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修真小说 > 天下第九 > 第一一五零 给你十息时间
    “谢谢夸奖。”狄九已经冷静下来,这人的确强,不过他现在已经有了空间。有了空间他就随时可以遁走,哪怕对方再强,自己也不是束手就擒。

    虽然口中说狄九的功法不错,兆显然没有将狄九放在眼里。至于真泽寒,在他眼里恐怕连路人甲都算不上。

    在和狄九说了一句话后,他的目光落在了鹿珠人的身上,嘿嘿一声说道,“造化圣道城我看好的几个人中,你也在其中。你能知道我的存在,也算是有本事。只是你为何要对付我呢?莫非你想要做浩瀚混沌第一人?”

    “晚辈不敢。”鹿珠人的语气也是冷静下来,他怀疑眼前的兆已经突破了桎梏,跨入了一个新的层次。

    兆摇了摇头,“你敢不敢都没有关系,你的做法更是毫无意义。第一你找人联手也杀不掉我,从某种意义上说,我已算是永生的存在。第二就算是你杀了我,你也做不了浩瀚混沌第一人,你太高看你自己了。你能站在这个位置,不是你比别人更强,而是你曾经得到过别人没有得到过的机缘,仅此而已罢了。”

    鹿珠人只能沉默无语,若是说兆的到来完全出乎他的预料之外,那兆的实力更是让他措手不及。当实力超出一定的程度后,一切计谋都是虚的。

    “一会你和我一起走,我有些事情需要你帮忙。你放心,要不了你的命。”兆没有继续和鹿珠人废话,只是用最平淡的语气强行要鹿珠人等会和他一起走。

    “是。”鹿珠人不敢有半分反驳,他知道这个时候他只要敢反驳,兆肯定会将自己杀了他。至于狄九和真泽寒,百分之百的不会出手的。第一他们的小组还没有组起来兆就来了。第二兆的实力远远超出了他们的计划,不要说狄九和真泽寒,就是他自己只要随便动一下,恐怕也是必死无疑。

    真泽寒和狄九不同,他的境界虽然比狄九强大,可他没有狄九这种只要意念存在就不会被束缚住的手段。所以这个时候,他和鹿珠人一样,被兆的领域束缚,只要有任何异动,他有预感自己会死亡。

    兆的目光落在狄九和真泽寒身上,语气淡淡的说道,“你们两人也需要帮我做一些事情,造化圣道城城主府下有一件我需要的东西,你们两人将造化圣道城城主府轰了,东西我自己去拿……”

    真泽寒不敢动,狄九此刻隐约感受到了不对。他感受到了锁住自己领域的一丝缝隙,这绝对不是因为自己的意念可以动才造成的,而是因为锁住自己的领域本身就存在问题。他的规则大道几乎到了完美的地步,任何一些漏洞都会被他的规则道扑捉。

    狄九的规则运转一动,兆就感受到了,他的目光忽地再次转向狄九。

    狄九根本就不等兆有任何动作,或者是有任何语言,岁月二张机已经祭出。一寸光阴炼制的长箭落在长弓之上,狂暴的岁月杀意轰然爆发出来。

    祭出岁月二张机的瞬间,狄九几乎紧张到了极致。因为兆要动手,必定会是在这个时候。很显然,兆不是真的将鹿珠人和真泽寒看成空气。这个时候他敢动手的话,鹿珠人和真泽寒很有可能疯狂向他反扑。哪怕他不惧,他也会受伤,他不敢冒这个险。

    当然,鹿珠人和真泽寒也有可能被他的领域实力惊吓住不敢出手。

    狄九松了口气的是,在他的岁月二张机杀机卷起的时候,兆仅仅是盯着他,竟然没有出手。

    二张机,织就生死两茫茫,回首处,挽弓北望射天狼!

