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历史小说 > 带着系统回北宋 > 第169章 镇住他们
    赵诚再次指着小孩的鼻子道,“我只知道一点,他爹跟着我出生入死,死在不该死的地方,若不把这事处理,不把这公道拿回来,我就再也没有资格带领大家打这场关乎池州生死的战争。不把这事做了就不是正义战争,不正义的战争就很难打赢。”

    “我是这场战争的军事统帅,我对这场战争负责,我对池州的稳定与安全负责。召集几万人至此,只要求你们和我共同见证这个时刻,但我会当着几万人的面杀他们,为冤死在溪山的六百将士、两千以上孤儿寡母拿回该有的公道。”

    “这个时候我也魔性了,我的确复仇心切,但我会对我的行为负责,是非功过,留待历史去给我评说!”

    在这最后时刻赵诚点将:“毕世静。”

    “末将在。”

    赵诚一挥手之后,几十口神臂弩一起释放,跪在中央的董平等六个无为军主要军官,顿时被射成了刺猬,倒在血泊之中。

    王黼朱孝腿都是软的,赵诚这么奸诈的酷吏他们是第一次遇到。

    在他自己都承认没证据的情况下,他竟然把一个阴谋反向操作为大阳谋,当着几万人的面,丧心病狂的洗脑,毫无后遗症的把董平等人就这么处决了。

    仅看现场的情绪,朱孝和王黼就知道这次赵诚赢了,不但真的被他干掉了董平等人,全面掌控了无为军。

    另外这场面也镇住了厢军,更近一步的为他赢得了不可低估的民意。

    无为军战败是事实,一只军队战败后处决一些人背锅在哪朝哪代都不算什么大事,这不是司法判案而是军事常例。没人随便做、唯独只怕影响到军心和民意,导致剩下的军伍不能用。

    但这也不是一成不变,操作得当它相反就能变为军心和凝聚力。这不,朱孝王黼亲眼见证了赵诚以丧心病狂的洗脑誓师战术,做成了这事。

    还不止如此。

    处决了董平等几个主要军官后,赵诚冷冷道,“把董平的亲兵压出来!”

    马上又是二十几个被绑的人拖出来压了跪在地上。

    董平亲兵原本是一都五十人,但在溪山战败后,现在只残留了二十三人。

    “杀!”

    赵诚一挥手,一波箭雨飞出,二十几人倒在了血泊中。

    亲兵说穿了就是做脏活的狗腿子,假设董平为人霸道,其亲兵平时在军中也一定是飞扬跋扈高人一等的特殊群体,这是常理,所以哪怕这些不是主要军官,杀起来也问题不大。

    原想着到场力挺赵诚的张纪?,现在感觉自己是多余的人。

    溪山战役并不是重点,现在看来,这次公开展示出来的才是赵诚的力量所在,这原本很烫手又尴尬的事,谁都不想碰的战败责任问题,却被赵诚利用得当,导致他了自溪山战役后,不论在军中还是民间,声望都刷到了一个新的高度。

    根据现场这海浪一般的欢呼声席卷,张纪?清楚,杀这些人有没有证据不在重要了,到明日,他们的血就会被土地吸干,逐渐被人们所遗忘。

    诚如赵诚所说,鬼鬼祟祟的杀他们会有非常大的后遗症,但当着几万人的面公开杀,哪怕很无理,也能顺着这书生的心思把这群人扭成一股洪流,进而彻底影响到整个池州的局面。

    赵诚这显然是很猥琐的政治行为,但张纪?不是很在乎这事,基于对他的信任,现在恍惚间,张纪?觉得已经看到池州上空的阳光,他的承诺兴许很快就能兑现,以最小的代价结束战争。

    至此张纪?全然明白了:赵诚真正的枪杆子不是无为军,而是这些老弱病残。他利用毕世静把无为军收拢,只是给这四五百人一个存活下去的理由,俗称戴罪立功。为的是不继续造成过大血腥,因为若不给这个理由,依照他的理论基础,那还要有更多的人挂在池州城墙上被围观,到了那个时候,看不明白赵诚路数的蔡攸黄文炳就一定坐不住了。

    这些在张纪?看来,都是赵诚谋略和政治路线的一环,这书生真的猥琐了……

    关于此番所谓出阵是虚晃一枪,赵诚并不是要真的出阵。

    就是走个程序高大新闻,干掉董平等主要军官的同时,彻底收拢住无为军的军心,顺便一定程度震慑住厢军。

    既然如此表面工作也要做一下,赵诚现在当然不会回州城找不愉快。不论如何遇到这样的事件,不论蔡攸和黄文斌处于何种心态,他们需要一定的时间消化。

    但最终他们应该能想通的,此点赵诚非常有把握,否则虽然也算有些勇气却也不至于无脑作死。

    于是散了出阵誓师大会后,赵诚带着核心班底差人、以及毕世静部无为军,离开永丰监附近。

    说是出阵,其实是出来在安全区域拉练一把,装个逼后又会把队伍拉回去。

    至于秦明部厢军,被赵诚下令部署在小卫星城永丰监旁边,直接军事命令是:关闭军营,不接受除赵诚外任何人的指挥和命令,除非受到攻击。

    秦明部的实际兵源数量有近两千,官方编制是两千五但是大宋的军队永远不会满员。

    现在把这样一只看似是池州绝对主力的军队,就这么软禁在永丰监,是否是资源浪费呢?

    也许是。但赵诚不管那么多,现在宁缺毋滥。简单的说官府再也经受不住下一场大型战败,一但再发生,池州乃至东南大乱就基本不可逆转了,兴许童贯就会提前带十万西军进东南了。

    所以哪怕浪费资源,也把他们“软禁”在永丰监,只要他们存在,好歹算是一种对王秀的威慑。

    除此外赵诚不信任这只厢军,于这非常时期,也等于利用这个部署把他们撤离州城。

    这样一只不属于人民甚至不属于官府的军队,在州城绝对没好处。以赵诚现在的民望,州城里仅仅是赵青明节制的那些差人就足够。能保证不乱就是功劳。

    至于怎么逐步收割王秀部,依靠的是毕世静残部,以及羊山那只复仇心切的草根队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