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修真小说 > 天下第九 > 第一一二八章 狄九祭弓
    “狄道友,我听说过你,你能战败洌尤,甚至抢夺了洌尤的天道祭坛,实力在整个造化圣道城怕也能排入前十。但我建议你不要动手,城主不是要针对你,而是针对造化圣道城。若是你能加入造化圣道城,助城主一臂之力,五行宇宙未必不能在造化圣道城有一席之地。”出乎绮姬意外的是,风骅没有选择一来就动手,而是劝说狄九。

    绮姬很清楚,这是风骅忌惮了。无论风骅忌惮什么,她都知道五行宇宙绝对无法在造化圣道城拥有一席之地。哪怕狄九成为城主斩乙极的左右手,也阻拦不住斩乙极对五行宇宙下手。

    风骅的确是忌惮了,他忌惮的是狄九手中的那长弓。如果没有看见这一把长弓,他会毫不犹豫的动手。碾压了洌尤又如何?杀了歧希就要偿命。

    而现在他被狄九手中的这把长弓震慑住,不是他胆小,而是他的直觉一向极为准确。在七界宇宙,周围比他风骅资质好的人不知道有多少,为什么他能在七界宇宙仅次于斩乙极?

    就是因为他的直觉,对生死的敏锐。今天狄九手中的长弓,让他有一种心惊胆战的感觉,他有一种预感,如果他和狄九动手,最后很有可能会在这长弓之下吃亏,还有一丝可能陨落。

    对自己的直觉他没有怀疑过,他疑惑的是,为什么他来的时候没有觉察到危险?而偏偏狄九出来的时候,他觉察到了危险?不对,应该是在数天前,他就有一种淡弱的危机感。正因为如此,他才会主动提出来要离开这里。

    没想到他还没有离开,狄九就出来了,狄九手中的长弓让他明白了,自己为什么要提出离开这里。

    最大的可能是,这柄长弓才出世,是在数天前出世的。所以在他来的时候,没有觉察到危险。

    狄九冷笑,“我要去哪里,还不需要看别人的脸色。你来这里是不是因为我杀了歧希?是的话,就快点动手吧。”狄九说话的时候,动都没有动,甚至连祭出法宝的举动都没有。

    今天他就是要祭弓,这一男一女,看起来是祭弓的最佳对象。

    风骅的脸色难看起来,哪怕狄九说几句漂亮话,大家各自回家也行。可狄九偏偏提起了歧希,他是来这为歧希报仇的。现在狄九直接说杀了歧希,他还不敢应战,那他这辈子恐怕就完了。

    “绮姬,动手……”风骅说话的同时,领域狂碾向狄九,跟着一柄巨斧已被风骅祭出。

    巨斧一出来,狂暴的杀意就席卷了这一方虚空,似乎这一刻整个宇宙界域在这一斧之下都能被劈为碎渣。

    阻拦在这一片虚空之中的一切,在这巨斧之下都会消失殆尽。连界域都阻拦不住的一斧,还有什么能挡住?

    绮姬也是心里一惊,她以为自己比风骅差一些,应该差不了多少。现在风骅这一斧出来,她心里就知道,自己如果对上风骅,除了死之外,没有第二条路。看样子,这应该就是风骅的第一法宝七界斧了。

    这种失落很快就被她隐匿起来,跟着祭出了自己的嗜血塔。她看起来文文静静的,但她的法宝在整个造化圣道城之中,也算得上是血淋淋的东西。

    她的嗜血塔不知道吞噬过多少强者的血肉道韵,不知道锁走了多少魂魄元神。

    哪怕她没有感觉出来狄九的那长弓有多危险,风骅的目光一落在狄九的长弓上,她也觉察到了风骅的忌惮。现在风骅一出手就祭出了七界斧,说明狄九的那长弓是真的很可怕。

    她的嗜血塔配合风骅的七界斧,狄九就是再强,恐怕也只能选择躲避,无法祭出那长弓。

    只要狄九开始躲避,绮姬相信,狄九无法在风骅的七界斧之下完好无缺。而她的嗜血塔配合七界斧,狄九的小命今天十有八九会留下来。

    狄九震撼的盯着那要似乎连造化宇宙界域都可以撕裂的巨斧,他有一种感觉,这东西不会是盘古用的那个开天辟地的斧头吧?

