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言情小说 > 豪门女配道系日常 > 第47章 一道惊雷
    这么一想,大家都淡定了。

    果然,过了很久,沈嘉昱都没有把她们的微信加上,几个女孩儿心里隐隐还是有些怒火的。

    但是沈嘉昱长得那么帅,人那么好,怎么舍得责怪他呢?

    女孩儿们的一腔怒火再次指向了叶筝。

    现在还毫不知情的叶筝:“……”我有一句mmp不值当讲不当讲!我跟沈嘉昱真的不熟,请不要把怒火转移到我身上,我真的很冤枉!谢谢!

    众女孩儿想明白之后立即就去找叶筝去了,“在那里!叶筝在那株大树下面,咱们过去找她!”

    “依萱,虽然你跟叶筝的关系还不错,但是这次你可千万不要帮着她,你要想仔细了,咱们可都是姐妹,如果相互之间有恩怨就应该把恩怨给解决了,以免恩怨越积越多。这样反倒是会不好。”

    有人提前给贺依萱打了一个预防针,大家都是圈子里的好姐妹,豪门圈的差不多也是一个利益圈,所以除非是天生不对头,就是看你换一件我喜欢的衣服我要怼你的那种。要不然是没有永远的敌人的。

    而贺依萱的那群小姐妹都算是敢爱敢恨的人。

    平时的恩怨都是当面解决,如果能和解,ok,大家都接受,那以后见了面就算不是朋友,至少也不会撕逼。给各自都留下了颜面。

    而且这也是一个非常好的发泄方法。贺依萱是完全没有理解拒绝的,甚至她还跃跃欲试的站在了前面,参与了“讨伐”叶筝的队伍之中去了。

    贺家的那棵树是一件宝贝,这件事情几乎豪门圈都知道,五百年的古木啊,谁说不是宝贝呢,如果没有一定的权势,就是再有钱,这树也不可能给你做护院。

    不过早些年还没有那么多条条框框的,只要有钱,绝对是可以得到很多不错的东西。

    这件事情也是贺老爷子当初最为沾沾自喜的一个件事情。

    看吧,就连那些科学家想要观察这株古木,都必须地亲自来贺家拜访。这不是赤果果的有面子吗?

    不,这绝对是最大的颜面了!

    贺依萱小时候几乎就是在那株大树下面长大的,对那株树最是熟悉不过,但是刚靠近那株树,大家距离沈嘉昱和叶筝不过几步之遥的时候也不知为什么,天忽然黑了一下。

    “怎么回事?难道要下雨了吗?”

    “咦?刚才分明天上还有很多星星啊,不会吧?”

    现在可是夏天,夏天可真是说不好,雷阵雨,说下就下,半点面子都不给你的。

    不过众女孩儿还真没放在眼里。倒是沈嘉昱首先发现了什么,喊了一句,“叶筝,要下雨了,不要站在树下!”

    结果话音刚落,一道惊雷直接劈在了那株树上面,把上面的树枝都给劈黑了……

    众人:“……”卧槽,卧槽!最强遭雷劈现场!所以说叶筝做事情就连老天爷都看不过去了吧?

    不过众女孩儿也不是那种狠毒心肠的人,就算是对叶筝有些不满,也不可能真的想让她去死。

    “要不要叫人?”

    此时,沈嘉昱就已经冲了过去,高喊了一声,“叶筝!”

    声音甚至隐隐带着几分惊恐,这与他一直以来温柔自持的模样完全不一样,众女只觉得心里怪怪的。

    这么紧张对方,还说不熟?

    对哦,或许是叶筝这个低情商的确是跟沈嘉昱不熟吧?而沈嘉昱暗恋叶筝?

    众女孩儿一想到这种可能,顿时整个人都不好了,我的男神怎么可能会暗恋叶筝这个沙雕?骗人的吧?坚决不愿意接受!不可能的!

    这个念头已经锁了,钥匙已经吞进肚子里面去了!

    可是事实证明,沈嘉昱真的发挥了他大长腿的优势,直接三步并作两步,飞一样的跑过去了。

    结果,让众人更加傻眼的事情发生了,那株树的附近仿佛形成了一个极小的防护罩,还是透明的,或是有什么超自然的东西形成,沈嘉昱一下子就被弹了出去。

    就跟电视电影里面做的特效一毛一样,真的是人的形状都是一个“弓”字,然后被反弹了回来。男神沈嘉昱甚至一屁股坐在了草坪上面,面无血色,看上去就像是一朵饱受摧残的花朵!

    沈嘉昱挺住不要哭!姐姐们爱护你!

    但是不得不说,沈嘉昱一直以来淡薄冷静克制,似乎没什么不是他不能做到的这个形象彻底在女孩儿心中崩塌了。

    但是也有个别女孩儿觉得,这样的沈嘉昱才是有血有肉的。毕竟凡人总是有无能为力的时候,任何时候都沉着冷静的不是凡人。而是天神,但是沈嘉昱不是神。

    众女孩儿怎么都没想到,让沈嘉昱跌下神坛的不过就是一个惊雷。“他怎么样了?快报警吧!”

    有个女孩儿略刺耳的声音让女孩儿们立即就反应了过来,贺依萱作为东道主,立即就带人上前把沈嘉昱扶了起来。

    倒是叶筝,那个雷直接就劈在了树上,而叶筝就站在树下,她人没事吧?

    沈嘉昱又是怎么回事?一时之间也没人去想叶筝究竟怎么样了,至少从表面上看,她没什么事情,就是看上去十分奇怪,像是在做高难度的瑜伽。

    贺依萱陡然就想起自己在叶筝的房间里面,跟叶筝一起写作业做瑜伽的画面……

    她不知道为什么到了这个关键时刻,自己的脑海里还会想起那么沙雕的一幕。可是她就是控制不了。

    因为沈嘉昱的这个意外,还有那道惊雷,也惊到了在室内的贺家的人和贺家请来的其他客人。

    大人们在室内喝酒应酬,毕竟就算是女儿的生日宴,对豪门大佬而言也是一个十分不错的应酬机会。大概只有孩子们才会在院子里面流连。

    “刚才是怎么回事?”

    贺琰宁看了一眼妹妹,又看了一眼众女孩儿,几个女孩儿你一言我一语的就把这件事情说了一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