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历史小说 > 苏厨 > 第三百四十八章 军靴
    第三百四十八章军靴

    苏油对张麒说道:“小七哥,再取我们的登山靴过来,要新的。”

    张麒去了,没一会,取回来一双样子古怪的靴子。

    苏油说道:“王爷你看,这款式又不一样了。这是囤安军的制式军靴。”

    靴子和后世高帮靴差不多,同样引入了黄铜锁眼和鞋带,底层是多层皮革加胶压制,还添了两排铁钉。

    苏油说道:“这是野战军靴,全皮做成,抓地力远超麻鞋,能紧裹脚部,形成有效保护,行军作战,非常舒服有效。”

    “致用之学,就像将一个圆五等分那样样,最讲究灵活运用。”

    “王爷要讲体面,因此你的鞋子就得如刚刚那双乌靴;军士们追求迅速,因此他们的鞋子就得如这双野战军靴。”

    “都是改造,不同的情形,需要不同的改法,绝不是一刀切。”

    “如果行致用之学反不致用,那就是闹笑话了。”

    说完将鞋底的钉子用张麒递上的一个特殊扳手拧松,然后车下来:“王爷,这双靴子看起来轻易,其实有诸多特别的小地方。”

    “鞋钉用了螺钉和螺母的结构,可以更换成平头,也可以更换成更长的钉头,可以两者互用,适合不同的地形。”

    “鞋带用丝麻混纺线和第三代结绳机制造,保证强度。”

    “鞋底是皮革加胶水,用压榨机压成,然后用冲压机模具切割,然后两片夹嵌钉座后,再行粘合,丝线加固。”

    “鞋带下方,加软皮鞋舌,防止进水。”

    “皮靴后方,还有个小皮环,方便提鞋。”

    “王爷,这款军靴,是囤安军和控鹤军在多年战争中,找老兵们一点一点收集意见,逐渐改进,最后形成的制式。”

    “所以致用之学,事情不用一来就做太多太全。重点在于锲而不舍。“

    “随着时间延续,能将一件事情做到足够精细,就是大成就。”

    “这双靴子能达到什么成就呢?囤安控鹤二军,步军行进,翻山越岭如履平地。他们的最高行军记录,是一日夜在山林之间,穿行百里,无人掉队,还能接战。”

    赵顼和苏洵还好,他们不知道这是什么概念,苏颂和韩维却惊得眼睛都鼓了起来。

    苏油接着说道:“当然要做到这点,除了这双靴子,还有很多很多方面,士兵的伙食,装备,训练,待遇,士气……林林总总加起来,才能形成这样的战力。”

    苏颂松了一口气:“我对明润守渭州,总算是有了一丝底气了。”

    韩维对苏油拱手:“明润,时候不早了,王爷,我们也该告辞了。”

    苏颂道:“一起吧,来前怕明润少年空话,现在见你们如此重视,甚有章法,我也就放心了。”

    苏油送三人出门,赵顼说道:“明润,父皇之前生病,言语颇伤太后,今日得闻你的劝谏,看来虽有回转之心,却还少了些契机。”

    “之前韩琦申请让曹舅公除使相,我想是不是能在这方面使使力,让韩持国去群臣中宣扬一下,助成其事。”

    苏油大惊:“万万不可!”

    赵顼有些奇怪:“为何?”

    苏油躬身正色:“臣闻之前上失太后欢心,太后不乐,语涉王爷。持国等力劝王尽孝恭以弥缝,此就是正道。”

    “如王爷阴助国舅,臣怕官家太后旧隙未弥,官家和王爷之间新隙又生!”

    “王爷,如今官家身体康愈,亲总万机;内外上下,事体已正。王爷只需要专心孝道,均养三宫便可以了,至于其他,非王爷当言当行。”

    “鉴于前事,太后有顾虑,也是人之常情;官家为国操劳,有时候顾念不上,这就更需要王爷承欢尽孝。”

    “多拣些汴京坊间趣事,与老人家说说,饮食所需,置办要精细周全。”

    “俗话说,‘家有一老,如有一宝’;又说‘越老越小’;太后垂帘也有些日子了,如今事尽归官家,怕是有些空落落的不习惯,王爷可以找些不用太耗费精力的事情与她做。”

    赵顼想了半天,也没有想出来什么事情可以让太后既满足权力欲望,又不影响自己父亲亲政:“明润,何事可做?”

