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言情小说 > 第一讼 > 第六百零六章 睹人思人
    第六百零六章睹人思人

    “你要见我?”

    “……是。你不是一直说我像极了你死去的妻子吗?”女人似乎还想像以往那般矜持,可是想到自己如今的处境,所以整张脸难免有些扭曲。

    实在是装高贵装的太久了。

    此时要做出低三下四的姿态,实在有些别扭。

    “是我眼瞎,你一点也不像我已经过世的妻子。”萧子彦淡淡说道。

    当初看到这个女人时,她穿着一身白衣裳,像仙子下凡般一纵而下,赢得满堂喝采之时,也让萧子彦眼睛一亮。这些年他很思念妻子,虽然有萧樱让他聊以欣慰。

    可思念却无时无刻不在啃噬着他。

    乍一见这个容貌和亡妻有七分相似的女子,而且她还是‘从天而降’。萧子彦突然生出了一个荒谬的念头。

    他觉得是老天怜他,所以才安排一出好戏,让他和妻子再续前缘。那之后,萧子彦便开始跟着杂耍班子,班子演到哪里,他便跟到哪里。送吃送喝送穿送戴,完全一个土大款的做派。

    仙子始终一副不食人间烟火的清高模样。

    送的东西时收时不收,便是收了也会送些回礼。

    这让萧子彦觉得这姑娘是个品性好的,不像那些眼皮子浅的姑娘总喜欢占些小便宜。

    谁知道眼皮子最浅的是他,她竟然是个深藏不露的。“……我知道自己罪无可恕。可谁一生下来就是坏人?我七八岁时便被父亲卖给了杂耍班子。这些年吃了多少苦!我知道公子对我好,可我这样的人,怎么配得到公子的喜欢?”这女人也不知道是真心还是假意,反正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似的,稀里哗啦往下落。

    哭的那叫一个我见犹怜,让人恨不得抱进怀里好好安抚一番。

    如果是一个月前,萧子彦一定会毫不犹豫把她抱进怀里。可是此时,只是觉得这女人连哭相都那么难看,他当初一定是瞎了眼。妻子在世时并不常哭,只在临终前拉着他的手落了泪。

    她舍不得他,她更放心不下年幼的女儿。

    他当真是被猪油蒙了心,竟然以为世上会有像亡妻那般的女子。

    他能娶到她,已经是老天怜爱了。他竟然还痴心妄想,以为自己还能和亡妻再续前缘。

    其实明知道不可能。

    自己却偏偏深陷其中。

    “别演戏了,你有什么要求不妨直言。”

    “公子便是这么看我的吗?我要求见公子一面,并没什么奢望,只想在自己死前,能对公子说声抱歉……是我负了公子。”女人唱念俱佳的演着。

    “既然如此,你见也见过了。一会好好交待,争取宽大处理吧。”萧子彦说完转身便要走,下一刻,女人扑通一声跪倒在地,颤声唤着公子。恐怕她压根没想到,对自己痴恋到这个地步的萧子彦当真说走便走吧。

    “我和公子相识一场……还请公子看在我们的情份上,帮一帮我?”

    终于,女人还是开了口。萧子彦冷笑:“情份?我们有什么情份?”“我知道公子的心意,一直没有点头并不是公子不好,而是……而是我自己不够好。公子若是还喜欢我……我愿意,愿意自此后服侍在公子左右,一辈子不离不弃。”

    这时候开口自然是大大的不合适。

    可再不说,恐怕便没命说了。

    这时候,保命要紧。

    至于尊严,矜持……那种东西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的,哪有性命重要。

    萧子彦淡淡看着跪在自己面前的女人。曾几何时,他真的觉得她是九天玄女,下凡来救他出苦海的。

    现在看来自己当时真够蠢的。

    “我是个粗人,做不来怜香惜玉那一套。我家中虽然有些产业,可和我无关,我其实是个败家子,这辈子都过不来那种安静的日子。我记得当初你说自己喜欢书卷气的公子,希望自己未来的夫君是个有学问的,哪怕有几间茅草房,只要安定便好。”

    这便是女人拒绝萧子彦时曾经说过的话。

    当时只觉得姑娘清高,是个不喜权势的。如今看来不是不喜欢,而是他表现出的权势没能打动她。

    “……那是故意说来试探公子的,谁想到公子竟然信以为真。”

    “直说了吧。本公子现在看不上你。你的血是黑的,肉是臭的,你那张脸……也虚伪的很。你如果实话实说,帮着云驰把花楼案破了,还能留个全尸,你若是执迷不悟……这刑部大牢里让人生不如死的法子多的很,云大人会让你一一品尝的。”

    把女人吓得脸色瞬间没了血色。

    她当初确是嫌弃他,这人一看就是个仗着家里有几个银子,带着护卫在外面横行无忌。

    她恨一切富人,凭什么她生下来就过着三餐不济的日子?七岁八懵懵懂懂的时候便被父母卖了。而那些富贵人家的小姐动辄一件衣裳,便足够买下她。

    凭什么人命这么不值钱?

    她竟然不值一件衣裳钱?

    抱着这样的念头,心灵越发的扭曲。以于女人长大后把自己活成了千金小姐的模样。矜持清贵,绝不仰男人鼻息过活。

    可再如何清贵,也不过是假想。

    真相是她只是个江湖卖艺的女子,如今还沾上了人命官司。

    她虽然也拿了好处,可不过是边边角角,顶多能多买一件首饰。和班主相比,几乎称得上九牛一毛。

    凭什么让她为此负责,甚至还会丢掉小命?

    “我没有杀人,坏事不是我做的。是班主……我不敢告发他,他会找死我的。”

    萧子彦已经不想再看女人演戏了。

    不顾女人挽留的嘶吼。

    萧子彦转身出了门。门外,正迎上云驰和萧樱……对于这种时候看到女儿,萧子彦脸上神情有些奇怪。

    “你们怎么来了?不是去喝茶了吗?”

    “好奇。”

    “……我也好奇。”一小一大十分默契的回道。

    “有什么好奇的,走吧。”

    萧樱摇头。“父王说她像极了母亲。我都不记得母亲的模样了……”萧樱一句话,让萧子彦瞬间不知道如何回应了。

    “这丫头也是可怜,小小年纪便没了母亲……不如,便让她见一见吧,全当……睹人思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