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言情小说 > 望族闲妻 > 第一百六十四章 三王归(一)
    这是前所未有,顾廷菲也未尝想到。霍夫人能亲自登门求亲,让顾廷燕进门做妾,那已然是霍府妥协的结果。却没想到太后下了赐婚懿旨,让霍成斌风风光光的迎娶顾廷燕进门做正妻。霍府怕是这会每个人心里都不好受,尤其太后自己,她想母仪天下,堵住天下人悠悠众口,那就只有牺牲霍家人了。

    至于文欣和李天舞同时入宫,一人为后,一人为贵妃,这算是最好的结果了。当初刚听到文欣和皇帝的对话,她就有了打算,暗自决定要帮皇帝一把。因为皇帝出宫,也许当时太后不知道,可事后她总会查探清楚。文欣在丞相府当众和程子墨搂搂抱抱,太后若是还执意让她做皇后,必定会让群臣议论纷纷。

    太后本就不是皇帝的亲生母亲,是嫡母,更会让朝臣们有看法。太后为了自己的脸面,妥协了。退一步,让文欣为贵妃,不得已才让李东阳的嫡长女李天舞为皇后。李东阳是黎国的当朝丞相,他的女儿入宫为后,谁也不能说什么。

    顾廷菲迷迷糊糊就闭上眼睛睡着了,这一睡竟然到了翌日晌午,缓缓的睁开眼睛,发现屋里没有丫鬟。再看看天色,怕是春珠、春芬商议好了,知晓她这几日疲倦了,才特意让她多睡会,没叫醒她。身边有这么关切她,为她打算的丫鬟们,也没什么觉得委屈的了,日子是自己过出来的。

    弯着身子的兰嬷嬷低着头,将手中的茶盏端到太后身边,轻声道:“太后,您喝杯茶消消火,气坏了身子不值当。”

    谁知太后根本就没接过茶盏,反而大手一挥,把茶盏打碎在地上,她根本就没心情喝茶,满肚子的火气,不发泄出来,憋在心里难受极了。当下兰嬷嬷扑通一声跪在地上,道:“太后息怒。”

    静静的跪着等着太后的回答,不过须臾,太后柔声道:“行了,你起来吧,此事与你无关,都是皇帝这小子,看来哀家低估他了,居然能在哀家的眼皮子下溜出宫,还去了丞相府。”越想越是气恼,太后的威严何在!

    传出去还不让人笑话,正是因为皇帝私下出宫,去了丞相府见了文欣一面,随后就传出文欣和程子墨搂抱在一起的画面,其中少不了有皇帝的手笔。看来她真是小瞧了皇帝,原本她想让文欣为后,李天舞不打算让她入宫,朝中不少勋贵对她的一言一行虎视眈眈,在这个节骨眼上,更不能让那帮迂腐的老臣挑出她的把柄来,也只能让李天舞入宫为后。

    为此她特意将李东阳请到宫殿里,劝说良久,才得到他首肯。每每想起这些屈辱,太后就对皇帝恨得牙痒痒,这小兔崽子什么时候这般阴险狡诈了?看来往后的日子她得多提防他了,免得那日被她多去了手中的权势,尤其玉玺,她一定要保管好,切记不能落到他手中。

    李东阳是科举出身,先太傅林烨一手提拔上来,又是林烨的女婿。皇帝娶了李东阳的嫡长女李天舞为后,面上看对他是如虎添翼。可太后私下打探了,李天舞执意终身不嫁,似乎心有所属,这样的人入宫再合适不过。皇帝和她两人的关系不会和睦,这是太后最乐意见到的。

    转眼到了顾廷珏、顾廷燕回门的日子,霍成斌百般不乐意的坐在椅子上,纹丝未动,“母亲,我不去。”这三日他都憋屈极了,还让他出门丢脸。生怕别人不知道太后赐下懿旨,让他娶定北侯府的庶女为正妻。

    霍夫人气恼的上前扭着他的耳朵,厉声道:“这件事没的商量,你必须陪着廷燕一同回门。你若是不去,就说明你对太后赐婚不满,传到太后耳中,你猜想会有什么样的后悔?”

