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玄幻小说 > 全球崩坏 > 第149章:生命的代价
    雨还在哗哗的下,不知道是不是每次进入这个副本都会是这样的雨夜。

    顾眠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把他装后备箱里也活不了多久了”

    他认真的计算了一下:“我觉得这个副本还是先完成任务比较好,我记得这副本奖励有个叫‘妖怪的名单’的玩意来着对吧。”

    “嗯?”被顾眠一提醒胖子也起来:“啥妖怪的名单,为啥我的副本奖励是妖怪的镜子?”

    不一样吗?

    顾眠还记得这个副本的奖励是自由分配属性点*3、游戏币*300、怪物的名单。

    妖怪的名单一看就是个现成的特殊物品,这玩意一听就十分具有日漫气息,再扩展一下就可以直接拍成动漫了。

    不过胖子任务奖励的那个“妖怪的镜子”从名字上听就有些接地气了。

    不知为什么顾眠听到胖子这个奖励总是想起西游记里的照妖镜来。

    二人看向旁边的楚长歌。

    楚长歌微微摇头:“我的奖励是妖怪的橡皮擦……”

    顾眠:“……”

    什么鬼东西,难不成这些东西是某位妖怪的持有物,在全球游戏开始之后把自己的私人物品赞助成了游戏奖励?

    “可能是一套法器。”深受玄幻小说荼毒的胖子开口。

    顾眠又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管他呢,先上车再说。”

    他显然还没放弃后备箱里的那个司机,所以便让胖子开陈北斗的车,顾眠坐在旁边,楚长歌坐在后面。

    他们三人最后要去的地方分别是三个不同的地点,所以事情有些难办。

    好在这地方离他们三人要去的地方都很远,几人可以商议先送谁回家。

    顾眠是不想自己开车的,鬼知道他开车又会发生什么意外,开灵车的时候那是迫不得已。

    胖子显然还没想到那么多,他在前面握着方向盘好奇的开口:“我说医生,你怎么就上了陈北斗的车呢?话说你知道被你掖车厢里的那位叫陈北斗吧?”

    胖子说这话的时候全身上下都不自在,知道了这司机的恶行,他总觉得后面还没死透的人正趴在后备箱里偷偷地听着他们说话。

    车上有时间。

    几人看到现在已经快到凌晨三点了,外面仍旧是一片浓重的黑暗。

    整个车子被大雨扣住了一样,前方的道路都看不清楚,胖子只好减速前行。

    这样的雨夜原本应该十分吓人,尤其是在恐怖副本的出租车上;但一想到现在他们有三个人,尤其后面还坐了个满手是血的医生,胖子就有了底气。

    顾眠擦了擦自己手上的血:“知道,我发现其他司机对我没有恶意之后又去捣鼓了一下电话亭,闲的没事就照着家属电话给他拨过去了……”

    胖子撇嘴:“你肯定不是闲的没事才去拨电话的。”

    在他心中,顾眠绝对是经过一番缜密的思考和推理然后发现了电话亭的秘密,胖子甚至能幻想出穿着白大褂的医生皱着眉对着拨号盘思考的画面。

    “你说是就是吧。”顾眠觉得自己的手实在擦不干净,就往不是很洁白的白大褂上抹了抹。

    胖子:“……”

    “后来呢?”胖子接着开口:“医生你是怎么准确无误的坐上这个变态的车的?”

    “我之前碰到了另外一个人,好像是叫追风少年来着,跑的贼快……咳咳”似乎意识到自己偏离了话题,顾眠咳了两声:“他跟我同坐一辆车,我发现之前的那些司机好像都没有针对玩家的意思。”

    胖子理所当然的开口:“我记得我跟医生你在一起的时候好像也没被针对过。”

    顾眠没理他:“不过他自己吓自己的本事挺牛逼的,逃跑的太快,把自己的那张地图给留下了,我发现家属电话能打之后就把两个寻人启事上的号码都打了一遍……”

    听到这里胖子心中浮现出一个大胆的猜测:“你不会是记住了这个陈北斗的声音……然后叫的车吧?”

    “不然你以为我怎么叫的。”顾眠看他一眼。

    胖子又皱起眉头来:“你打了一次电话就叫到他的车了?”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运气未免也太背了一点。

    “当然不是”顾眠否认:“我通过陈北斗这个人的电话录音判断他应该是存在一定的心理疾病,而我们医生当然要惩恶扬善……”

    胖子拧了拧眉毛。

    顾眠顿住了话,又接着开口:“不对,我们医生当然要包容一切病人,这是我们的天职,没错天职”

    “于是我拨打了好几个电话,一听声音不对就挂掉,然后如愿以偿的约到了这个病人。”

    顾眠还想拍拍后备箱。

    但他发现自己坐在前排,拍不到后备箱,所以只能作罢。

    雨刷在挡风玻璃上拼命地摇晃着,但前方还是十分模糊。

    车子的速度几乎已经降到最低,顾眠挺怕他们三个人还没到目的地,后备箱里的人就因为失血过多而死亡。

    胖子的声音沉了下来:“约到这位病人之后你干了什么?总不能一上车他就自己揭露真实面目了吧?”

    听电话录音这陈北斗先是言语哄骗,受害人上车的时候他都是一副好人的样子,在半路上才会露出自己邪恶的一面。

    “我俩一开始聊的挺开心的。”顾眠如实回答。

    他边说着边看了眼手里的地图:“一开始方向也正确,他可能没打算杀每一个坐车的人,我俩聊着聊着,结果他突然不知道脑子哪根筋搭错了,问我碰到很厉害的变态会不会害怕。”

    胖子插嘴:“你之前跟定跟他说过自己什么都不怕,他是想看你害怕的表情,这变态就喜欢这样。”

    楚长歌的声音从后面传来:“嗯,如果你那时候回答自己会害怕的话,他就会觉得你索然无味,没有杀死的意义。”

    如果那时候顾眠那么回答的话,恐怕现在早就被送到荣安小区门口了。

    楚长歌接着开口:“所以这个副本其实并不是很难,死路很少。”

    但每一个安全的司机半路上都会“变身”,正常玩家看见变身的司机绝对会弃车逃跑。

    所以其实有大半玩家都上了陈北斗的“贼车”

    但就算上了他的车也不全是死路一条,只要顺着陈北斗的毛撸就不会出事,具体表现是认怂。

    无论司机说什么都点头称是,方能苟命。

    但顾眠此人恰恰相反。

    他不但没有顺毛撸,反倒把这危险人物打的跟死猪一样,最后还把他掖进了后备箱。

    顾眠接着开口:“后来的事你们都看到了,他把我拉到了那个鸟不拉屎的山旁边打算下手,但没成功。”

    “何止没成功”胖子感慨:“还付出了生命的代价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