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言情小说 > 豪门女配道系日常 > 第22章 富婆叶筝
    后来丁慧琴跟了叶建泽,家里条件才好起来,她大哥从她手里陆陆续续的要了几十万,嚷嚷着要创业,当然最后都失败了,失败之后欠下不少债,怎么都还不清。

    这十几年少说也搭进去上百万了。这上百万对叶家来说压根就不算什么,但是却几乎是丁慧琴近些年的全部积蓄。

    前不久她妈又打电话过来要钱……

    丁慧琴心里着实是又着急又恼火。她如愿进了叶家,吃住都在叶家,除非叶建泽主动给,要不然她以什么理由找叶建泽要钱?这怎么办呢?

    这就是丁慧琴和陆雪柔的不同,陆雪柔出生好,不仅有陆氏的10%股份还有当初结婚的时候叶老爷子代表叶家赠与儿媳妇儿的10%股份,这两部分股份在她去世之后直接转到了女儿叶筝的名下。

    加上叶筝是叶家的第一个孙女儿,她一出生老爷子就给了她5%的叶氏股权,也就是说叶筝如今有叶氏集团15%的股权。

    她是一个名副其实的富婆,就算叶建泽不给她一分钱,每年有陆氏和叶氏的分红,她就能轻轻松松手握数千万,甚至上亿。

    这人跟人的差别还是十分巨大的。

    然而让丁慧琴母子三人眼红不已的叶氏集团的股权,就目前为止甚至以后,只要叶氏不想跟陆氏翻脸,就永远跟他们三人没有半毛钱关系。

    叶老爷子可是精明的很的,就算丁筠和丁文杰是亲生的那也是见不得人的私生子,除非叶家想跟陆家彻底闹翻,要不然叶家都不可能承认他们。

    就算改姓也只能算是养子养女。也就丁慧琴不是这个层面的人,想不到这一点,还一直沾沾自喜的做梦,希望得到叶家的承认。

    在她看来,反正儿子和女儿都是叶建泽亲生的,就算做亲子鉴定她也不怕。所以迟早,自己和儿女也能跟陆雪柔母女一样获得叶氏的股份……

    但她不知道,她一个寒门出身的姑娘,又是“再嫁之身”,怎么能跟陆雪柔比?帮她“养孩子”都是叶家厚道。

    陆雪柔死后,陆家没说要叶建泽为陆雪柔守着,毕竟华国自古以来很长时间都是男权社会,再说,这会儿时代也不一样了。

    陆家可以允许叶建泽再娶,但是不允许他把陆雪柔在世的时候包养的小三领进门。

    所以对外,丁慧琴是跟丈夫离婚之后独自带着两个孩子的坚强女人。陆家也没那么闲,当然不可能去调查丁慧琴的底细。

    不过不得不说,叶建泽把丁慧琴母子三人藏得非常好,陆家包括陆雪柔生前都没发现过不对劲儿的地方。

    丁慧琴想了想,她还是决定暂时把调查叶筝的事情放一边。不过以后对付叶筝这个小丫头可得小心再小心了。

    以免自己的孩子再上当,自从叶筝开始改变之后,丁慧琴不得不教导两个孩子忍耐。她现在锦衣玉食,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日子就是这么忍来的。

    可不能就这么没了。

    “你找我来你房间就是让我写作业?”贺依萱一脸不可思议的说道。一开始叶筝让她到她的房间,她还是相当高兴的,可是没想到这个家伙竟然让她跟她一起写作业……

    叶筝这个人果然有毒吧?

    贺依萱觉得,虽然她的成绩也不差,但是小姐妹们在一起不是聊天八卦,再不对她们这些白富美而言,不就是奢侈品名牌吗?

    叶筝的画风就相当的新奇,写作业!

    嗯,这很叶筝!

    贺依萱有些咬牙切齿,可是叶筝说,现在写了回家就可以早点休息,还能看看书书,练练功打打坐,多好多自由!

    该死的贺依萱竟然觉得叶筝说的非常有道理。

    不过,半个小时之后,贺依萱的不耐烦完全就消失了,叶筝说的练功竟然是练瑜伽……

    练瑜伽好啊,她也常练,瑜伽是一种非常健身保健的运动,可以舒展身心,锻炼身体,排除身体毒素。

    “这个地方这种炼体术有一个名字叫做瑜伽。”

    通灵宝玉忍不住说道。不过有原主记忆的叶筝当然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她修炼的当然不是什么“瑜伽”,而是她在修仙界获得的一部炼体术。

    这部炼体术叫做“玄月炼体术”。

    跟这个时代的“瑜伽”有些相似,甚至叶筝怀疑这两者或许是一脉传承的。

    不过贺依萱既然这么认为,叶筝当然也不会反驳。到了她这个层次,功法叫什么已经不那么重要了。就连各种功法招式也都是大繁若简,不讲究什么虚架子的招式,反正有用就好。

    最好就是直接把对手一巴掌一脚或是一掌撂倒。

    贺依萱一开始还努力跟上叶筝的步伐,但是很快,她就发现叶筝的瑜伽已经是练到了一定境界,根本不是自己能比拟的。

    叶筝一套动作下来,犹如行云流水,简直就跟在舞台上面表演一样,可是她呢?

    浑身大汗,就跟溺水的死猴子似的……mmp,人跟人的差距怎么就能那么大呢?

    不过她也不得不服。

    叶筝招呼贺依萱洗了澡换了衣服再离开,不过两人虽然没什么交流,感情却因此好了许多。

    “依萱,你怎么来了?你来了也不叫我!”

    丁筠其实一早就听到贺依萱的声音了,但是她没想到,贺依萱和琰宁哥哥竟然来了,为什么,难道叶筝说让他们先走就是去找琰宁哥哥和贺依萱?

    丁筠的眼睛一下子就红了。为什么!为什么大家都喜欢叶筝,叶筝有什么好的?

    她不就是比她会投胎吗?

    因此丁筠故意装作不知道贺依萱来叶家的事情走出来跟她打招呼。在她看来,她跟贺依萱的关系还算不错。当初贺依萱还总跟她打听叶筝呢!

    看上去也不像是喜欢叶筝的样子,要不然她也不会主动和她交好。可是没想到不过几天,贺依萱就“叛变”了。

    贺依萱在家也是小公主,若是丁筠好好的巴结她,她或许也不会不搭理她,多少也给点面子。

    贺依萱虽然也有点刁蛮任性,可是性格还是可以的。不过见丁筠这一脸怨妇的样子,好像控诉自己不搭理她的样子,她就觉得叶筝那一脸坦坦荡荡任性的样子要可爱多了。

    我贺依萱又不欠你丁筠什么,用这种眼神看我做什么?

    “我来叶家难不成还要跟你报告吗?我又不是来找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