    把其中的厉害关系点明了,霍成斌若是还不去,那就只有动用家法了。这是身为母亲的霍夫人最不愿意看到的一幕。

    “哼,你们就知道太后,太后,畏惧太后,连亲生儿子都能出卖了,反正今日谁来,我都不去!”霍成斌在成婚一事上已然妥协了,三日回门,他就是固执己见,不肯陪顾廷燕一同回门。

    此话一出,把霍夫人气的差点儿仰倒,幸亏有眼疾手快的嬷嬷把她搀扶住。霍夫人气急败坏的伸手指着他:“好呀,你现在成婚了,翅膀硬了,连母亲说的话都听不进去了。来人,请家法,请家法,今日你若是不去,我就打断你的腿!”霍成斌不听话,着实让她生气。此外还当着顾廷燕的面,霍成斌就这般不给她面子,她这个婆母在新媳妇面前哪里还有半点威严了。

    谁知下一秒,顾廷燕扑通一声跪在地上,抽泣道:“母亲、夫君,对不起,都是妾身不是。”出身定北侯府,非但没能让霍夫人和霍成斌高看她几眼,原以为太后赐婚,她在霍府的日子能好过。

    霍成斌轻蔑的看了她一眼,“你快些起来,此事与你无关,好了,你们都别拉着脸,我去,我去,还不行嘛!”就这样,顾廷燕和霍成斌在霍夫人的注视下,携手一起上了马车离开霍府,前往定北侯府。

    他们夫妻两人回定北侯府回门,顾廷珏则是孤身一人,场面一度让万氏绷不住,想去找丞相府理论。既然李天博能来迎亲,就能陪顾廷珏回门,这不是在打顾廷珏的脸面吗?眼看着霍成斌和顾廷燕时不时眉来眼去,顾廷珏孤身一人,她对顾廷燕就更加没好脸色,不一会儿就催促他们去见崔姨娘。

    留下来的万氏,不舍的握住顾廷珏冰凉的小手,关切道:“珏儿,你在丞相府过的如何?他们有没有欺负你?”身为母亲,最不放心的就是这些了。

    顾廷珏扬唇笑道:“母亲,您多虑了,夫君和公婆他们对我都很好,今日夫君身子不适,我就没让他陪着我回来。母亲,您别忘心里去,不是什么大事。您看,我现在不是好端端的出现在您面前,好了,母亲,女儿难得回来一次。再回来,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您就给女儿一个笑脸,好不好?”

    这话说的在理,不知道下一次何时再能见到顾廷珏,万氏勉强挤出一抹笑容。随后就随着顾廷珏,让她去找顾廷露、顾廷菲去吧!顾廷露和顾廷菲早就相聚在顾廷露的屋里,就等着顾廷珏前来。果然没让她们俩失望。顾廷露激动的回头道:“二姐姐,你别吃了,快过来,大姐姐来了。”

    她们俩一起出去迎迎顾廷珏也是好的,偏偏顾廷菲手里还拿着糕点,嘴里还没吃完,这一幕真让她着急的如同热锅上的蚂蚁。

    顾廷菲闻言,急忙放下手中的糕点,不紧不慢的拍着双手,紧接着用丝帕擦拭双手,才起身到门口迎接顾廷珏。

    出嫁的妇人就是不一般,顾廷珏一袭素腰的妖艳紫细纱衬底的席地长裙,裙角的边上用银色的闪线层层叠叠的绣上了九朵曼陀罗花,在一片紫色中显得格外注目,裙领由两条银色织锦细带交叉挂颈的样子。外衬一条较宽的云纹银白长绸带环绕在莹白的臂间,精巧动人的锁骨不偏不倚的露了出来。

    如丝绸般的秀发随意披散在身后,用由紫白水晶珠穿起的珠链轻轻环绕着如墨般的青丝。两缕艳紫色的秀发独留在外。几片像小拇指大小薄如蝉翼的淡紫小片斜贴在了左眼的下方,闪动着隐隐光华,身旁配以香囊,内装以麝香四溢,身系软烟罗,还真有点粉腻酥融娇欲滴的味道。眉不画而横翠,唇不点而含丹。

    走到她们跟前的气质就是不一般,看来出嫁了,顾廷珏三日内改变了很多。顾廷菲下意识的上前给她请安:“见过大姐姐。”随后顾廷露反应过来,躬身道:“见过大姐姐。”

