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言情小说 > 第一讼 > 第六百零七章 错失良机
    第六百零七章错失良机

    见鬼的睹人思人。

    这主意也就云驰想的出。

    “别胡闹。她怎么能和你母亲相提并论!”

    “我们不人身攻击,只说事实……她若是不像母亲,父王怎么会这般流连忘返。”

    “……那是因为,因为父王一时糊涂,乖女儿,咱们回家吧。父王累了。”萧子彦上前想要拉上萧樱一起离开刑部。不过下一刻,自己反倒云驰拉住了,然后眼睁睁看着萧樱越过自己,便这么施施然的推开了房门。

    “木己成舟,认了吧。”云大人在一旁说着风凉话。

    “你是看热闹不嫌事大。”云驰点点头。“看你的热闹,本官自然不嫌事大。”

    “若是阿樱有个好歹,我可绝不会轻饶了你。”萧子彦冷声说道。

    “放心,你家那宝贝丫头不让别人有个好歹我便阿弥陀佛了。”云大人一点也不担心。

    萧樱虽然身子骨不算强健,可精神强大啊。

    对付这样的女人,便是来上一车,也是轻而易举。

    再说萧樱,推开房门,不急不缓的迈步进门。女人听到声音,以为是萧子彦回来了,脸上迅速推起笑意,可抬头看到萧樱,脸上神情一怔,明显露出失望之色。

    “你是谁?”女人面对女人,自然而然的便收起了柔弱之色。

    又披上惯常的外衣,清清冷冷的道,好像刚才萧樱乍一进门,脸上闪过狂喜的另有其人。

    “你是谁?”

    “我叫仙儿。”也许是萧樱脸上神情比她更冷,女人迟疑片刻,还是老实的开了口。仙儿,真是个好名字。

    “仙儿?真好笑……做这种丧尽天良的生意,也好意思唤自己仙儿。兴许便是你这名字的原因,连老天都看不顺眼了,这才让你们事情败露,最终锒铛入狱。”

    萧樱打量这姑娘。

    想从这姑娘的脸上看出熟悉的地方。

    可看来看去,除了这张脸确实漂亮外,萧樱实在找不出丁点熟悉的感觉。

    看来她的长相果然随父亲更多些。萧樱对亲生母亲没什么执念,不像萧子彦似的想要再续前缘,她只是……果然,这番嘲讽过后,仙儿脸色大变。“你胡说,我没做过……是班主,都是班主做的。我没办法,我一个弱女子有什么办法?我若不替他遮掩,班主会杀了我的。我没错,不是我的错。”

    “遮掩?怕死?真是好借口。你晚上不会做噩梦吗?梦里没有小姑娘向你索命吗?”

    仙儿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明明前一刻还很正常,可是刚进门那个小姑娘说完这句话时,她突然觉得周身一冷。

    仙儿心中一紧,强撑着胆子问道。“你到底是谁?”

    仙儿自然能看出萧樱年纪不大,模样……模样似乎有些眼熟,可一时间仙儿实在想不到自己在哪里见过萧樱?

    这里可是刑部,能自由出入刑部的自然不是普通人。

    当时仙儿不过随口一提要见人,萧子彦便被带到了她面前。先前仙儿还以为是因为自己的关系,自己显然十分重要,朝廷为了让她开口中,无所不用其及。

    仙儿甚至想过以此来要挟朝廷,或是做桩生意。事成后,朝廷放了她,而她会把所知之事尽数相告。

    可此时仙儿心中突然升起一股不祥之感。也许,那个男人并不是因为朝廷在意她而破格将他带来刑部。他能自由出入刑部?当时他自己说,家中薄有资产,可他并没有继承的资格,因为家中有长兄。

    而且他是个游荡惯了的性子。

    根本不打算找个地方安家。

    仙儿自然不会把自己的终身托付给这样一个浪荡公子。

    而且这男人并不年轻了,还一幅不经事的模样。

    不过他确实有钱,送她的东西都是极好的。

    仙儿为了还记十分肉疼,银了刚到头,却不得用来还礼……可她又不愿自己清高的牌匾碎掉。

    只能咬牙忍痛割肉。

    难道,她看错了?那男人并不是如此的一无是处?

    “刚才进来的那位公子……是我父亲。”

    什么?仙儿脸色大变。萧子彦曾经提过,说她和他的亡妻十分相像。也说过他有个女儿,至于女儿年芳几许,模样如何因为仙儿并不喜欢听,所以萧子彦没有开口的机会。

    仙儿没想到,萧子彦看上去不过三十岁出头的模样,竟然有一个这么大的女儿?

    “他骗我!”

    “他骗你什么?难道他没说过你像我己故的母亲?还是忘了告诉你,他还有个女儿。”

    这些自然都说了,可却说的含含糊糊,仙儿因为没兴趣,也没追问。“你来做什么?来看看我是不是真的像你娘?”

    “笑话。我母亲何等的花容月貌,岂是你一个江湖卖艺女子可比的?”“再美也是个死人罢了……有什么不能提的。”“我母亲出身富贵,是京城数一数二的贵女,当初我父王为了娶我母亲过门,可是费尽了千辛万苦。”

    仙儿神情一怔,如果她没听错……她说的是‘父王’。什么人才能称父亲为‘父王’。

    难道那男人的身份?

    仙儿脸上的神情委实太丰富了些。不敢置信,懊恼,后悔,惊讶……数个神情混在一块,让仙儿那张还算漂亮的脸蛋看起来显得有几分狰狞。

    “你唤他父王?他是谁?他到底是谁?”

    “你太没眼光了。如果我父王追求你时,你点了头。如今,便是王妃了。这样的小案子,你便是掺和进来也没什么,不过是我父王一句话的事,你便可以脱身。只是,你眼光奇高,看不上我父王那不羁的性子,想找个真正有权有势的。可富贵人家的公子怎么会娶你?你便是给人家当妾室,都嫌身份太低。

    也只有我父王那样的人,会不顾一切的娶你进门。”

    萧樱惋惜的道。

    仙儿怔怔的,仿佛傻了。她竟然错过……错过一位王爷!

    就像萧樱所说,她曾有机会飞上枝头,可是却因为自大而错失了。如今身陷囹圄,才知道自己人微言轻,曾经捧着她的那些男人早已踪迹全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