    苏油认真说道:“慈善。”

    赵顼问道:“眉山江卿做的那个?”

    苏油说道:“《周礼?地官》:‘以保息六养万民:一曰慈幼,二曰养老,三曰振穷,四曰恤贫,五曰宽疾,六曰安富。’”。

    “如今大宋,各地有收养乞丐、残疾者和孤寡老人的福田院、居养院;儿童有举子仓、慈幼局;病者有安济院、惠民药局;死者有漏泽园……”

    “《礼记?礼运》有云:‘故人不独亲其亲,不独子其子,使老有所终,壮有所用,幼有所长,矜、寡、孤、独、废疾者皆有所养。’”

    “如今的汴京城,风物繁华,文明鼎盛,但是这些真的不能做得更好吗?”

    “去岁,眉山会所搞了个拍卖会,士大夫出书画文玩,江卿商户们竞价购买。所得款项,用于送眉山士绅众庶没于京师不得返乡者回乡敛葬。”

    “这事情真要做起来,当是一个大工程,爱民之誉,与其归于士绅,未若归于皇室。”

    “皇家与士大夫共治天下,所遇丰厚,苏油铭感于心。然对于庶民百姓,其实也可以的。慈善,就是一条很好的路子。”

    “一个如母亲,如奶奶般慈爱的皇家形象,对化育子民来说,其实也非常重要。王爷,这件事情,可以让太后来做。”

    “以后甚至可以成为定制:大宋官家,恩遇士大夫;大宋太后,慈惠子民。如此收尽士庶之心,敢问天下如何不勠力相报?”

    “听闻仁宗为了节省用度,用破了的垫子都不愿意撤换,但是民间知道的有多少?节约几个垫子,能救的人有才几个?”

    “如果太后愿意出面,主持慈善事,以她老人家的号召力,能救的人又是多少?皇家慈爱之心,岂不天下知闻?意义又有多大?”

    “此事,无关士大夫,无关政事,官家那里阻力应该小得多。而且王爷可以一力操持,既锻炼了政务,又体尽了孝心,不耗国用而于国有利。”

    赵顼犹豫道:“事情是好事,但是钱从何来?拍卖会说得好听,但是由皇室来搞,大臣或者会弹劾皇家敲剥商人了。”

    韩维拱手笑道:“王爷还没听出来啊?明润既然给你建议,自然就有解决办法。”

    苏油笑道:“王爷,内中工坊,手艺也是不弱,如果有合适的材料,玻璃器皿,琉璃镜之类的,完全可以搞起来啊……”

    赵顼大喜:“真的?工艺和配方很贵的吧?”

    苏油说道:“其实不贵,先请王爷去问问太后的意思吧,如果愿意的话,可以去找石家。”

    “如果不愿意通过制作这样的细务获取收入,还可以搞搞博彩业。”

    “通过赛马,金明池竞渡,蹴鞠等活动,让大家猜名次,吸引汴京居民关扑,发行彩票。其收益用于慈善,也是可行的。”

    赵顼听得心喜:“那我明日就去找奶奶!”

    苏油说道:“如果要搞彩票,涉及到数学问题,这个小妹非常清楚。还有这个所得资金会很大,王爷可以亲自协助太后,管理这笔资金。”

    “除了用于之前所说的慈善事业,还可以将几处药局的医药,医方,医术,也可以整理印刷出来。这本来就是仁宗的心愿,也是慈善的一部分。”

    “救荒的本草,各地的农书,也是可以收集整理的,授民以业,扶农救荒,谁也不能说不是慈善的内容对吧?”

    “我已经去信姻伯,从眉山程家调用人手,很快就要在汴京组建印书坊了。要是太后愿意领衔这项事业,我们整理的《西南农书》,宗兄整理的《图经本草》,就劳动太后和王爷来操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