指责庚帝无道。

    庚帝治下,诸郡祸事不断。

    别的地方动荡便罢了,毕竟天高皇帝远,力有不及,可是京城却成了最动荡之处。

    先有失子案,死伤了数十无辜稚童。失子才方才尘埃落定,又出了花楼案。

    花楼案比失子案还要血腥数倍。近十年,全国各地失踪的孩子加起来数目足足几千。不统计不知道,这一统计简直吓得人汗毛直竖。每个镇子丢上几个,不显山不露水的,甚至官府都不值得上报。

    可全国多少个镇子,这一年算下来,数目委实吓人。

    跟着这些父母一同入京的还有官差押解的钦犯。他们有的竟然还是熟面孔……

    有些丢了女儿的父母认出来,这个人便是离自己家一条街的小贩。

    有的竟然还是沾了亲带了故的。女人疯癫的冲上前去死命晃动的囚笼,大声质问着自己的女儿在哪里?问他是不是也有女儿?怎么狠得下心对别人的女儿动手?

    烂菜叶,臭鸡蛋的往囚车里扔。

    先前还趾高气扬的人把自己蜷成一团,双臂抱头,可依旧躲不开如影随形的打骂。

    官差似乎也有意让百姓发泄发泄心中的悲苦,只要伤不了疑犯的性命,并不干涉。

    所以囚车一路走,百姓一路咒骂,俨然像在游行。便这么一路押往京城。

    路途有远有近,等到疑犯在京城集结时,已近年关。而凤戈,走了已经月余。关于巡边使的也有些许谣言传回京城。

    先是说才出京城,便遇到刺客。

    五殿下不仅毫无未伤,竟然还对刺客小之以情动之以理,最后将其收服。

    这才知道刺客也是些苦命人,家乡今夏遭了水患,朝廷的赈灾银两始终未见,百姓无法过活,无数亲人惨死,百姓恨极了朝廷,听说每年例行公事的巡边使路过,这才集结人手行刺。

    五殿下亲赴这些刺客的家乡,亲自惩治了当地贪赃枉法的县令。

    亲自把赈灾银子送到百姓手中……

    这件事情以一传百,在边境很快传播开来。那些最初只以为巡边使是例行公事,非但不能真的帮到百姓,还会扒百姓一层皮的终于渐渐放下戒备之心。

    每日都会遭到烂菜叶洗礼的驿站终于安静了。

    随后,驿站门口出现的再不是烂菜叶,而换成了一些当地特产。

    几个粗面饼子,几颗枣子,甚至有时候是块还有余温的豆腐。总之,凤戈用这个法子,终于渐渐敲开了百姓的心门。

    一切安定下来后,凤戈终于给萧樱写了封信。信里自然是诉尽思念之情,表示没有萧樱在旁,他没睡过一个安稳觉。

    他已经习惯把萧樱抱在怀里。

    说自己如今最想的便是抱着萧樱睡个天昏地暗。

    本来是小情侣间的情话。

    可偏偏,萧樱看信的时候萧子彦来了,萧樱随手把信压到茶盘下,偏偏聂炫有事找萧樱,萧樱出去了片刻。

    萧子彦仗着是萧樱的亲爹,觉得女儿的便是自己的,不过一封信罢了,犹豫再三,还是展开看了几眼。

    只几眼,萧子彦登时脸色大变。

    等萧樱回来时,萧子彦已经气的恨不得立时去找凤戈,他要杀了他。

    竟然敢占她女儿便宜。萧樱叹气,心道你这个亲爹为了别的女人置自己女儿于不顾,凤戈把她照顾的妥妥帖帖的,他不感谢凤戈便罢了,竟然还要杀人。

    真不讲理。

    “不过抱着睡一张床罢了,又没做什么,父王反应有些过度了。”

    “什么叫抱着睡一张床?他还想做什么?这个登徒子……浪荡子,当初就不该把你交给他。”萧二皇子扼腕,自家好好一朵鲜花,竟然愣生生被凤戈那个登徒子占了便宜。

    “好了。我们睡在一张床上,指不定谁占谁的便宜呢。您好好看看你女儿这张脸,再想想凤戈那张脸,谁占便宜?”

    “……总之,你是个姑娘家,他这么轻薄你,便该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