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修真小说 > 天下第九 > 第一三二七章 那个人来了
    “是,谒圣主。”叫邰芃的黄须男子第一时间就拿出了戒指递给灰袍男子。

    灰袍男子叹了口气,没有接戒指,只是淡淡说道,“你自己看一下戒指吧。”

    邰芃神念立即就落在了戒指中,随即他的脸色变得苍白,额头甚至有冷汗渗出。一个第六步的强者,有冷汗渗出,那是知道自己的下场绝对好不了。

    大殿中的气氛沉闷的有些诡异,足足过了十数息时间,邰芃才努力平缓了自己的语气,“谒圣主,我没有动里面的任何东西,我……”

    邰芃已经做好了被剥离大道身陨道消的准备,他太清楚眼前这个圣主的可怕了。不过只要有一线机会,他宁可自己自陨,也不想被别人剥离大道身陨。

    壶谒之这个人他太清楚了,来到大道阵门星空后,死在他手中的强者不计其数。而且任何理由,都可能成为被壶谒之杀掉的原因。

    最初星空城拍卖会的掌控者可不是壶谒之,而是因为壶谒之在一次拍卖中,在一件顶级材料的金价上,他输给了另外一个强者。

    壶谒之大怒之下,在拍卖会现场就杀了那名拍卖过程中赢了他的强者,并且将那强者的世界打开,卷走了里面的一切东西。

    你以为这就是结束吗?这远远不是结束,因为当时拍卖会场出手阻拦了这件事。你在人家拍卖会上闹事,拍卖会不阻拦才是怪事。

    可结果是壶谒之杀了那名强者后,连整个拍卖会都挑了。再之后,他鸠占鹊巢,成了星空城拍卖会后唯一的大佬。

    还有那枚浩瀚铁晶的来历,邰芃一样清楚,那是一名第六步后期强者的。而且这浩瀚铁晶还是人家一直拥有的东西,不知道那个强者怎么泄露了这块浩瀚铁晶,结果被壶谒之直接杀了。

    壶谒之来到星空城的时候,还才第六步初期,现在已经是第六步圆满,成了星空城三大圣主之一。就是因为各种巧取豪夺,再加上在拍卖会上的收获。

    事实上如果壶谒之想要进入大道阵门,早就进去了,不知道为何,壶谒之一直留在这个地方,没有进入大道阵门。

    壶谒之语气依然平静,“说一下当时的情况。”

    “是……”邰芃恭谨的说道,“当时我确定了戒指里面的东西都在后,我第一时间就将戒指送入了我的世界之中。在那之后,我的神念就没有查看过戒指。”

    一般的人,就算是戒指送入了自己的世界,还有几个呼吸戒指就会送到壶谒之手中,也会神念扫一下戒指。

    只是邰芃相信自己不会弄错,戒指里面东西都在。当然更重要的原因是,邰芃惧怕壶谒之,他很清楚,就算是自己的神念再扫一下戒指,只要有些许的神念波动残留,都有可能激怒壶谒之。

    “唉,你是一个没用之人……”壶谒之叹了口气,抬手拍了下去。

    周围的空间随着壶谒之的这一巴掌,变得凝固起来,规则气息瞬息而变。

    邰芃几乎是同时驱动了识海中的一枚符箓,周身炸裂出一篷黑雾,下一刻大殿空间就出现了一道裂痕,邰芃瞬息消失无踪。

    壶谒之冷笑一声,他甚至都没有马上追出去,而是对同样脸色苍白的洪说道,“洪兄,不如随我一起去出去看看可好?”

