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历史小说 > 辽东之虎 > 第八十八章
    李枭和毛利辉元相对而坐,李枭毫不客气的审视着这位日本战国名人。

    毛利辉元看上去有些老,估算应该有六十岁左右。鹰勾鼻子褶皱纵横的脸,晶亮的眼睛很像是老鹰。大大的鼻子大大的嘴,深深的法令纹从鼻翼一直延续到嘴角。黑色的武士服,上面刺绣着毛利家的家徽。

    给人的感觉这就是一头吃人的老虎,蹲在那里随时准备择人而噬。

    不愧是丰臣秀吉留下来的五家佬之一!浑身散发出来的威压,让李枭觉得非常不自在。

    两个人都是在用气势试探对方,毛利辉元也认为这个自称是大明山海关总兵的家伙,似乎太年青了一些。

    “阁下来我萩城,为了什么事情?”毛利辉元终于说话了,艾虎生连忙将他的话翻译给李枭。

    “为了毛利家的未来!”

    “我毛利家的未来?”毛利辉元奇怪的问道。自己家的未来,关你鸟事。

    “关原之战你们西军失败了,德川家康成为了幕府的将军。你的领地被一削再削,你们毛利的家的祖庭安艺也被德川家康夺走,赐给了背叛你的吉川广家。

    你是丰臣秀吉留下来的五家佬之一,我不信你能够忍受得了这样的屈辱。所以,我来找你。希望我们能够合作,让毛利家重新辉煌起来。至少,也要恢复毛利家以前的势力范围。”

    “为什么?你为什么要帮我?”毛利辉元鹰一样的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李枭问道。

    “很简单,目前你的势力被削弱的最厉害。你的手下人也处于不饥不抱的状态,你以前拥有许多的领地。所以你手下有很多的武士,可你现在没有这么多封地了。你拿什么养活你的武士们?

    据我所知,你的财政已经到了接近枯竭的边缘。你不得不增加赋税,来养活多出来的那些嘴。可你这样增加赋税,百姓们就会日益困苦。你在长门和周防国封地是你最后的地盘,如果这里也乱起来。你将来连个立锥之地都没有,你还有什么脸去见地下的爷爷。

    所以我来找你联盟,九鬼嘉隆那些的家伙如日中天。我现在就算是找人家联盟,人家也不会同意。”

    “你想要什么?”毛利辉元知道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既然李枭提出了条件,自然就会有所求。

    “很简单,目前咱们这一次行动就是要重创九鬼嘉隆。前段时间他们抢了女真人好多金子,我想都抢回来。到时候算上你一份儿!如何?”

    “哈哈哈!”毛利辉元一顿狂笑,几乎是笑岔了气儿。

    现在他几乎可以认定,眼前这个小子就是假冒的。九鬼嘉隆是德川家康眼里的红人,当年在关原之战中出过大力的。手下熊野水军号称八幡海贼,最盛时与九州的津坊,五岛等水军势力连番恶战丝毫不落下风。

    毛利辉元手下村上武吉的水军,就是在九鬼嘉隆的打击下全军覆灭。

    如今九鬼嘉隆得德川家康看中,又和岛津,常州等藩结盟。势力简直是如日中天,自己都不敢小瞧这位海贼大名。眼前这个娃娃,却说从他手里抢金子。简直就是笑话中的笑话!

    “毛利先生不信?”

    “抓起来!”李枭的问话声还没翻译过来,小早川龙景立刻咆哮一声。早就等候在门外的武士,立刻冲了进来。其中一人身材高大,身穿具足的武士抽出武士刀,斜着就朝李枭的肩膀斩了下来。

    刀光闪现,江朝宗甚至来不及反应。那刀已经劈了下来,江朝宗横身挡在李枭身前。想用自己的身体,帮李枭挡下这一刀。

    “啪!”一声清脆的枪声,武士刀爆发出炫丽的火花。一颗子弹打在刀身上,直接把武士刀击成了两半。断掉的刀锋划过江朝宗鼻尖儿一寸,几乎贴着他的脸扫过去。

    “啪啪啪!”又是接连三枪,冲进来的武士全都肩膀中弹。整个人惨叫着向后倒了下去!

