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言情小说 > 第一讼 > 第六百零四章 畅想曲
    第六百零四章畅想曲

    这一路和萧樱有关的流言就压根没断过。

    萧子彦虽然不会怀疑凤戈的人品,可流言听多了也难免生疑。自家费劲扒拉养出来的大白菜,水水嫩嫩,若是在他不知情的时候被猪给拱了……或许家中有女儿的父亲才能理解吧。

    反正自家女儿是天下无双的宝贝,谁家臭小子都甭想占便宜。

    萧樱心想您这时候来问这个问题,显然是迟了的。好在凤戈正人君子,要不然……或许萧子彦都快当外祖父了。

    “怎么会?五哥看起来像登徒子吗?”

    “……看着倒是不像。虽说你是我的宝贝女儿,可我这个当爹的也得实话实说。凤戈要是个登徒子,站在他身边的无论如何也轮不到你了。”“父王,有你这么说自己女儿的吗?”萧樱简直哭笑不得,前一句还宝贝女儿天下无双呢,下一句又开启了朝讽模式。

    “我女儿的美,得是有品位的公子才能看到的。至于那些凡夫俗子,只看重女人皮相的,可配不上我家阿樱。怎么?父王这话可有说错?”

    “多谢父王夸五哥有眼光。”

    “……真是女生外向。父王哪里是夸他,我明明夸自己女儿好,他能娶到我女儿,是他几辈子修来的福份。”萧子彦哼哼道。

    “是。五哥说这辈子最感激的便是父王,没有父王便没有我。所以父王不必担心。一定要说谁占谁的便宜,也是女儿占了凤戈的便宜。”

    萧子彦迎上萧樱灼灼的目光,忍不住的点了点头,可点过后又发现这个议题似乎不太对。

    “父王您想想,就五哥那相貌……您将来的小外孙得生得多玉雪可爱?”

    说到外孙,萧子彦果然凝神想了想,凤戈那张俊俏脸孔,再加上自家女儿这张清秀的小脸,二合一的效果很惊人。萧子彦止不住的点头,眼中升起了希翼之色。

    “这话在理。得快点把你们的婚事办了。争取明年给父王生个大胖孙孙。”

    萧樱笑着应是。

    至于能不能生的出……

    就看老天爷是不是怜悯她了。

    萧樱见萧子彦一脸兴起之色,实在没忍心出言打断。实话有时候很伤人,还是无知者比较幸福。

    既然提起了外孙这个话题,萧子彦自然顺延下去,他甚至已经说到等萧樱的孩子能满地跑的时候,一定要带孩子回萧氏。

    “咱们家乡的草场又宽又广,孩子可以自由自在的跑马……便是跑上一天,也跑不到边际。咱们萧家人可不讲究那些繁文缛节,大口喝酒,大块吃肉。累了便席地而卧,喜欢的便是那份自在。阿樱,你什么时候随父王回家,看看你祖父,你叔伯叔叔。他们可都惦记着你呢。”

    “过几年,等朝廷安定了。五哥说会亲自陪我回家乡。”

    “还算这小子有点良心。到时候便让那些嘲笑过你姑娘们看看,我家阿樱找了个多俊俏的男人……她们出身不及你,便在背后诋毁你,说你刁蛮任性,一定找不到男人。找不到男人?我家女儿找的男人比她们的男人俊俏百倍。”

    萧樱一头黑线,这有什么好比的。

    鬼知道那些女人都是谁?何况那些姑娘说的其实也没错。以前刁蛮任性,只知道撒泼胡闹的长宁郡主,是绝对入不了凤五殿下的眼的。

    可见萧子彦一脸得意之色,萧樱实在不好拨冷水。罢了,如果那天真的到来,便牵着凤戈上街让溜一圈,一定让萧子彦过足了瘾。

    当晚萧子彦便搬进了萧宅。

    第二天递了折子入宫求见庚帝。

    当殿提及萧樱和凤戈的亲事。庚帝初时以凤戈不在为由搪塞,萧二皇子当殿质问庚帝。

    自己女儿在庚帝眼皮子底下被流言所伤,是谁之过?

    自己不在京城的时候,自己女儿被人欺负,是谁之过?

    如今自己来到京城,自然要替女儿做主。何况凤戈和萧樱情投意合,天下谁人不知?如今庚帝这般搪塞,是为了什么?难道觉得长宁公主,现在改称公主了,觉得萧氏长宁公主配不上凤家一位皇子?

    满朝文武无人敢应声。

    庚帝最终只得点了头。

    若是不点头,萧氏大人兴兵来问安之意。舍了一个儿子,换萧氏和凤氏边境安定,这买卖也不算亏本。

    庚帝当天便下了旨。

    赐婚五子凤戈和长宁公主萧樱,三月后完婚。

    圣旨一出,整个京城却出奇的安静,没谁好奇议论。至于原因……凤五殿下和那位长宁郡主早就暗度陈仓了。

    如今不过补道手续,实在没什么好惊讶的。

    惊讶这个,还不如惊讶京城花楼发生的买卖小姑娘的案子呢。

    天啊。竟然会有这样的事?五六岁,七八岁……懵懵懂懂的小丫头便被拐来京城,卖进花厅。从此进了火坑。能被花楼相中留下的还算好的,毕竟有吃有喝,至少在挂牌接客前还算白璧无瑕,可那些模样中等,花楼老鸨瞧不上的,命运就真的多舛了。

    云大人连夜审问诸花楼的老鸨。

    终于有人开了口。

    将这些年买进卖出的小姑娘名册交出。只一家花楼,竟然便有几百个……

    云大人立时下令追查,可最终追查到消息的只有区区几十个小姑娘。而那些,豆蔻年华的小姑娘已经无声无息在无人知晓的地方泯灭。当这些姑娘被官差带回衙门时,有的面容呆滞,有的容颜憔悴,不过十四五岁的小姑娘,看起来却已经饱经风霜。

    姑娘们互相对视着,然后不知道是谁第一个开始哭泣。

    随后哭声响成一片。

    守在门外的官差也跟着红了眼睛。

    在家中都是被父母捧在掌心中的至宝,却因为那些黑心之人而踏上了一条不归路。

    她们虽然饱受摧残,可还算幸运。不管如何,她们保住了一条小命。更多的,彼此曾经有过几面之缘,或是一起被关在一间柴房中的小伙伴,却早已香消玉殒。

    萧樱终于获准出了门,由萧子彦亲自陪着,父女两个和云驰一起站在门外。

    他们没有进门,隔着一道门听着姑娘们的哭声。

    饶是两个大男人,神情也带着几分悲怆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