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言情小说 > 离珠 > 第 491 章 去年今年又伤心
    哭得几乎昏过去的沈沉病倒了,高热不退,呓语不绝。

    沈太后叹口气,命人出宫去寻钟幻。

    已经得了消息的钟幻飞马进宫,给沈沉看了脉,半晌没动。

    坐在一边等着的沈太后有些发急,干咳一声,问道:“钟郎如何不说话?”

    钟幻机械地转了头去看她,呆呆的,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这个表情先吓慌了椎奴,几乎要站不住,扶着沈太后的椅子背,颤声问:“郡主到底,是,是怎么了?!你倒是快说啊!”

    又新的脸色早就变了,此刻也只得扶住了椎奴,压低了声音在她耳边道:“公主的身子,必定跟常人不太一样的……”

    公主,跟常人不同……

    椎奴手一抖,惊恐地去看又新。

    “此事,钟郎不知道……”又新的声音细若蚊呐。

    所以,钟郎未必能诊断得确实?那要不要告诉他真相?这样他就能又快又准地给公主治病了!

    椎奴张开了嘴。

    可她还没说话,钟幻便开了口:“她是,逃避。”

    众人一愣。

    终于把自己的思路捋顺了,钟幻轻轻地吐了口气出来,观察着众人的脸色,似乎生怕吓到她们一般,慢条斯理地、温和地说道:

    “这孩子自幼就要强,什么事只要决定去做,就一定要做到最好。当年她跟着我和先师离开幽州时,才过完八岁的生辰没多久。

    “一出了幽州的城门,先师就问她,是主要学医,还是主要学武。她决定了学武。从那天起,她就每一天不练功的。到如今,也有八年了。仍旧如此,每天不落。”

    沈太后的脸上不可抑制地闪过了一丝心疼。

    钟幻顿了顿,继续说道:“后来她回了家。我从余家小二郎那里听说,因为我没了消息,所以她重新把医术捡起来,每天都在背医书、查脉案。所以虽然她一直在说自己的医书寻常,但是一到魏县,她却有那个胆量底气和本事,去平息那场疫病。”

    说到这里,钟幻有些伤感,低下头看了看自己的双手。

    与此同时,沈太后和椎奴也对视了一眼,交换着心疼的眼神。

    “听说那个阶段,她就病过一次,高热了一整夜。第二天才好。”

    钟幻说着,轻轻叹了口气,转头看向床上眉头紧锁的沈沉,情不自禁地伸手过去摩挲她的额头,低声道:“还有上回……”

    那一次,是那个假冒的宁王世子被杀,沈沉却信以为真,所以伤心已极。

    “这一回,伤她心的人,想必是皇帝陛下吧?”

    钟幻泰然自若地抬头看向沈太后和椎奴,“余氏姐妹入宫,对于她来说,无异于被当面否定。我这师妹极自尊、也最自强,她是忍不下这口气的。

    “只是,她心里很是敬重爱戴您,为了不让您跟着难过,她只好憋在心里。她又是个不擅长自己排解情绪的人,所以,就只剩了生病一条路。”

    钟幻的手一直放在沈沉的额头,轻轻地替她揉摁着眉心。

    沈太后和椎奴的目光都落在那只手上。可那只手却坚定从容地放在那里,就像是在宣示着某种主权。

    “钟郎刚才说,她是在逃避?”沈太后决定把话题扯回来,尽力地让自己无视掉那只手。

    钟幻缓缓颔首:“正是。她现在进退两难,急火攻心,所以就选择了昏睡。何况这段时间,她的精神高度紧张,事情了结,她心里一松,便成了这个样子。”

    正说着,外头忽然微容走进来禀报:“陛下和皇后娘娘遣人来问离珠郡主的情形。”

    沈太后皱了皱眉:“他二人现在一处?”

    “听说是的。陛下午后去了清宁殿闲坐,就便没走。刚才正要吃晚饭,听说郡主病了,便让人来看看。说若是严重,就饭后一起过来,顺便把孙太医也带过来。”

    微容敛眉低头,却说得仔细无比。

    沈太后哼了一声,别开脸:“跟他们说,离珠没事,不用他们管。”

    “既是陛下问话,我给离珠看了病,自然该去御前回话。”

    可钟幻却站了起来,含笑对着沈太后叉手欠身:“有些话,太后娘娘怕也不方便说。草民却无妨。”

    “你?!”椎奴愣了愣,失声冲口道:“你可别去捋虎须!你若是为了郡主跟陛下吵起来,那可……”

    “倒是钟郎是个最合适的人选。”沈太后上上下下打量着钟幻,忽然点头道:“你跟皇帝说,哀家也不大高兴,所以还发作了陈太妃一番。让他要点儿脸皮!”

    钟幻呵呵地笑着,话题转到沈沉身上:“她这样子,并无大碍。只是这心火却会发作一段时间。依我看,竟不要用药,便让她病一病。调养的事情太后不用担心,我这里有数的。”

    众人听他这么说,放了心。沈太后想一想,指了又新道:“你陪着他去。若是皇帝敢为难他,你便去哭皇后。”

    钟幻哭笑不得,急忙摆手:“哪里就用得着这个了?就算我不知道陛下的喜好,这个男人爱听什么不爱听什么,我还不知道么?太后娘娘看得我情商也太低了。”

    众人一愣:“什么是情商?”

    “就是……嗯,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还能面不改色心不跳的本事。”钟幻露出一个招牌假笑。

    沈太后也不由得跟着他笑了出来,摇摇头,命微容:“如此,你给钟郎带个路罢。别让那传话的人在路上东问西问的,怪烦人的。”

    钟幻猛点头,长揖到地:“太后娘娘想得周到。”

    两个人去了。

    沈太后这才沉默着坐到了沈沉身边,小心地执了她的手,轻轻抚了抚她的脸庞,轻声道:“别怕,娘在这里。没人能伤得了你。”

    没人?

    这不是已经伤透了她的心?

    椎奴有些怨念地看了沈太后一眼,一言不发地转身走了出去。

    接着便听见她在外头吩咐人:“你们也听见了,钟郎说了,郡主是因为先前那次事情又气又急又累,如今大事底定,她一放松才病了。出去不许乱说话,记得了?!”

    众宫人阿监们齐声应诺。

    沈太后只管紧紧地盯着女儿,满面伤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