    时光疯狂流逝,这一方空间化为了岁月的坟墓。无论是掌控二张机的狄九,还是在岁月二张机边缘的真泽寒和鹿珠人,或者是被岁月二张机锁定的兆。此时都能感受到时光在疯狂流逝,一切都迅速消散。

    无穷无尽的时光在眼前流走,化为井中月水中花……

    真泽寒和鹿珠人的鬓发开始灰白,哪怕他们不是被狄九岁月二张机锁定,此刻也是和狄九一样鬓角变得灰白起来。

    真泽寒已经可以动弹,那是狄九岁月二张机激发出来的时光道韵将兆的死亡领域撕开了一丝缝隙。可是真泽寒不敢动弹,他知道只要他一动,就会触发这疯狂流逝的岁月气息,他很有可能根基受损。

    此刻他心里只有惊骇,惊骇狄九在这种可怕的领域束缚之下,竟然还可以动弹。不但可以动弹,还施展出如此可怕的时光……不对,是时空神通。

    狄九比他想象的还要可怕,这种人绝对不是斩乙极或者是鹿珠人能够束缚压制住的。

    他不明白狄九为什么敢施展出岁月二张机,而不是借助这种机会逃走。但他相信,狄九必定有自己的想法,否则的话,不会在圣位广场留下自己的大道道痕。真泽寒毫不犹豫的祭出法宝,他已经做好决定,在他可以动弹的情况下,只要兆出手,他就会疯狂对兆动手。

    真泽寒可不是白痴,兆会放过他?那就两个字呵呵。

    鹿珠人一样震撼的盯着狄九,狄九能在兆的领域碾压下动手,已经是超出了他的预料。更超出他预料的是,狄九能逃走却没有逃,反而是祭出了弓箭锁住兆,这是要出手帮他?

    这样的人,他鹿珠人还真的是第一次遇见。不过他同样在最短的时间内做出了选择,只要兆对狄九动手,他要拼了命对兆出手。

    狄九选择动手,没有选择逃走,是在短暂时间内反复考量后作出的决定,现在他感觉自己的决定是正确的。

    第一他不相信兆真的会放过他和真泽寒,兆这种人存在完全是为了道,没有半点个人情感在其中。面对几个想要暗算他的人,他会放过?他相信真泽寒和鹿珠人一样可以看出来,只要兆对他出手,真泽寒和鹿珠人就会出手。

    最终促使狄九动手的是锁住他领域中的那一丝缝隙,兆这种强者要用领域压制住他们三个,会出现这种漏洞?而且这种领域缝隙不是故意显露出来的,而是属于生机缝隙。他有建木加上对天地规则极为敏感才能感受到,如果没有建木或者修炼的不是规则大道,他还真的觉察不出来。

    兆这种强者的领域竟然有生机的缝隙,这说明兆很有可能身上有伤,或者是兆的大道也存在一丝问题。既然存在问题,他们三个联手就有机会更加重创兆。兆应该不会付出代价来杀了他们三个,况且还不一定能杀掉。

    这几个想法结合在一起,让狄九冒险出手。他的岁月二张机祭出锁定兆后,兆依然没有出手,他就知道自己没有猜错。

    时光流转,岁月道韵爆发,处在领域中间的狄九竟然感受到了岁月一张机的道韵,他的大道运转之下,岁月一张机的道韵竟然叠加到了岁月二张机上去。这让狄九大喜,就好像他的岁月三张机和四张机叠加的时候威力最大一般。

    一张机,织梭岁月去如飞!人生如寄,不见暮光!

    兆毫无变化的表情终于抽搐了起来,他的头发一样的开始灰白,这种时空之下的岁月流逝,现在的他一样无法抵抗。

    “你很强,若是我换一个时间来,你反抗不了我。”兆平静的盯着狄九,语气不再是最初来的时候那种闲聊方式。

    狄九的头发愈发灰白起来,他盯着兆,语气一样的平静,“你说的不错。”

    “既然知道就好,那你和我作对毫无益处。我今天可以离开,但你知道被我惦记的后果吗?等我没有缺失的时候再来,你还有什么机会?”兆的声音依然是稳健平静。

    狄九看着兆淡淡说道,“如果十息之后,你还在这里,我将射出我的长箭,我的箭可不是只有一支……”

    说话间,又有一支长箭悬浮在了狄九身侧。

    兆的眼角更是抽搐了几下,他盯着狄九的那长箭,缓声说道,“能在一寸原寻找到一寸光阴,并且在时光空洞中炼制出这种长箭,你的确是有资格说这个话,后会有期。”

    说完这句话,兆整个人直接淡弱下来,就好像融化了一般消失不见。

    (今天就到这里,朋友们晚安!)

    看着兆消失不见,狄九松了口气,他绝不受兆的威胁。他下定决心,这是他的实力和兆相差最远的一次。下次再见到兆,他必定要跨入造化境,否则的话,在造化圣道城,他依然是没有任何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