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言情小说 > 第一讼 > 第六百零八章 心理战
    第六百零八章心理战

    她执意要见萧子彦,也只是因为一直以来萧子彦对她始终表露出情意,她以为自己可以拿捏他,让他想法子救她出去,却没想到……在她看来难如登天的事,在他不过是举手之劳。

    仙儿后悔极了。

    若是早知道他的身份,她一定不会对他冷若冰霜。

    仙儿细细打量面前的萧樱,从萧樱那边脸上,她隐约能看出几分熟悉之色,她长的像父亲。

    “他骗我?他说他叫子彦。”

    仙儿恨恨的道。“没骗你,子彦确实是我父王的名讳。他对你很认真,唯一隐瞒的便是他的身份。你若对他有一分真情,他也会告诉你的。他那人便是如此……对谁好,就一门心思对谁好,绝不藏私。”

    萧樱倒也没夸大其词。

    萧子彦那人很“真”,直率,坦荡,说一不二,做事喜欢当面锣对面鼓的说个清楚明白。

    他没那么多弯弯绕的心思。但凡他心眼多点,也一定会找个理由搪塞她,可是他没有。虽然难堪,可最后还是如实相告。

    要让一个父亲在女儿面前说出这些事,也确实挺难的。

    何况还是萧子彦那么一个平日自觉能撑起天的男人。

    所以萧樱是真的恨这个仙儿。她若是个心善的姑娘,萧樱真的不介意萧子彦娶她,萧子彦还年轻,未来还有几十年要活,有个人陪着不是很好吗?

    她自己幸福,自然也希望天下人都幸福。

    可是这个女人……

    只要一想到这个女人惺惺作态,把萧子彦玩弄于股掌之间,萧樱便恨不得在这女人脸上划上几刀,以解心头之恨。

    所以对于云驰的安排,萧樱可谓是尽心竭力。相信等她出了这个门,这女人一定知无不言,再不会和朝廷讨价还价了。

    还有什么比知道自己错失金龟婿更痛苦的吗?那便是清楚的认识到,自己本来有机会飞上枝头当凤凰,自此告别蝇营狗苟,再不用为生计发愁,而且还会过上衣来伸手饭来张口,仆从无数的富贵日子。

    身份一飞冲天,从江湖卖艺女一越成为王妃。

    仙儿脸色青青白白的,很难看。

    “……我并不知道他的身份。”“那是自然,你若知道,一定恨不得幻化成长藤,死死缠着他。”“不是,我不是那样的人。”仙儿狡辩。

    萧樱一脸好笑的反问。“那你是什么人?善良?天真?纯良?白璧无瑕?”

    萧樱说一个词,仙儿脸色便难看一分。最后,她也没敢反驳萧樱。因为萧樱说的词,哪个她都无从反驳。她做的这些事……根本无法独善其身。

    善良?天真?

    早十年前便失去了。

    纯良?

    纯良的小姑娘只会傻傻的被卖。

    白璧无瑕?她身处鱼龙混杂的杂耍班子,根本身不由己。

    最初的那几年,为了活命,她几乎什么事情都做过。渐渐的在班子里露出头角,班主终于待她好了些,再不会动辄打骂。

    这些不堪的过往,仙儿根本没脸提起。

    尤其是在萧樱面前。

    这个小姑娘干净漂亮,全身上下都透着股矜贵。一看就是出身富贵,是个没受过一点苦的好命之人。和她提身不由己?说自己为了活命不得不出卖自己?仙儿怎么开得了口?

    在萧樱面前,仙儿本能的觉得自己身份低贱。

    “……这些我都不在意,只要你真心待我父王,我便当父亲养了只金丝雀儿,反正养你只需要个金笼子。”

    明明十分不客气的话,可是由萧樱口中说出,却让仙儿脸皮发烫,有股自惭形秽之感。

    其实萧樱说的不错,以她的出身,只要能进王府,哪怕当个丫头也是她高攀了。所以仙儿并不觉得自己被侮辱了,反而觉得自己太蠢了,怎么会看不出那个男人出身不凡呢。

    “我……我对子彦还是有几分真心的。”

    “这话你去骗鬼吧。看看鬼信不信?”萧樱嗤笑。

    “我并不想做坏事,谁也不是天生便是坏人。我是,被逼无耐。我若不顺从,便是死路一条。你出身高贵,自然不会懂得我们穷苦人的无奈。”“你确实保住了性命,可你的日子……算是活着吗?”

    萧樱语气转淡,话语里没有丁点火气,连前一刻的鄙夷也突然淡了。

    是啊。她算是活着吗?

    仙儿怔怔的想着,她真的天生便是坏人吗?不,她也曾天真烂漫,也曾被父母当成至宝。可这些在她的记忆中越来越淡,有的只是恨意,是委屈,她恨这见鬼的世道。她委屈,她并不想当坏人,可是命运没给她选择的机会。

    “你说的对,我确实不算活着。”

    仙儿突然明白了。曾经有份真挚的情意摆在她面前,可她的心这些年渐渐被染黑了,她的眼中只有权势。

    “……你既然能说出这样的话,想来还不算坏到无药可救。这些年从你们手中买进卖出多少孩子?把你知道的一切都如实相告。你这辈子,勉强还算活的有点意义。你若执迷不悟,这辈子便真的白活了。”

    萧樱最后并没有说太过刻薄的话。

    仙儿缓缓点头。

    “我明白了,我知道的,我都招……只求你告诉你父王,我对他,也曾有过真心。只是终究被权势蒙了眼,以至自己最终走上不归路。”

    “好,我会如实转告。”

    “……多谢。我以前觉得自己命不好,怨天怨地,却从没想过自己这些年做的事,足够我下十八层地狱了。多谢姑娘点醒了我。”

    萧樱缓缓点头,勉强接受这个说法。

    不过她最初真没打算点醒她。

    萧樱轻叹了一句可恨之人必有可怜之处,起身缓缓退了出去。

    门外,萧子彦脸上神情怔怔的,很快回过神来,看向萧樱的目光带着几分惊疑和欣慰。“你这丫头……胡言乱语什么。”不是指责,只是当父亲的为了面子而口是心非。

    “樱丫头说的好,一味的打压只会让那女人心灰意冷,樱丫头这样打一棒子给颗枣的法子高明极了。这女人嘴严的很,没有你这女儿,我们很难撬开她的嘴。云兄,你当真养了个好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