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言情小说 > 重生之整形师 > 403 已经知道了
    他们国家的人也有故意进来当线人的,都是没有消息传回,有消息传回的都死了。

    之前唐倩问过毒系异能这个问题,所以关均知道唐倩的目的,立刻让李宽放下手上的事情过来。

    唐倩拉过李宽,拿了他们三人用过的东西出来,说:“帮我找到他们三个人。”

    “倩姐,我的鼻子没有这么好使的。”李宽有些不自信,虽然他最近一直在练习了,但闻到的距离和准确率,大概也就跟狗差不多的程度。

    唐倩这委以重任的样子让李宽非常的没有信心。

    “没事,你试试。”唐倩说。

    找不到她再想其他办法就是了,无所谓的。

    说着李宽就开始把自己的嗅觉放开了,这段时间他的嗅觉虽然还没有扩大范围,但是却能收放自如了,这可真难练啊,不过要是有唐倩,否则他们也不可能知道他们这些能力还能这么用。

    “倩姐,我闻好了。”李宽说。

    “嗯,开始吧。”唐倩伸手放在李宽的肩膀上。

    “倩……倩姐,你这是?”李宽尴尬,不明白唐倩这是什么意思。

    “我能助你闻的更远。”唐倩说。

    李宽一愣,回神后立刻说:“还还能这样的?”

    唐倩点头,示意他可以开始了。

    李宽这才集中精力开始。嗅觉由近致远,李宽努力找着熟悉的气息。

    唐倩的异能不断给他加持,李宽越闻越远,远到他心惊,但没有找到郝汉他们又让李宽有些紧张,怕自己帮不上唐倩。

    “你先把附近的搜索一遍。”唐倩说,毒系异能者在这,那郝汉他们应该就不会远,只是唐倩的精神力涉及不到这么全面,而且人太多的话也会干扰到她。

    “附近?”李宽表示疑惑。

    “对,特别是我们头顶,不是很多高楼吗?”唐倩说。

    毒系异能者看到唐倩这么心里微微一惊,没想到唐倩会怀疑他们在附近。

    不过就算找到人又怎么样,他们现在可是欲生欲死呢。

    “找到了,倩姐。”李宽激动的说。

    “嗯,我们去找他们。”唐倩看了毒系异能一眼,看到他来不及收回去的得意。

    李宽和唐倩回了城中,站在最高的一栋楼下面。

    “倩姐,这个地方似乎要会员卡才能进去。”李宽担心的说道,可惜这里不是他们华国,就算拿出证件也不好使。

    “去个洗手间。你回去找关均吧,知道人在这就行。”唐倩看了一眼入口,精神力已经找到他们,在顶楼。

    李宽一愣,看着唐倩离开的身影有些不知道唐倩这是什么意思,难道她有办法进去?

    不过既然唐倩这么说了肯定是有办法了,所以他还是先回去吧。

    唐倩找了个没有监控的地方隐身后才光明正大的走进了这栋大楼,大概是因为是娱乐的地方,所以进出只是有专门的人验证会员卡,然后简单的查了下有没有低武器之类的就放行了。

    唐倩就这样大摇大摆的进来这个高级会所,直接坐电梯到她要去的楼层。

    然后她上去以后电梯就变成了维修状态,因为在电梯服务员眼里就是电梯自动上下,按键还失灵了,所以电梯再次下去的时候就被她上报失灵了,心里庆幸下去的时候电梯没坏,不然她就要被关了。

    唐倩隐身找到郝汉他们,他们这会吸的正嗨呢。

    “哥,你说老大真的能把我们治好吗?”林小立问郝汉,因为郝汉和钱途都比他大,所以这么称呼。

    “就算不能我们总不能丢下这么多孩子然后离开吧?”钱途说。

    唐倩静静的听着他们的对话。

    “是啊,这些丧心病的畜生,呸,说畜生都侮辱了畜生。”郝汉难得义愤填膺的说话。

    “也不知道老大知道我们出事没有,这都一个多星期了。”林小立担心的说道。

    “话说起来,刚跟老大去历练回来我们就……”

    钱途话没说完,但其他两人都知道他要说什么,因为他们是真的给唐倩丢脸了。

    唐倩:丢的是你们自己的脸。

    “所以说啊,面对人比野兽难多了。”钱途感慨道。

    三人沉默了几秒后,林小立又说:“这个毒还真是要一天吃一次,不然就生不如死。”

    “要是普通人肯定早死了。不过我发现这个磨炼心智和身体,那种痛苦,要是能忍住,以后我们肯定会更强的。”郝汉说。

    “什么?你不会没吸吧?”钱途惊讶。

    “现在不是在吸吗?不过我就吸过三次。”郝汉眼睛亮亮的说道。

    “什么?所以之前你脸色这么难看就是因为没吸?”钱途惊讶死了,不明白郝汉是怎么做到忍受那种痛苦的。

    唐倩看着郝汉点点头,觉得他还不错。

    “是啊,我想看看我的极限在哪?”郝汉说。

    “你这就不厚道了,你这么干怎么没有告诉我们呢?”钱途不满道。

    林小立低头,不说话也不看两人。

    钱途一看林小立这样就种地有问题,不敢置信的问:“你不会也没吸吧?”

    合着两人把他排外了是吧?

    “我不知道郝哥也……”林小立急忙解释。

    “那你撑多久?”郝汉关心的是这个。

    “我比哥差点,吸了四次。不过钱哥你不是吸的挺爽的吗?所以就没叫你。”林小立说。

    “你胡说。”钱途差点暴跳,心虚的秒了一眼四周,虽然知道这个包厢不会有人,但钱途还是下意识心虚。

    “明明就是。”林小立嘀咕了一句。

    唐倩挑眉,享受啊。

    “我我那是相信老大能救我们,老大多厉害啊,肯定能帮我们解除毒瘾的。”钱途有些僵硬的说。

    “我们也相信。”郝汉和林小立同时说。

    “我跟你们讲,这事情可不能让老大知道,不然我就完蛋了。”钱途苦着脸看两人。

    唐倩听到这里已经显出身形,说:“我已经听到了。”

    “啊……老大……呵呵呵呵呵……”钱途被惊的跳了起来,然后很快变脸,尴尬又讨好的看着唐倩。

    “我没有把握能不能帮你们解除毒瘾。”唐倩照实说,但钱途觉得唐倩肯定是故意这么说,就是因为刚才听到他的话所以要惩罚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