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流玥眼睛一亮。

    “你的意思是...那门界本就能直接通往此处?”

    容修笑意微深。

    “是与否,明日去往太阴山,一见便知。”

    ......

    整个云州都沉浸在兴奋和激动中。

    一大早,楚流玥就被外面的各种声音吵醒。

    甚至,房门之外,还能听到几道熟悉的声音。

    “...大哥,你当真打算叫上那两个人,跟咱们一起走?”

    贺子兰骄纵不满的问道,

    “我看他们连这试炼是什么都不知道,估计也不会去的,咱们还是别管他们了!”

    她很是不喜欢那两人。

    分明容貌衣着都十分普通,但见了他们,却是半点敬畏都没有。

    真不知道那两人有什么好拽的?

    贺子冀看了她一眼。

    “多个朋友多条路。这道理你怎么总是不懂?”

    “我怎么不懂?我看大哥才是糊涂了!如果他们真的也参加试炼,那不就成了咱们的竞争对手?”

    哪儿有给自己找对手的?

    贺子冀摇摇头,不打算继续劝了。

    他这个妹妹,没有大的坏心眼,但就是娇气任性,眼界狭窄。

    来参加试炼的人那么多,竞争对手几乎是数不胜数!

    多这一两个人,对结果还能有什么影响?

    反倒是,若能将他们拉拢过来,或许还能在最后的竞争中,多几分胜算。

    他总觉得这二人身份没那么普通。

    想到这,贺子冀走了过去。

    他刚抬手,准备敲门,房门便被人从里面拉开。

    一道颀长的身影,出现在了眼前。

    贺子冀的动作顿时僵住。

    “百里兄,你、你们已经起来了?“

    看这样子,估计刚才他们说的那些话,也已经被听去了。

    贺子冀尴尬不已。

    容修倒只是神色如常的点了点头。

    “我与夫人今日也打算去往太阴山。“

    贺子冀打量了他一眼,发现他似乎并没有追究的意思,不由暗暗的松了口气。

    不知为何,在这个男人面前,他总是莫名的生出几分敬畏。

    尽管对方一直十分客气有礼,但那种似是骨子里带来的天然的尊贵与威压,却还是令人难以忽视。

    “那、那咱们一起去,到时候也好相互间有个照应,不知百里兄以为如何?”

    贺子冀紧张问道。

    “那真是再好不过了。”

    楚流玥从后面走上前来,笑眯眯道。

    贺子冀微微一愣。

    昨天没觉得,今日再见,站的近了,他才发现这女子竟是生了一双极美的眼睛。

    尤其笑起来的时候...

    这个念头刚刚闪过,容修便半转过身,朝着楚流玥伸出手。

    顺带遮住了贺子冀的视线。

    贺子冀这才惊醒,立刻收回视线,心中暗暗着恼。

    他也不是没有见过生的漂亮的女子,如此实在是有些失礼。

    他退开一步。

    “那我们现在过去吧?不然等会儿街上的人怕是会很多。”

    ......

    一出门,楚流玥和容修才意识到贺子冀那句话的意思。

    因为街道上的人,竟是比昨天还要多上许多。

    这会儿可还是清晨。

    再过一会儿,只怕真是要人挤人了。

    楚流玥看着热闹的人群,忽然道:

    “来的人还真是不少,怕是各个皇朝都有不少天才赶来了吧...”

    贺子兰轻嗤。

    “那是自然!身为修行者,谁不想跨过门界,进入神墟界,成为上神强者?”

    哪怕希望渺茫,困难重重,也还是不断有人前赴后继。

    说着,她上下扫视了楚流玥一圈,哼了一声。

    “像你这样的,基本是没戏了!”

    楚流玥和容修来的时候,刻意都压低了本身的境界。

    贺子兰只当二人境界不高,所以很是不将他们放在眼里。

    楚流玥对此倒是也不生气,只是不甚在意的笑了笑。

    她这一趟的目的,本来也和他们不一样。

    见楚流玥如此反应,贺子兰只觉得像是一拳头打在了棉花上,有些窝火,干脆冷哼一声,也不再开口了。

    然而就在这时,楚流玥却是忽然又轻声说道:

    “这么说,之前那些在试炼中成绩顶尖的,都进入了神墟界?”

    “那是自然!”

    贺子兰斩钉截铁的回到。

    若非如此,会有这么多人来这云州?

    这个女子问的问题,也当真好笑。

    正当她打算再嘲讽两句的时候,又听到楚流玥继续道:

    “那那些人进入神墟界后,可曾回来过?“

    贺子兰一愣,随后以看怪物的眼神看着她。

    “当然没有了!去了神墟界,谁还会再回这里?”

    神墟界,那可是人人心向往之的存在。

    若有机缘能去到那边,突破桎梏,成为上神强者,甚至更强——

    这是多少修行者最为渴望的事情?

    谁还会回来?

    楚流玥眼中闪过一道暗光,转瞬即逝。

    贺子兰本来还想再说点什么,但被贺子冀拽了一下,只好闭嘴。

    之后,一行人都没有再多说什么,只一路向前。

    ......

    周围的人越来越多。

    混在人群之中,他们都不甚起眼。

    几人如同水滴融入河流,被席卷着朝着太阴山的方向而去。

    大约过了半个时辰,他们才总算是来到了地方——太阴山山脚下。

    这里地形开阔,众人三五成群的站着,远远看去,乌泱泱一片。

    少说也有五六百人。

    而且这些人,在神墟界外,几乎都算得上是难得的修行天才了。

    就连楚流玥,以前子天令皇朝,都未曾见过这么多有天赋的年轻修行者汇聚在一起。

    应该真是来了不少皇朝的修行者。

    但这么多人汇聚在一起,却是并不吵闹。

    大多数人都没怎么说话,只有少数低声说上几句。

    气氛透着一股莫名的紧张。

    显然,对于即将开始的试炼,他们都是颇为在意的。

    楚流玥的视线,有意无意的在人群中扫过。

    她其实是想看看,这里有没有天令皇朝的人...

    忽然,她目光一凝。

    远处的人群中,一个少年,茕茕孑立。

    他只穿着一身宽松的灰色麻布短衫,浑身上下,再无多余佩饰。

    本就消瘦的身形显得越发单薄。

    一头柔软的金色短发,在清晨阳光的照耀下,闪烁着淡淡辉光。

    楚流玥的心脏猛地一跳:

    小舟!

    ------题外话------

    第五更六点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