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腹黑王爷冷面妃 > 第一百八十四章 忠心的旭烨
“我为何不能杀他?”风轻茗轻瞥向旭烨问道,手中的动作已经停了下来。

    “因为殿下他没有骗你,殿下他是确确实实不受他的父亲东叶国的皇上的待见。”旭烨激动地说道。

    一双俊眉紧紧皱起,俊朗的脸上满是着急,一双星目紧紧盯着抵在赫连梓脖子上的匕首。

    “旭烨…”赫连梓转头看向他。

    旭烨看着赫连梓咬牙道,“殿下,对不起,属下答应过馨妃娘娘,要保护好您的。”

    赫连梓抿紧唇,微微低下头一言不发地。

    旭烨看向风轻茗和风琰陌道,“我们殿下的母妃馨妃娘娘曾是东叶国皇上最宠爱的妃子,我们殿下他从小就聪明伶俐,备受宠爱,皇上他甚至有意要把我们殿下立为太子的想法。”

    “但是这一切,受到了现在也就是赫连灼太子的母亲白皇后的妒忌。”

    “她看不惯馨妃娘娘和五殿下受尽皇上的宠爱,更是不能容忍有人抢了他儿子的太子之位,因此她怀恨在心。”说到这里,旭烨咬着牙,握紧拳头。

    “白皇后设计诬陷馨妃娘娘和别的男子有染,害得馨妃娘娘含冤而死,害得五殿下从小就失去疼爱他的母妃。”

    “就连皇上待他都不如从前,甚至是因为馨妃娘娘,而厌恶极了五殿下。“

    旭烨抬起头,眼睛有些湿润,“我们殿下在皇宫里一直都是被人欺负,在别人的冷眼嘲笑中活着,所以,殿下他说的全都是真的,他没有骗你们!”

    “如果你们执意要杀了他,那我拼死也要杀了你们报仇!”

    一直当着背景板的擎风他们听着旭烨讲述赫连梓幼年的遭遇,都深受感触。

    尤其是水妩和水如她们两个,眼中闪着泪花。

    没想到作为一个皇子,竟然也有这么悲惨的遭遇,原来出生在王庭世家也并不全是福气,也有可能会是一种惩罚。

    风轻茗也惊讶于赫连梓的遭遇,但是她还没有放下手中的匕首。

    “那你回答我一个问题,你的武功是谁教你的?师出何方?”

    “是我师父教我的,只是三年前他老人家就去世了。”旭烨没有多想风轻茗为什么问他这个问题。

    他的注意力都在赫连梓的安危上。

    风轻茗眼中闪过一丝失落,手轻轻放下,手指握紧,冰匕首立刻就消失不见。

    风琰陌也松开抓着旭烨的手,走到她身边轻轻揽着她,给予安慰。

    得了自由,旭烨急忙跑去查看赫连梓的伤势,“殿下,您没事吧?”

    “无碍”赫连梓摆手示意他没事。

    “刚才多有打扰,本王王妃有些心情不佳,就先告辞了。”风琰陌抱起风轻茗向赫连梓点点头,转身走出驿馆。

    擎风走上前,从怀里拿出个小瓷瓶放在桌子上。

    “这是我们漓浅公子研制的金创药,药效极好,擦上一点伤口很快就好,告辞!”擎风朝他们礼貌拱手道,然后转身离开。

    旭烨拿起那瓶金疮药,自己又拿出一瓶药来,“殿下,还是用属下的吧。”

    刚才他们想要杀殿下,这给的东西肯定要谨慎。

    “不必”赫连梓拿过擎风留下的那瓶药,打开塞子,顿时闻到一股清新好闻的药香味。

    赫连梓轻轻嗅了一下,“不愧是医圣,此药真是绝品。”

    “医圣?殿下您说的医圣是?”旭烨不解道。

    赫连梓含笑看着他,“旭烨你是不是有些孤陋寡闻了?这世上除了他还有谁敢叫漓浅的?”

    “殿下您说的是,江湖上那个威名远扬的医圣漓浅,皇上费尽心思要寻找的人?”旭烨震惊道。

    他没想到大名鼎鼎的医圣漓浅,竟然会在南麟的皇都里,还是和南麟皇室的莘王爷有交情!

    这要是让他们东叶国的皇上知道了,恐怕攻打南麟的心就更大了。

    毕竟他们皇上自从听说江湖上有个医圣之后,就一直派人寻找,只为了给他自己炼制丹药,想要长生不老。

    可是这一切都只是空谈而已,不说医圣他行踪诡秘,根本没有人知道。

    就是长生不老这样的想法,根本就是不切实际,凡事人都会经历生死,都会有生老病死,发正这些都是违背常理的。

    赫连梓淡笑不语,将手里的药递给旭烨,“替我擦上吧,漓浅医圣的药可是千金难求的。”

    旭烨伸手接过给赫连梓擦药,“殿下,对不起,我擅自把您的秘密告诉别人。”

    “没关系,反正也不会什么秘密了,更何况你也是为了我的安危着想才不得已说出来的。”赫连梓闭着眼睛说道。

    药膏擦在伤口上,感觉冰冰凉凉的,很是舒服,一点刺痛感都没有。

    “更何况人家夫妻两个配合地很是默契,你一个人自然也招架不住的。”

    “配合默契?”

    “就是刚才莘王妃她并没有真的想要杀我,她只是跟莘王爷配合着演戏,挖个坑让你跳。”赫连梓粲然笑道。

    不过他没想到旭烨就这样被他们给蒙骗过去了,还乖乖地说着他自己的童年往事。

    “是属下愚笨,请殿下责罚。”旭烨跪在地上低头说道。

    他竟然这么笨,居然没有发现他们的计谋,还乖乖地说了这么多。

    他这么鲁莽冲动,这以后他还怎么保护殿下?

    “你担心我的安危,我感动还来不及,我又怎会降罪于你?不必为此感到自责。”赫连梓细细品尝着刚倒的香茶含笑看着他。

    “殿下…”

    “走吧,我们去看看太子殿下的伤势如何。”赫连梓放下茶杯站起身。

    “是”

    风琰陌抱着风轻茗回到马车上,看着风轻茗落寞的小脸,风琰陌心一阵一阵地疼。

    “轻儿…”风琰陌轻轻抚摸着她沉寂的小脸。

    “我没事”风轻茗抬起头就看到风琰陌紧皱的眉头,伸手抚平它。

    “我不是说过,不想看到你皱眉的样子,很难看。“

    风琰陌握住她的手,“不许我皱眉,那你也不能让你自己不开心。”

    “我知道”她刚才只是有些失落,旭烨修炼的炎骨掌是贝家的武功。

    只有贝家人才知道的武功,现在有外人修炼它,想来是当初贝家被灭门时的幸存者。

    原本以为贝家除了她还有人活着,可没想到,那人也在三年前去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