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言情小说 > 豪门女配道系日常 > 第74章 灵异事件
    反正都是收钱,他们可以收钱打人,当然也可以收钱不打人……

    一群混混面面相觑,有个混混一听给双倍的钱,就有些心动,不过也不敢越过“大哥”开口,就暗中推“大哥”的手腕,大哥哪里能不知道这群手下的想法?

    大家都是混日子的,跟江湖道义比起来,钱肯定更重要。这跟俗不俗的关系不大,没钱活不下去不是?

    “是,大小姐您说的对,咱们都是一些给钱就干活的江湖人,有人拿钱请我们,我们就做,现如今您又拿钱买自己的平安,我们没道理不接您这笔生意。”

    谢凌薇嗤笑了一声,对这些人的市侩有些看不起,可想想如今谢家的事情,又有些高兴不起来,只想尽快把叶筝带回去,好好的琢磨琢磨该如何夺了她身上的气运给补足自己的。

    每个人都以为自己是独一无二的,这一点,谢凌薇也毫不例外,她长得漂亮家境好,因为肯上进,成绩也一直不错,堪称人间龙凤,只可惜那位先生给她看了之后竟然说她只比普通人强一些。

    这让谢凌薇实在是无法接受。

    轻蔑的转了钱之后,谢凌薇就带着叶筝离开了。

    “大哥,那些大小姐那边咱们怎么交代?”

    等收了钱,那群混混如梦初醒,这两个他们是得罪不起,可是那些个……他们未必就得罪得起啊。真是造孽啊。

    “就说咱们打不过不就得了。”这混混的头儿也是光棍的很,其他的几个兄弟一脸震惊的望着自家大哥,从没想过大哥竟然还有如此不要脸的时候。他们不认识叶筝,不知道叶筝有多厉害。

    在他们看来,两个年轻漂亮的小姑娘能有多厉害?最多也就是有点花拳绣腿的本事,可是两个人对上他们这一群,根本就没有一点悬念,可是说他们失败了是不是有点丢人?

    但是想想那些钱,丢人就丢人吧……

    在去谢家的路上,叶筝接到了叶希铭的电话,“什么?人不见了?”

    “是啊,整个人连车都消失不见了,筝筝,你说你哥我是不是陷入什么灵异事件了?”

    叶希铭夸张的说道,说话有些三不着四的,不过因为手机的音量大,谢凌薇也听见了。

    “要不我送你过去?”

    她估摸着叶筝肯定会担心叶希铭,不会去她家了。

    “那就谢谢你了。”

    谢凌薇也没打算立即就对叶筝动手,怎么也得多来往几次,等她逐渐降低警惕再说。不过挺叶希铭在那边说的,谢凌薇就觉得这件事情可能跟异能者有关。如果是普通人怎么可能忽然说不见就不见了?

    还是连人带车一起消失不见。以前没有接触过异能者尚且不知道,现在接触到了,她也不免有些好奇。

    “严重吗?要不我去联系联系,看看能不能帮得上忙。”

    叶筝不太清楚叶希铭那边的情况,不过叶希铭虽然很多时候不靠谱,不过他们一起玩儿的大多都是从小一起玩到大的富二代。这一帮人如果遇到什么事情,严重的也不至于没谱到不用家里的关系。

    所以叶筝估摸着,叶希铭最多就是因为一时之间激动,这事儿又不好跟其他人说,所以就打给她了。多半是不需要帮忙的,只是这种非自然的事情,叶筝觉得她还真的有点感兴趣。

    这种情况在修仙界是可以解释的,大能修士可以撕裂空间,从一个空间直接到另一个空间。可是堂哥他们这群富二代都只是普通人,没有这样的本事,会不会是无意中触发了前辈修士的禁制进了人家的什么洞府或是什么地方了?

    当然,也有可能跟异能者有关。

    不过对叶筝来说,是什么禁制还是异能,区别都不大,都不是普通人力可以轻易改变的。

    叶筝和谢凌薇赶到的时候,叶希铭和一群兄弟都没走,警察和那个倒霉的富二代家都来人了,一个中年美妇哭得跟一个泪人似的,看上去假兮兮的。

    叶希铭推了推叶筝,皱了皱眉,小声说道:“那是陈昊哲他后妈……”

    “你说你要是出事,丁慧琴会不会也假惺惺的哭得跟什么似的?”叶希铭一边说着一边又呸了两声,“我可不是诅咒你啊,你看看,哭得那么假,演戏给谁看呢?我都看不下去了。也就他爸是个傻子,被这个女人耍得团团转。”

    叶筝翻了一个白眼,不过以她对丁慧琴的了解,她说不定还真的会做这样的事情。

    “那你以后娶妻可得睁大眼睛好好看了,不要什么乱七八糟的人都带回家,以免后院失火。”

    叶希铭看了一眼悬崖,又看了一眼哭得稀里哗啦的狐朋狗友的后妈,心道他的眼光会那么差吗?

    “会,你们男人不会看人。”叶筝瞥了他一眼,毫不犹豫的说道。

    这倒是实话,叶筝没有经历过感情,却也见过修仙界不少的伴侣,有些甚至可以称得上怨侣。就比如说上阳真君就特别眼瞎,放着亲梅竹马的小师妹不要,非要去惹“魔教妖女”,结果差点被人魔教灭门了……

    悲剧啊,简直就是悲剧。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啊?你们不是跟我们家昊哲一起玩赛车的吗?怎么就他一个人出事了,你们都没事啊?”

    那女人有些无理取闹。警察都看不下去了。“这位女士,事情是这样的,在赛车途中,您儿子自己忽然失控连人带车闯下悬崖的,我们的人正在想办法搜救。”

    叶筝看了一眼那悬崖,并没有发现异常之处。“哎,你不是说连人带车一起失踪了吗?”

    “是啊,我亲眼看见的,连人带车一起失踪,你想啊,如果是掉下悬崖了,那等我们过来看的时候起码能看到他跟车子一起下落,这个悬崖其实也不算特别高,一千米都没有,崖底清晰可见。可是什么都没有。”

    叶希铭小声的说道。倒不是他没心没肺,狐朋狗友的有点相同的兴趣爱好不容易,就是觉得这事儿有点蹊跷,可是说出来没人相信。

    他又没人可说,所以就告诉了叶筝,没想到叶筝人直接就过来了。对此,叶希铭心里是十分满意的。

    嗯,这个妹妹还是关心我这个哥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