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言情小说 > 豪门女配道系日常 > 第38章 丢不丢人
    “你说你们丢人不丢人?丢人都丢到家来了,你要是说你们兄弟二人不合,找了个地方打了一架,把自己打成这样也好听一点,你,你怎么不说是被……”

    周家老爷子望着这两个孙子,面色铁青,恨铁不成钢的怒骂道。两个小兔崽子,竟然好意思回家来告状说被叶家的那个小姑娘揍了。

    老爷子都嫌丢人!他们脸皮倒是挺厚的,怎么不扯下来做大鼓?真是气死了!

    老爷子气得吹胡子瞪眼的。

    周胜礼麻木的望天,又看了一眼自家亲哥。早说过了,叶家那个小丫头邪门儿,亏得他之前被叶筝揍的时候他哥还嘲笑他。

    没想到打脸来的那么快那么迅猛。周胜礼至今都忘不了叶筝用一只手把他哥压在地上,蹲着都有“两米八”的两条长腿……

    如果不是自尊不允许,他都想成为大佬的脑残粉了。毕竟大家都是同学不是吗?打打杀杀的报复反扑很可能会团灭的。周胜礼块头大长得不挑剔,脑子还是挺灵光的。

    周胜贤觉得这绝笔是自己活了这二十多年以来最窝囊的一天,不行,必须要找回场子,不能就这么算了。

    “我那不是因为没准备好,所以……”

    老爷子原本还有息怒的意思,可是见孙子一脸的死不悔改,顿时更加生气了,气得脸都红了。

    “好,好,你还准备跟人小丫头找回场子是不是?你出息了?你打不过人家小丫头就算了,上次是大半夜,这次你准备约哪儿,要不要爷爷给你找点媒体过去?”

    周老爷子年轻的时候也是一代宗师,那是顶尖的体面人物,要说自家孙子被一个小丫头按住摩擦了他能高兴吗?

    当然不高兴,可是老一辈人处事有自己的特点。家族的长盛不衰靠的不是别的,是人。

    可为毛到了这一代,孙子里面尽是蠢货,就没几个精明的。

    倒是有几个精明的小丫头。可周家向来没有女子习武的习惯。因为有一些老一辈的思想在里面,周家人倒不至于重男轻女,只是对家里的小辈在男女上面侧重不一样。

    周胜贤也不傻,不是没听出他爷爷话里的嘲讽。

    不过心里却更加不服气了。

    “让你平时习武上点心你死活不肯听,现在好了,连个小丫头都打不过。以后没事不许出去鬼混,在家训练个三年五载的。”

    如果对手是男的倒是好说,等自家孙子学好了,再正儿八经的找人家决斗,再打赢回来,那就里子面子都挣回来了。

    可关键人家是个小丫头啊!

    这可真把老爷子难倒了。

    ……

    老爷子并不知道,自家孙子和人家小姑娘打架被人家小姑娘打趴下的事情已经传遍了网络。

    周家在燕京是有头有脸的人家,但凡涉及娱乐圈,豪门圈的各种八卦总是格外吸引人眼球的。

    就比如说这些个纨绔子弟喜欢玩赛车,还喜欢大半夜的约上几个妹子出去,玩嗨了就去开房。

    这也已经成为了一个公开的秘密了。如果有漂亮的小姑娘或是网红想红,想要博取更大的关注度,就会找途径去接近这些富豪子弟,再自编自导自演的拍一些模糊不清的照片。

    只要不把这些富豪子弟的正面照片流出去都ok,然后自己爆给媒体,就可以红一波了。

    人红了之后各种通告也就来了。这一招屡试不爽。不过次数多了,围观群众还是会审美疲劳的。

    就比如说望着娱乐头条又是这种新闻,最多就是在心里吐槽吐槽这些个富豪子弟之中的纨绔怎么就那么浪呢。其实屌丝心里是各种羡慕妒嫉恨的。

    不过更多的关注度就会到富豪子弟身上,而想博关注的网红女孩儿却不会有太多人关注。即便是她们的照片比那些富豪子弟的清晰多了……

    结果这一次不一样,当围观群众再次看到这种新闻的时候,循例想要吐槽一番之后发现,“卧槽,这个把人按在地上走的牛仔裤小姐姐是谁啊?”

    “看背影就充满了酷炫吊炸天的气息!这该不会是新一波的炒作吧?”

    “被揍的其实是一个群众演员?我实在是想象不出有人敢对那些豪门子弟下手。”不得不说围观群众的脑洞吊炸天。

    ……

    叶筝对这件事情毫不知情,她回家之后倒头就睡,连叶建泽想跟她谈一谈她都直接拒绝了。

    有什么好谈的?她只想打一架,可是叶建泽的身份注定了叶筝不能揍他。就算是揍也不能正儿八经的,虽说这会儿不是古代社会,但女儿揍父亲这种事情说出去都不占理。

    叶筝不想给原主惹麻烦,可是叶建泽这人看着也挺烦的,干脆就不见了。抱着反正他也拿自己没办法的想法,叶筝沉沉的睡了过去。

    修仙者可以不睡觉,但是叶筝还挺喜欢这种放松的感觉的。

    果然守着一群辣鸡后辈是很磨炼意志的一件事情。叶筝已经站在了一个位面的最高处,看不到威胁和诱惑,自然少了许多斗志。

    翌日一早,叶筝就好奇的盯着丁慧琴看了一会儿,盯得她浑身发毛。

    “筝筝,你这么盯着我看做什么?”

    “没什么。”

    叶筝只觉得奇怪,怎么一晚不见,这丁慧琴脸上就笼罩着一层淡淡的黑气呢?

    这用俗话说就是有霉运。叶筝恢复了开光期的修为,能看到常人看不到的一些东西。

    这些“东西”就包括“气”,“气”这个东西玄之又玄。有好的自然也有坏的。

    一般人常说的“病气”,“怨气”,“怒气”等都属于负面的气,这些气的颜色都是深暗色的。往往会给人带来霉运。

    而普通人不走运又不倒霉的情况下都是淡淡的白气,若是正走运的时候可能会有金色的,紫色的“气”缠绕。

    古人一般形容吉瑞的时候会说“紫气东来”,这话不假。

    不过叶筝可不会提醒丁慧琴。而是等丁慧琴出门就给表哥陆南庭打了一个电话。陆南庭走的是娱乐圈的路子,人脉最广。一听表妹让自己找人盯着前姑丈的那个新欢,立即就来了精神。

    “她欺负你了?”

    陆南庭面色先是沉了沉。

    “没有,她在我手上占不到好处。哥,你帮我盯着她就行,就算把叶家搬空了也不要轻举妄动。把证据留下来,我要甩老头子脸上。”

    陆南庭的面色一时之间难看了起来。他一直知道有了后妈就会后爸,却没想到表妹在叶家受到这样的委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