    顾廷珏亲切的搀扶着她们起身,蹭倒:“你们俩还跟我客气了,快些进屋坐下,外面冷。”今日腊月初八了,还有没几日就过年了,各府都开始忙碌起来,为新年做准备了。丞相府也不例外,丞相夫人还要忙着李天舞年后入宫的事,根本就无暇顾及到她,这也让她松口气。

    没有李天博的陪伴,她还是一样能回定北侯府,她还有牵挂她的父母和妹妹们。顾廷珏脸上浮起一抹灿然的笑容,“快进来,都别愣着了,进屋我们说说话。”眨着闪亮的大眼睛如同天上的星星一般璀璨。

    说话间,顾廷珏提起了年关将至,三王归京的消息。顾廷露忙不迭的追问道:“大姐,你说的三王,是明王、福王和湛王吗?”嘴里的糕点还没咽下去,就慌张的拉着顾廷珏的玉手。

    顾廷珏气恼的点着她的鼻尖,“你呀,快些把糕点吃完,省的咽着你。”紧接着顾廷珏和顾廷菲相视一笑,顾廷露的脸上出现一摸羞涩,轻声道:“大姐姐,你带你这样笑话我的,我不会咽着的,你快回答我,是不是他们回京了?”

    三王平日都在自己的封地,不得诏命不得回京。如今莫非是年关将至,才让他们回京来庆贺新年。顾廷露满脸狐疑的咽下嘴里的糕点,紧盯顾廷珏。

    顾廷珏淡笑着点头:“二妹妹,没想到我们的三妹妹还能知道三王,真是不容易。”不禁发出感慨,让顾廷露更加局促的低下头。

    此话一出,就说明刚才顾廷露说的是对的了,她口中的三王就是明王、福王和湛王。明王乃是先皇亲弟,驻守福建,手下有精良的水师,用来与琉球作战。福王常年驻守云贵之地,程子墨是他嫡亲外孙,福安郡主是他唯一的嫡女,他回京探望亲人,也是人之常情。

    至于湛王,他同皇帝周维一样,都是先皇的皇子,周维是二皇子,他是四皇子。他的母妃是惠妃,也就是如今的惠太妃,之所以霍太后不敢肆无忌惮的违背先皇的旨意,传位给周维。那是因为霍太后深知,先皇膝下的两位皇子,二皇子,也就是当今天子没有母妃,四皇子周湛的母妃惠妃健在,母族势力强大。

    正是因为如此,霍太后才和周明菲达成交易,只要周明菲代替三公主远嫁兰国,她就遵从先皇的旨意,让二皇子周维登基为帝。这是先皇的旨意,不能名正言顺的让周维登基,周明菲死后无颜面对父皇和母妃,也只有选择妥协。却不曾想,霍太后居然会半路派人谋杀她,还是收买她身边之人。

    对她恨之入骨,最好的办法就是在外解决她,这样就没人能替她出头了。霍太后的心计还真是深沉,周明菲自叹不如。但是吃一堑长一智,顾廷菲如今会惜福,不会和霍太后正面较量。如今她在暗,也算是便利吧!

    周维登基了,惠太妃如今住在京城的湛王府,湛王被霍太后下令驻守陕西等地,从先皇过世,至今还未曾回京。却不曾想,这过年,太后会下令让他回京。不得不让人思考其中的深意了。

    “你们都别多想,我也是听公婆提起,你们很快就会知道了。圣上年后要大婚,恰好年关将至,太后便下旨让三王回京,庆贺新年,又能参加圣上大婚。”顾廷珏赶忙笑着出声道,阻止顾廷露胡思乱想。

    顾廷露撇撇嘴:“大姐姐,你说的这些我们都知道,只是大姐姐,你有没有机会能见到湛王?”闪烁着大眼睛,满眼的期待,早就听闻湛王文武双全,才貌过人,若是能一见,该有多好,此生无憾了。

    顾廷菲和顾廷珏对视一眼,顾廷露怕是没救了,也只有刘氏能管教的了。偏偏她却成不了刘氏心目中的大家闺秀,这是最让人头疼的地方。“哎呀,我们的好姐姐,你们别用这种怪异的眼神看着我,不是我一个人的想法,京城的闺阁女子都想见到英俊的湛王啊!”顾廷露还不忘记补上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