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我是都市医剑仙 > 第一百七十八章 用毒
    此人身形瘦削,白面无须,目光冷厉,如同鹰隼般看着陈风,充满了凌厉的杀机。

    他名叫郑泰和,乃是问仙门的长老,正是他当日亲自出手打伤了李美娥并掳走了骆文欣。

    在刚才陈风突然又无比猛烈的袭击之下,仅有郑泰和一人因为实力强横而从车中逃脱。至于余下的两人,却彻底被留在了已经严重变形的车内。

    实力相对较弱的司机当场毙命,给陈风贡献了两百六十多生命元气,至于另外一人虽然没死,但也是双腿断折,被挤在车厢内无法逃脱,惨叫连连之时不断的有生命元气流失。

    以陈风的估计若是没人救治的话,这人最多十余分钟后必死无疑。

    陈风自然没有出手救治的想法,相反倒是很享受他流失的生命元气不断被自己的生命元气珠吸收的过程。

    “陈风!”刚刚跳出车的郑泰和怒视着陈风,沉声吼着就猛冲过来。

    “你在叫谁?!”陈风冷笑着,右脚一踹,直接把脚下的车厢踢烂,右手食指顺势朝郑泰和点出。

    既然要出来杀人,陈风当然不会给别人留下证据的机会,所以早早就已经改变了自己的容貌以及身高。此时的他完全跟自己的本来面目不像,活脱脱是个三四十岁的中年人。

    “嗖……”真元激荡之下化为凌厉剑气,迅疾如电,直刺向郑泰和的心口处。

    “好强的剑气!嘭。”郑泰和心中震惊于陈风的攻势如此猛烈犀利之时,直接就全力爆发,一拳轰出。

    拳罡和剑气对碰在一起,登时爆发出震耳欲聋的巨响,强劲的冲击力横扫四周。

    “嘎吱……啊!”本来就已经严重变形的汽车当场被碾压成了铁饼,惨叫声中,车内奄奄一息的C级修炼者也当场毙命。

    将近八百多生命元气散逸而出,当场被陈风的生命元气珠收走。

    下一刻本来急促靠近的两道身影却猛然分开。

    “你竟然用毒。”陈风叱喝一声,左手抬起,掩住了口鼻。

    随着拳罡崩散开来,一股淡淡的腥味弥漫四周,而高速公路中间栽种的碧绿的松树竟是在短短时间内枯黄,松针簌簌而落,很快就掉了一地,可见随着拳罡爆发出的毒素何等猛烈。

    “我问仙门从开创至今,就是靠毒才能够在西南屹立不倒,我用毒杀你自然也是天经地义。你若不想死的太痛苦,还是乖乖受死吧。”郑泰和站在围栏之上,背手而立,冷笑着道。

    他这番话说的嚣张,俨然一副稳占上风,轻而易举就可以灭杀陈风的样子,可是他背后的手上滴滴答答淌落的鲜血却表明刚才的碰撞中他同样是吃了亏。

    “滋啦……”陈风没有再多说话,左手弹出一道法诀,下一刻便有天地灵气凝聚,骤然化为一道闪电,劈向郑泰和。

    郑泰和哪里会想到预料中该早就已经中毒的敌人,竟然还能发出这等强横的攻击手段,瞳孔遽然收缩,想都不想就朝着旁边窜去。

    “嗖……”只是身在空中时,他才惊恐的发现竟然有一道锐利剑气无声无息的袭来,并且正好出现在自己闪避时的必经之路上。

    “原来这个天杀的家伙早就想好了怎么对付我。他怎么会没有中毒?!”郑泰和心中暗骂,安全顾不上右拳已经受了伤,挥拳再次朝着飙射而至的剑气轰击过去。

    “嘭……”巨响声中,拳罡崩散开来,剑气却是余劲未竭,噗嗤一声刺在郑泰和的拳头上。

    刹那之间,鲜血喷溅而出,郑泰和的拳头上再次多出了一个血洞,不只是皮肉破开,甚至连骨头都出现了破损。

    正当郑泰和以为就此化解了这剑气的攻势,可以从容躲避开如影随形般袭来的闪电时,突然间就感觉到拳头上的伤势猛然间一股强烈至极的麻痹感传来。

    “可恶,他竟然也用毒……”郑泰和心底刚冒出这样的念头时,却有一道耀眼的蓝紫色光芒从其伤口处迸射出来。

    这自然不是毒,而是蕴含在剑气之内的雷电之力,瞬息间侵入郑泰和的全身。

    虽然这雷电之力并没有强大到足以让郑泰和当场丧命,可是剧烈的麻痹感却在刹那间席卷了他全身。这让他本来前冲的速度为之一缓。

    “糟糕了!”郑泰和又惊又怒,心头却是一片冰凉。

    “嘭。”下一刹那,陈风先前释放出的闪电就轰击到了郑泰和的身上,蓝紫色的电芒四处游走,如同无数的电蛇在狂舞一般,将四周映照的耀眼至极。

    郑泰和的头发全都在瞬间炸了起来,浑身上下散发着焦糊的味道,更要命的是他浑身的肌肉在不由自主的疯狂抽搐,这让他看起来像是得了羊癫疯似的。