    更多的武士冲了进来,李枭却把仍旧冒着烟的枪口对准了自己对面的毛利辉元。而江朝宗这时候也掏出短枪,对准了想扑过来的毛利秀忠。

    武士们一下傻了眼,刚刚的枪声的连发的。谁也不敢说,这小子手里那怪模怪样的枪里面,还有没有子弹。如果为了抓他伤害了毛利辉元父子,谁也承担不起这个后果。

    “毛利藩主,您是不是以为小子是说大话?你可以派人打听一下,上个月的时候九鬼嘉隆曾经出海攻击我的一座岛屿。结果被我杀伤千余人之后,俘虏了六百多人。九鬼嘉隆如果不是当时有大炮助阵,也逃不过我的手去。

    如今我也铸造了大炮,只不过我的船少。而且渡海器材也少,所以才选择了和你合作。这一次九鬼嘉隆从女真人那里抢来的金子,应该不下两万两。我答应你事成之后平分这些金子,相信有这些金子。你应该可以养活一段时间你的属下!

    如果你需要的话,我还可以给你和朝鲜国王李彦联系。让他卖一些大米给你们,相信现在你需要这些东西。

    而且我们今后还会有更多的合作,我会重新帮助你成为日本第一大名。势力甚至要超过德川家康,如何?”

    “你要什么?”面对枪口,毛利辉元还是能够问出问题。可见,五家佬的称号名不虚传。

    “这次我要金子,下一次我要的是你的全力支持。因为我现在的水军人手不足!而且,我还要日本的市场。我有许多的商品,需要通过你倾销到整个日本。放心,我做事一向本着共赢的原则。

    我有利益,也绝对有你的利益。只有双方都赚到钱,联盟才会健康长久。您说呢?”

    毛利辉元沉默不语,李枭的条件对他来说相当有诱惑力。如果事成之后真的能够获得一万两金子,那将极大缓解他糟糕的财政。准确的说,因为封地的锐减。毛利辉元的手下,已经快吃不上饭了。

    李枭提出的购买朝鲜大米的计划,对毛利辉元来说无疑是雪中送炭。前几天的时候,毛利辉元甚至有了去朝鲜抢大米的想法。

    吉川元春靠了过来,在毛利辉元的耳边轻声说了些什么。毛利辉元诧异的看了吉川元春一眼,然后吩咐道:“秀忠!你好好招待这位贵客,李大人提出来的条件我会和家臣们商量一下,再给你答复!”

    关键时刻,毛利辉元优柔寡断的性格再次暴露出来。当年他就是在关键时刻留在坚固的大阪城里面,而错过了击败德川家康的最好时机。

    对于这一点,李枭也没有任何办法。这属于性格问题,基本无解。

    让继承人毛利秀忠陪着自己,也算是另外一种态度。意思是不对再次对李枭不利,没人会拿自己的继承人冒险。尤其是现在,毛利辉元已经六十多岁的时候。

    李枭没办法只能跟着毛利秀忠退了出去。

    接待这些事儿无非就是吃吃喝喝,毛利家虽然落魄。但艺妓还是养得起的,不过李枭实在享受不了这种东瀛文化。

    女人脸上抹着厚厚的粉,眉毛涂成两个黑蛋蛋。嘴唇红得像是刚喝完人血,最让人痛苦的就是牙齿还要涂成黑色。三五个人浑身裹着绸布,背个枕头,在那晃晃悠悠的转圈儿。

    舞姿不优美,身段儿也不凸出。怎么看怎么别扭!

    不是没有美女,苍井老师,波多老师,小泽老师。还有已故的武藤老师,这些优秀的德艺双馨的优秀艺术家都哪去了。

    最让李枭受不了的是清酒!

    这玩意说白酒,但没白酒度数高。说是啤酒吧,比啤酒度数还高那么一点儿。一喝就是论斤喝,老子就算是酒量不错。他娘的膀胱容量也不允许老子继续喝!

    喝这玩意,绝对需要容量大于酒量。

    一杯清酒,一生成灰。一念来回,渡余生无悔。

    李枭现在他娘的后悔死了,这辈子再也不想喝这个什么清酒。肝脏没有向身体提出抗议,膀胱一个劲儿抗议。

    实在为膀胱担心,李枭只能向毛利秀忠告辞。并且坚决拒绝毛利秀忠,热情的要将几名艺妓送给李枭的企图。

    弄几个这玩意儿回去,还不够糟心的。看着就别扭!

