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手术直播间 > 1893 912,郑仁(月票44000加更×88)
    “苏云,去消毒!”郑仁气场全开,眼睛里没有别人,只有之前看了一眼的已经开始由红变白的系统面板。

    苏云也楞住了,他看着郑仁,像是看一个傻逼。

    “右侧股静脉,小冯,支架找到了么?”

    “找到了。”冯旭辉拿出血管用的带膜支架、穿刺套件,一瘸一拐的走到器械台旁,交给愣神的巡回护士。

    郑仁一边戴无菌手套,一边走到手术台,见四个人站在手术台上,完全没有位置。

    “让开!”郑仁瞪了一眼二助,不怒自威。

    二助被吼了一嗓子,下意识的离开术区。

    “你谁呀?”站在手术台上的詹教授剥离肿瘤的时候把下腔静脉给弄破了,正一肚子的火气.

    此刻见苏云已经掀开右侧无菌单开始消毒,不由得大怒。

    “912,郑仁。”

    “……”詹教授一腔子的火气马上就没了。

    虽然时间短,912,郑老板的名号在全国还没铺开,但是在帝都医大附属医院已经没人不知道了。

    介入取心脏子弹栓塞的术式,听起来都是那么的玄幻。

    虽然詹教授不懂介入手术,可是他听心外的人说查找了资料,还真有这种术式,只是手术成功的案例太少而已。

    郑老板把医大附院心外科按在家门口的手术室里一顿蹂躏的事儿,早都传开。所谓坏事传千里,尤其是和心外有矛盾的一些人更是乐不得的传扬郑老板多多牛逼。

    “郑……老板?”詹教授说话都说不利索了,“您这是……”

    “胡闹!”郑仁见苏云在消毒,他拿着一个无菌的洞巾准备着,看着詹教授道:“怎么能在普通术间做?这种手术,为什么不通知血管科或是介入科!”

    “……”

    “出了事,开刀有屁用!你能把血管缝上?!”

    詹教授被骂的哑口无言。

    虽然心里不服气,但也没什么好说的。

    找血管科或是介入科又能怎么样?下了支架手术做不下来人不一样得死?

    而且杂交手术室……詹教授对那面真不是很熟悉,脑袋里就没这根筋。

    “老板,好了。”苏云说完,马上闪身,去再刷手、穿衣服。

    郑仁一伸手,沉声道:“穿刺套件。”

    “郑老板,您要做什么?”詹教授虽然被骂的狗血喷头,但却还是用您来和郑仁对话。

    “盲穿。”郑仁道。

    手术室里一片哑然。

    “苏云,去右侧腹直肌切口,经由结肠肝曲,打开Kocher切口翻转十二指肠及胰头找下腔。”郑仁一边穿刺,一边说到。

    “好。”苏云毫不犹豫,直接说到。

    穿衣服上台,苏云肩膀一挤,把站在术者位置的詹教授挤到患者头侧。

    郑仁刚好把大架子顺进去,正在打开。

    苏云看的也有些惊讶,老板在盲操!根本不是在透视下做,他能把血管支架下的刚刚好么?

    不管了,反正差不多就行,要是有问题,反正是可回收支……不对,老板肯定是要开腹后直视下下支架!

    这个思路真特么牛逼,苏云赞叹。

    心里这么想着,他立马急了起来。

    血管科的人刚刚上台,还没来得及动手。苏云一伸手,道:“刀。”

    省城医大附院的血管科主任怔了一下。

    “刀,没特么听见么!”苏云大声说道。

    手术刀递过来,苏云几乎切了个天地口,从右侧肝脏下缘一直到阑尾切口上方。

    这时候可不是顾忌切口大小的时候。

    此时苏云心无旁骛,切开,简单止血,钝性分离,刚刚分开肌肉,一双拿着止血钳子的手出现在眼前。

    “这么大口?”郑仁一边分离,一边说到。

    “呃……”苏云像是看见鬼了一样,“你不等直视下下架子?”

    “架子下完了,那个谁,你不用按着了。”郑仁站在患者左侧一助的位置上抬头看詹教授,“腔镜设备都撤吧。”

    包括苏云在内的所有人都愣住了。

    一个人做介入手术,这也没什么,最早开展介入手术的时候,都是一个人做。

    可是连特么个X线都没有,架子是怎么下进去的?!

    但苏云只楞了0.5秒,便继续开始操作。

    詹教授站在原地,看着电视上血糊糊的界面,哪里敢松手。

    他感觉只要一松手,患者的肚子就得鼓起来,然后血压嗖嗖的就归零了。

    虽然是静脉,可是下腔静脉那种血管,也不是闹着玩的。真出血,不到一分钟人就交代了。

    郑仁说完也没去管其他人,打开腹膜,要了吸引器开始吸腹腔里的残留血。

    吸引器里呼呼呼的把暗红色的静脉血吸出来,很快水落石出。

    詹教授看着电视屏幕里的血迅速少了,怔在那里,慌张失神。

    多少年来的临床经验告诉他,这一切都是不可能的!

    盲操,下血管支架堵住破口的下腔静脉,光是盲操两个字就足以……可是血真的是没了。

    这一切都很难让人相信。

    詹教授下意识的动了动手里的镜子,看见肿瘤旁的下腔静脉破口的位置出现白色的网状痕迹。

    这是带膜支架!郑老板竟然真的在盲操的情况下把直接给下进去,把血给止住了!

    “林处长,帮我借个显微镜。神经外科的那种,40-100……”郑仁道。

    “郑总,我……云哥儿放我这儿两个蔡司的显微镜。”冯旭辉在一边小声说到。

    手术室里人太多了,全都是医生。冯旭辉本能的让自己的音量变小点,免得惹了哪位,让今后的工作困难起来。

    “嗯?”郑仁快速做着手术,鼻子里哼了一声。

    “手头有,就放小冯这里两个,放心吧。最完美的助手,一切都毫无破绽。”苏云见血渐渐的少了,心中惊讶,嘴上却不着四六的说到:“老高!”

    高少杰马上走过来,问道:“怎么了?”

    “伊人,你认识吧。”苏云问道。

    “见过。”

    “你去把伊人接进来,器械箱抓紧时间消毒。”苏云道,“器械不行,一会剥离的时候差点劲儿。”

    高少杰无语,默默转身离开,去手术室外接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