    邰芃能冲出自己的大道领域束缚遁走,壶谒之并不奇怪。能来到大道阵门星空城的,哪一个没有几分手段?他感兴趣的是邰芃的那个遁术。

    邰芃借助符箓破开他的大道领域,然后用一种很厉害的大道遁术遁走。

    “好,好……”洪接连说了几个好字,他不知道壶谒之为什么到现在没有对他动手,可他知道,自己的下场不会比邰芃好多少。

    壶谒之嘴里说的越平淡轻松,下手就会是越狠。都现在为止,壶谒之之所以不担心,那是因为知道无论是那个夺走浩瀚铁晶的家伙,还是邰芃,都逃不出他的手心。

    大道阵门星空城的大阵早就锁住了出去的可能,除非是另外两圣过来,否则的话,没有谁能走出大道阵门星空城。

    ……

    “狄九兄弟,这次真被你害惨了啊,你说你有宇宙极脉和那么多的极品神灵脉,你还要什么浩瀚铁晶啊,唉……”走出拍卖会场好远了,龚千奕还在唉声叹气。

    他是大道阵门星空城的老油条,哪里不知道壶谒之的厉害。这次是真的被狄九连累了,恐怕他的一条老命都会丢在这里。

    “没什么,我们先出星空城再说。”狄九嘿嘿一笑,先走向了星空城的出口。

    龚千奕摇了摇头,“你可真是天真,先不说你能不能走出星空城,就算是你走出去了,背后有多少跟踪者你知道吗?再说这里是大道之路,你能走到哪里去?而且我保证,壶谒之不会让你走出星空城的。”

    “为什么?”狄九故作疑惑的大声问道,“拍卖会公平交易,我为什么不能走出星空城?”

    “嘭!”远处一道人影倒飞过来,几乎要撞击到狄九的同时,龚千奕抬手卷起一道规则道韵,这人影跌落在狄九面前。

    “你是拍卖会上和我交易的那个黄须?为什么短短时间黄须变成了灰色啊。”狄九已经认出来了跌落下来的人是邰芃。

    邰芃脸色灰白,他站了起来,凄然的看了一眼狄九,没有说话。正如狄九说的那样,他的黄须的确变成了灰白色。在他眼里,若是狄九能走出大道阵门星空城,那就算他邰芃瞎了眼,看错了壶谒之。狄九是一个新来的家伙,怕还不知道壶谒之的厉害。

    他也知道狄九绝对也不是一个寻常家伙,一个寻常家伙能在他不注意的时候拿走戒指里面的东西?

    邰芃看了看不远处的阵门,没有尝试着再过去。他之前没有打开阵门,再试一次也是自取其辱。

    又回头看了看拍卖会场的方向,邰芃长叹一声,周身道韵忽然开始枯萎起来,随即他的容貌都开始虚幻。一种极度灰败的气息充彻了邰芃的身周,这是一种死气。

    远处旁观的修士都是暗自叹息,所有的人都清楚,邰芃是在溃涅自己的大道,要自陨了。

    狄九突兀抬手拍在了邰芃的肩膀上,那流转的灰败死气忽地一顿,随即消散一空。

    邰芃脸色变得越发苍白起来,他震惊的盯着狄九,除了几个圣主之外,他想不通还有谁能阻拦他溃涅自己的大道自陨。眼前这个青年随手一巴掌就阻拦了他的大道道则流转,让他无法溃涅大道,这是什么大道手段?

    “你为什么要阻拦我?”邰芃看着狄九,他自认和狄九没有什么大仇恨,至于交换东西,他也是按命行事。

    狄九微微一笑,“你自陨可以直接自爆啊,为何要用溃涅大道的这种温和手段?你自爆还能小小的暗算我一下,岂不是可以找一点平衡?”

    邰芃平静的盯着狄九,“我自陨和别人毫无关系,为何要自爆?我邰芃没有什么道德洁癖,却也不至于下作的做损人不利己的事情。”

    狄九笑了笑,“所以我出手救了你啊,我最讨厌做损人不利己的事情,你的做事我比较欣赏。”

    “你救不了我。”邰芃淡淡说道,从刚才狄九的出手,他看的出来狄九很强。很强又如何?壶谒之才是这里说一不二的王。

    “我刚才已经救了你,为何要说我救不了你?”狄九就好像听不出来邰芃言外之意一般。

    背后传来一个平淡的声音,“他说的对,你的确是救不了他。”

    “那个人来了。”龚千奕下意识的颤了一下,还是给狄九传了一句。

    (今天的更新就到这里,朋友们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