    一种恐怖的死亡气息碾压过来,狄九的领域是规则领域,在他感悟了新的阵道和器道后,规则领域更是强大,此刻也在这巨斧之下寸寸碎裂。

    好厉害,狄九心里暗自震撼。他之所以没有第一时间动手,就是想要看看自己在接连感悟开辟了新的阵道和器道,实力和修为都上升了一个层次之后,他和造化圣道城其余宇宙的强者有多少距离。

    这一斧让狄九明白了,如果没有感悟阵道和器道之前,他不是眼前这个人的对手,这人比洌尤还要厉害。不但如此,这家伙还有一个厉害的帮手。面对这种境况,他只有一条路,用规则遁术遁走。

    风骅的实力虽然强大,可以战败他,想要阻拦他逃走,那就别想了,就是有绮姬帮忙,也办不到。

    在他的大道再上一层楼后,就算是不用长弓,他用天娑刀也可以战败风骅和绮姬两人。战败归战败,想要杀掉这两人,怕是有些困难,或者说根本就不可能。

    不过现在,狄九根本就没有祭出天娑刀,他的岁月二张机刚刚炼制完毕,正是祭弓的时候。

    七界斧撕裂一切空间中的规则,狄九的领域和护身道韵尽皆被七界斧撕裂。而嗜血塔更是锁住了狄九逃走的可能,狄九这一刻甚至感受到身体中的血肉和魂魄都要被嗜血塔卷走。

    若是没有岁月二张机,狄九此刻必定要反击,否则再等下去,他连反击的机会都没有。

    在嗜血塔的笼罩下,他很难在七界斧之下完好无缺。

    见自己和绮姬都动手了,狄九依然没有动,风骅心里并没有高兴,反而是一沉。他不相信狄九会被吓住,最后不敢动了。

    可他不明白的是,七界斧撕裂了一切规则领域,锁住了狄九的生机之后,狄九就是想要祭出长弓也没有机会了啊。无论狄九是怎么想的,风骅都开始燃烧自己的精血加速激发七界斧。只要再有十分之一息,不,十分之一息都不用,他就可以锁住狄九的生机……

    风骅的眼睛忽地收缩,他明明没有看见狄九动长弓,而此刻他的七界斧还没有彻底锁住狄九的生机,狄九的长弓竟然已是祭出,甚至拉开。

    一支若有若无的长箭正搭在长弓之上……

    风骅眼里戾气充彻,就算是拼着狄九射出这一箭,他也能先重创狄九,甚至干掉狄九。

    给我去死吧,七界斧,杀!

    疯狂催动七界斧的风骅脸上却是一片惊恐,他感受到这一方空间的时间顿滞住了。他相信自己的七界斧必杀,狄九根本就无法躲开这只有十分之一息的距离。他甚至看见了狄九的眉心渗出一道血痕,可是……

    这一刻时间顿滞住,连时间都静止了,一切自然都静止了……

    也许还有一样东西在动,狄九手中的长弓依然在缓缓拉开,杀意并不凶残,却犹如一盆清水被倒入了一杯漆黑的墨汁一般,那清水瞬息间就被墨汁染黑。

    风骅哪里还在乎面子,他疯狂的燃烧寿元,想要冲出这种可怕的时间顿滞,冲出这种让他绝望的长弓杀意。

    他不相信狄九对时间规则的理解要超过他,只要狄九对时间规则的理解没有超过他,他就有把握挣脱这柄长弓……不,这绝对不是长弓,而是挣脱时光流逝的束缚。

    仅仅片刻时间,风骅就绝望了,他看见了狄九的头发化为灰白,肌肤再次干枯下来。而那长箭却越来越淡弱,到了几乎要消失的地步,死亡的阴影笼罩住了他。

    这一刻风骅明白了,无论狄九对时间规则的理解会不会超过他,他都没有办法移动分毫。

    因为这可怕的时间停滞道韵除了狄九自身的大道之外,更多的是那件长弓锁定的。

    他很想看看看绮姬的表情,可是他除了思想还能动之外,神念和眼光尽皆被时间凝固住。

    狄九嘴角溢出一丝血迹,他心里一样没有多少开心。岁月二张机杀风骅和绮姬,这本来就是应该的。岁月二张机连这两人都杀不掉,他炼制出来做什么?

    让他失落的是,岁月二张机的威力。

    他的岁月二张机是在时光空洞之中炼制出来的,竟然只是锁住了对手的时间。不仅如此,他射出这一支箭给出的代价有些大,想要射出三支箭,恐怕是在做梦……

    时光空洞之中炼制从岁月二张机,不是和时光空洞一般吗?射出去后,一切都会被时间空洞虚化掉啊。

    眼下,他找不到让对手被时间虚化掉的任何感觉。

    (今天就到这里,朋友们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