    “噗噗噗噗……”陈风此时已经到了近前,手指点出,直接废掉了郑泰和的四肢。

    “告诉我,你将骆文欣送去哪里了?”陈风俯视着躺倒在地上的郑泰和,沉声问道,目光锐利中带着几分冷酷,仿佛是高高在上的神明在看着地狱中挣扎的恶鬼似的。

    “她先我一步回了问仙门,在哪里,她将被制成供我们老祖享用的炉鼎,助我老祖实力大增,从此问仙门便可彻底崛起成为可与万剑宗等比肩的大门派。”郑泰和并没有求饶,更加没有隐瞒,直接回答道。

    只不过郑泰和此时的神色中带着几分狂热,竟是显得有些癫狂。

    “你知道为什么我会告诉你这些吗?”郑泰和看着陈风问道。

    “不知道。”陈风摇了摇头。

    “因为我就算告诉你,你也没办法将骆文欣给救出来的,就算你杀得了我又怎样?你依旧是不可能救回你想救的人,哈哈哈哈……”郑泰和狂笑起来。

    “靠!”陈风本想再多问他一些事情,但是突然却是脸色骤变,身形一闪就朝着远处逃去。

    “嘭……”就在陈风窜出不到三四十米远时,疯了一般大笑的郑泰和却猛然间像是充气过多的气球般猛然爆炸开来,血肉四溅时一股难以言喻的腥臭味瞬间弥漫开来,周围的树木全都枯黄而死。

    “可惜!竟然被他逃了!难道他早料到我会自爆?不可能吧?!”郑泰和在身死的那一刻,看着远远逃走的陈风,怨毒的目光中闪过了强烈的惋惜和难以置信。

    陈风眼见周围毒气弥漫,根本就无法靠近,也就没有了继续逗留的必要。

    况且刚才一番激战虽然短促,可是天色却已经明亮了起来,虽说路上车辆稀少但也不是没有,为了避免被过多人注意到自己的行迹,陈风还是唤过乌拉,再次朝着西南飞去。

    虽然郑泰和没有说出骆文欣现在身在何处,但是却至少解答了一个让陈风倍感困惑的问题,那就是问仙门为何要屡屡对骆文欣下毒手。

    “既然骆文欣肯定会被送往问仙门,那我就问仙门等着她好了。”陈风暗暗想着。

    …………………………

    “梅队,刚收到的情报,通往西南的高速公路上再次出现了惨烈的杀戮,现场有三人死亡,场面十分血腥,并且有剧毒物质存留,三百米范围内的树木全都枯死……”冷军匆匆走进梅映雪的办公室道。

    “有没有无辜民众伤亡?”梅映雪冷声问道。

    “因为当时时间很早,车辆稀少,所以倒是没人丧命。”冷军忙道。

    “知道是谁做的吗?”梅映雪伸手指揉了揉眉心后问道。

    “目前还没查出来,不过我怀疑可能是陈风所为,因为目前来说,有这样的手段并且有动机的似乎只有他一人。”冷军迟疑了一下,最终说出了自己的判断。

    “为什么这么说?”梅映雪看向冷军,目光中带着疑惑。

    “现场留下的三具尸体中,有一具正是不久前掳走骆文欣的绑匪,而我们也刚查到骆文欣失踪后,骆万里曾经打过一通电话给陈风,很有可能是向陈风求助。”冷军道。

    “向骆万里证实过了吗?”梅映雪问道。

    “问过,但是骆万里并没有承认。具体通话内容,他拒绝透露。”冷军摇摇头道。

    “既然没有证据,就不能胡乱的怀疑他,你之前不是说李美娥被送去了陈氏医馆吗?可以去探视一下,看看陈风到底在不在医馆内。”梅映雪道。

    “是。”

    “不管陈风是否在医馆,都不要急着行动。”梅映雪叮嘱了一句。

    “知道了。”冷军答应一声,告辞离开。

    梅映雪皱眉沉思片刻后拿起了手机,拨通了电话后道:“又死了三个人,是不是非要等到血流成河时,你才会有所行动?”

    “我做事自有章法,就不必你来操心了,嘟嘟嘟……”

    梅映雪看了看已经被挂断的手机,轻叹一声道:“我只希望你别惹上了不该惹的人。”

    ……………………………

    “疯子,我试了很多办法,不过都没能找到骆文欣的踪影,真是邪门了,就好像她一下子给消失了似的。”上午十来点钟时,排骨发了条微信给陈风,语气里既有惊诧也有羞恼。

    陈风除了安慰了他几句外并没多说什么。这样的结果其实早就在他预料之中。

    想要蒙蔽住监控的搜寻并不是件很困难的事情,只要换一辆新车,运送骆文欣的人都是生面孔并且始终不让骆文欣出现在陌生人面前,那么就算是排骨再怎么有办法,也很难找到骆文欣的踪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