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言情小说 > 豪门女配道系日常 > 第19章 无言以对
    不过孩子都那么大了,还能怎么办?只能慢慢的教。

    丁慧琴并不知道,有些孩子天生就喜欢钻牛角尖,如果从小开始培养,或许还能够掰过来。可是长大了有了自己的想法可就难教的。

    就好像大道理大家都明白,可是你要去接受某一件自己不愿意接受的事情,而且很有可能当时本人的情绪正是激动的时候,那就难了。

    就好比丁筠分明知道妈妈丁慧琴心里只有自己和弟弟,可是每当妈妈为叶筝说话,在叶建泽面前看似为叶筝说话,实际上却是挑拨的时候,她心里就难受。

    那些话在她看来,分明就是为叶筝说话!

    此时的叶筝正跟贺琰宁兄妹两人一起吃饭,原主想要让贺琰宁后悔,那叶筝肯定不能不跟这位接触。

    人的感情除了血缘维系的斩不断之外,其他的都是靠经营的。没有努力经营的感情很快就会出现问题。更别说,贺琰宁的确一开始是把叶筝当妹妹看的。

    叶筝年纪和贺依萱一样大,对贺琰宁而言,这就是个小妹妹,跟其他这个年纪的小姑娘最大的不同就是她跟自己有婚约。

    可一个成熟的大男人又怎么会对自己一直当做妹妹的小姑娘感兴趣呢?

    如果没有谢凌薇的介入,他肯定会等叶筝长大,然后娶她为妻,就算没有爱情,慢慢相处着也能处出一些感情。再生几个孩子。反正豪门的大多数婚姻不外如是。

    但是听妹妹说叶筝跟别的男生走得近,贺琰宁的心情有些复杂,这个年纪的女孩儿跟男孩儿走得太近是有些敏感的。

    因为他们正是情窦初开的时候,对男女感情也正好奇。就算叶筝是自己的未婚妻,贺琰宁也没想过限制她跟别的男人谈恋爱。现在又不是以前那种保守的年代。

    可是,不知怎么的心里就不太舒服。

    甚至就连贺琰宁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他会在意这样的事情,还特意跑出来接妹妹,顺便还接了叶筝。

    叶筝吃东西的姿势是十分优雅的。原身再怎么说也是豪门千金大小姐,而叶筝是落云宗的化神期老祖宗,这天底下的好东西,有灵气没灵气的,什么没见过?

    就算吃法新奇,原身的记忆里面基本都有。可见这位大小姐也是被富养着长大的。

    贺琰宁忍不住去看她,不过他跟叶筝的关系确实不那么亲密。

    甚至可以说几乎没什么太多的联系。

    虽说是未婚夫妻,可是叶筝年纪小,贺琰宁当然也不可能拿对待女人的态度去对待她。现在他忽然之间有一种想多跟自己的这位小未婚妻接触接触的想法。

    就算她想体验生活,跟别的男人谈恋爱,也不能现在啊。她现在才多大啊?现在做这样的事情不是影响学习吗?

    自以为找到了合理的理由的贺琰宁心里舒坦了。

    “暑假你有什么安排吗?”

    贺依萱看了自家大哥一眼,确定他不是跟自己说的,不由不可思议的望着自家大哥。

    要知道以前就算大哥跟叶筝不可避免要碰面,他们都是没什么话可以说的。

    这还真是大姑娘上花轿第一次呢!

    “能有什么安排?不过我想去学一学武。”

    “嗯,女孩子学舞蹈还是挺好的。”贺琰宁说道,贺依萱也有些兴趣,就见叶筝慢文斯理的喝了一口汤,“不是跳舞那个舞,是武术那个武。”

    她五官生的十分明艳,说这句话的时候看上去意气奋发,格外的艳丽张扬,就像是一个耀眼的小太阳。

    “什么?怎么想到要习武?”贺依萱立即就想到了叶筝一把就把秦杰撂倒的事情,一下子就兴奋了起来。

    “那你之前是怎么打败秦杰的?”

    叶筝眉头一挑,仿佛秦杰就是一个辣鸡那种表情,“就他这样的,我分分钟就撂倒了!”贺依萱的眼睛更亮了,这个年纪的女孩儿最是慕强的时候。

    特别是秦杰一个大男生欺负叶筝一个女生实在是有失风度。更加可笑的是他竟然被叶筝反杀了,他也是一个人才。

    所以几乎没什么人同情秦杰。

    贺琰宁则有些无奈。

    “叶筝,你一个姑娘家,学武干什么?”

    叶筝学着原主的模样,一下子就瞪大了眼睛,“我一个姑娘家怎么了?我不学功夫,万一被人欺负了怎么办?”

    贺琰宁还真的有一种无言以对的感觉。

    说的也对,现在这个世界虽然大体和平,可是总有一些游离在外的份子喜欢做一些违法的事情。而他们这些富二代很容易成为这些人的目标。

    所以有武术傍身也是一件不错的事情。这么一想,贺琰宁倒是觉得小姑娘学点武术傍身是一个不错的事情。

    “要不你也跟叶筝一起去学?”贺琰宁扭头就跟自己的妹妹说道。

    “啊?哥,你开什么玩笑?”原本还一脸兴奋的贺依萱顿时就脸垮了。学武虽然牛逼,但是很累很辛苦的。这一点毋庸置疑。

    再说了,贺依萱觉得自己不是什么习武的料,她别说是把男生打趴下了,就是跟男生打架这样的事情也是不会做的。

    原著叶筝在面对贺琰宁的时候向来装的温柔贤惠,贺琰宁对她只有兄妹感情,当然受不了她这一套。

    可是如今叶筝走的是耿直火辣的人设,在贺琰宁面前也是丝毫不掩饰,他反倒是觉得小姑娘漂亮张扬可爱的不像话。

    “我没开玩笑,叶筝可以,你也一定可以。你一个小姑娘出门在外不安全。”

    贺琰宁苦口婆心的说道。

    叶筝则大手一挥,“没关系,贺依萱,如果你不介意的话以后跟我混,我保护你。至于习武,我觉得你可能吃不了那个苦。”

    贺依萱听叶筝这么说一开始还有些高兴,可是听她说后半句,面色就黑了一下。

    她也是有自尊心的好吗?凭什么说她吃不了这个苦?

    “凭什么我就吃不了这个苦?”贺依萱刚说完就看见自家大哥的表情跟叶筝十分的相似,两个人的表情都有些似笑非笑的。贺依萱深知自己又上当了。

    她有些赌气,“好,你们两个合起伙儿来欺负我,学就学吗,谁怕谁啊!”

    贺琰宁有些不自在的撇开了脸,不过下意识的就用余光看叶筝,不过他没想到叶筝压根就没看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