    那些德艺双馨的艺术家都哪去了?

    打着酒嗝,在毛利秀忠的护送下回到了自己的船上。一回到船上李枭就感觉脑袋疼,在确定这属于酒精中毒的初级症状,而不是中毒症状之后。

    李枭倒头就睡!

    睡到半夜的时候,迷迷糊糊的起来。看到李虎还守在自己身边,刚想说话。嘴一张,一大泡肚子里面的清酒就喷了出来。

    李虎赶忙将准备好的木盆推到跟前,整整吐了半盆李枭才算是把肚子里面的清酒吐干净。这玩意存在肚子里面太难受了,卡着不上不下。现在算是舒服了,晕乎乎的脑袋似乎也一下子清醒过来。

    “大哥!喝口茶漱漱口!”李虎端过来一杯茶水送到李枭的嘴边。

    揉了揉脑袋,站起来感觉肚子也舒服了。倭国人那半生不熟的东西吃着就是难受!

    接过李虎手里的茶水喝了漱了口,又喝了大半盏。肚子空落落的时候喝茶最容易饿,刚刚空了的肚子立刻“咕噜”“咕噜”的叫了起来。

    “虎子!看看厨房还有啥,给弄点儿。他妈的这倭国人吃的神马玩意儿,半生不熟的嘴里能淡出个鸟来。”

    “早知道大哥会饿,已经给您准备好了。棉布裹着呢,还热乎!”李虎居然从抱着棉被的笼屉里面掏出一只油黄油黄的肥鸡出来。

    肚子实在是饿,撕下一条鸡腿就开吃。李虎又从笼屉里面端出来一碗稀粥出来,正吃得油腻的李枭顾不得夸赞李虎。竖起一根大拇指,就开始吸溜吸溜的喝起来。

    这就是亲兄弟,两姓旁人根本不可能想这么周到。

    李枭忽然停下吃鸡的嘴,愣愣的看了李虎好一会儿。不对啊!单细胞的李虎居然有这脑子,他什么时候脑子这么好使了?

    “大……!大哥您看着我干什么,快吃啊!”

    “等会儿!你这一套跟谁学的?”

    李虎搓着手有些不好意思:“烟云教的,说是你喝多了要准备好茶水。还有鸡肉,粥啥的……!”

    李枭点了点头,知道李虎为啥这么晚不睡觉等自己了。原来还是为了自己媳妇的转正问题,看得出来李虎和烟云真的过到了一块儿。不然单细胞的李虎,绝对不会这么听烟云的话。

    “老三!你二哥呢也是为了咱家好,烟云这名声实在是……!上不了台面儿!这朝廷的旨意刚下来,老二成了昭信校尉。你现在好歹也是个七品的把总!

    别看我是当大哥的,有些事情不是我说了就算的。朝廷上有制度,家里人也都反对。咱家我的家主,你说这件事情我偏着你,今后万一有了别的事情,你让我怎么处理。

    我看你就让烟容先当个偏房,左右对大家都有个交代。你们要是真的好,你就不娶亲,这不也一样么!或许今后咱家……!”

    “大哥!我虎子是个老爷们儿,不能给心爱的女人一个名分那算是啥。把总是啥破官儿,老子不要了。我就是要给烟容一个名份,不能就这么不明不白的跟着我。”李虎赌气的说道。

    李枭一个脑袋有两个大,李虎就是个犟种。认准了一门就不改那种!

    可偏偏老二李休也是个认死理儿的,认定了贱籍的窑姐就不能进李家的门。

    “也不是没办法,你要是立下军功。未来陛下接见的时候,你可以请求陛下赐婚。这样不但朝廷里面的那些言官不能再嚼舌头,估计你二哥也会接受。”李枭没办法,只能往后拖。

    “军功!”李虎的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

    ps:本书中的日本大名的事情和人物都是虚构,老龙只是引用了名字而已,请勿对号入座。别以为知道一些日本战国历史,就在老龙面前显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