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官道之步步高升 > 第916章 暗流涌动
    柳青烟看了看手表,对呼延非凡说:“呼延主任,时间不早了,今晚上我们先把手头上的事办了,明天我陪你去做吴莎莎的思想工作,你看怎么样?”

    “好。太好了。”呼延非凡心情大好。

    他认为,柳青烟之所以如此热心快肠,还是刚才许诺的提成比例起了大作用,要不,谁肯帮你操心费力。要说,这柳青烟也是个人精,今晚上搞定了封口费,她的收入有谱了,才肯去帮忙搞定吴莎莎。

    柳青烟从石花大酒店出来,就把茅兴东约了出来,在江边的一个小茶馆里商量好了晚上对付呼延非凡的对策。

    这边柳青烟和茅兴东总算有了点眉目,那边楚天舒却又遇到了更大的难题。

    下午,楚天舒刚上班不久,王永超拿着一份文件走了进来,并把门掩上了。

    “楚书记,市委有个通知,叶副市长和郎副书记今天要来南岭,听取情况汇报,并进行调查和处理。”王永超把通知递了过来。

    对此,楚天舒已经有思想准备,他看了看,批道:立即召开常委会专题研究,请其他县领导列席会议。他把通知递还王永超,说:“我知道了。你通知下去,三点在县委1号会议室开专题会。”

    王永超走了之后,楚天舒一个电话把付大木喊到了办公室。

    付大木见楚天舒皱着眉头,就猜到省市高层有动静了,心里暗暗高兴,但还得装出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表示与楚天舒一样感觉压力山大。

    “大木县长,处理突发事件,你比我有经验。你谈谈看法?”楚天舒说。

    付大木没想到楚天舒会直截了当向他讨主意,支吾了几声,才说:“我个人的意见,抢在网络和新闻媒体炒作开来之前,尽快对上级领导说明情况。一旦媒体动了,引起轩然大波,再开口都难了,就好比汽油起火,越浇水火越旺。”

    “是啊。”楚天舒忧心忡忡地说:“死了人,对上对下总要有个交代。”

    付大木同情地说:“小楚,你也不用太担心,上级领导知道真实情况就好了。”

    “怎么向市领导汇报?”楚天舒问。

    付大木的思路早已理清楚了,便谈了自己的看法。

    他认为只好承认组织工作做得不细,定编定岗工作中步子迈得大了一点。至于高大全的自寻死路,仅仅是特殊情况。县里这么多年的干部选拨任用,也就此一个特例,说明不了什么问题。

    “高大全之死,大家最多只是看笑话,说这人想当官想疯了,时间一长大家就忘记了。”楚天舒说:“如果像外面传的存在腐败问题,那性质就严重了。所以,我们领导班子必须先统一思想,绝不能互相拆台,造成新的混乱。”

    “是啊。小楚,你这个意见很对。常委会上我们可以畅所欲言,会下就应该保持高度一致。”付大木信誓旦旦地说完,又说:“只是上面过问下来,我们不得不认真对待啊。”

    “大木县长,我同意你的意见。这年头,真要查起来,谁的屁股也干净不了。一会儿开会,你把这些意思先说说,征求大家的看法。”楚天舒说:“我真没想到,高大全为了一个正科会连命都不要了。”

    “这种容易走极端的人,还真不能重用。”付大木越说越生气,稍作停顿,又说:“老陶这个人也是性子急,要不把高大全击毙了,哪能惹出这么大的麻烦?”

    楚天舒不方便评价陶玉鸣,只是含糊地笑笑,说:“明明是老陶把他击毙的,外面却在传是我杀人灭口。”

    付大木自觉失言,马上换了话题,假惺惺地说:“小楚,你我是南岭县的党政一把手,上级如果追究下来,有责任我和你共同承担。”

    楚天舒想,付大木你这话太言不由衷了,你巴不得我被追究了责任,最好是灰溜溜滚蛋,你好继续在南岭县一手遮天?

    他当然不能把肚子里的话倒出来,只说:“谢谢你,大木县长。到底我们有没有责任,责任有多大,该谁来承担,这些都由不得我们了,要看最后的调查结果。不管怎么样,我们先把这个难关度过去再说吧。”

    下午开会,大家似乎都有一种乌云压顶的感觉,会议开得很沉闷。

    楚天舒请茅兴东先说说。

    “好,我这个消防队长先汇报吧。”茅兴东便把一天来应对媒体的情况详细作了汇报,最后说:“现在只有法制报的呼延非凡还没有松口,我正在抓紧做工作。”

    付大木盯着问:“他想干什么?”

    茅兴东略作迟疑,说:“他说他手头上有重磅*,可一直不肯拿出来,也不知道是针对谁的。”

    陶玉鸣说:“不管他手头上有什么,他要是敢造谣生事,我就把他抓起来。”

    “老陶,你这个急脾气什么时候能改一改?”付大木严厉地说:“你还嫌县里不热闹吗?”

    “当前形势下,稳定才是大局。”杨富贵说:“不管怎么样,我们不能自乱阵脚。”

    茅兴东说:“我的汇报完了。请各位领导放心,呼延非凡这个人,包括新闻媒体这一块我会处理好的。”

    这次会议的重点,是研究如何向市领导说明事件的起因和过程。

    付大木这会儿当仁不让,按照和楚天舒商量过的意见,谈了他的想法。

    自然没有异议,大家都说在市领导面前要保持高度一致,只能就事论事,如实反映情况,不能胡乱牵扯,假如横生枝节,对组织、对个人都不利。

    楚天舒用自己的话再作重复,付大木的建议就成了县委意见。

    耿中天暗暗庆幸霍启明没有如愿上位,但心里还是有些发虚,问道:“既然省领导过问了,仅仅向叶市长和郎书记汇报可能不行吧。”

    付大木却说,南岭县委县政府是在青原市委市政府领导下开展工作的,我想,市委市政府不会把所有责任都推到县里来吧。

    这个说法看似有道理。但楚天舒明白,付大木是希望把伊海涛一起卷进去,如果调查结论是自己有问题,那伊海涛也脱不了干系。

    “没有结论之前,暂时先看一看吧。”楚天舒说得很含糊,说完了,又补充了一句:“如果有必要,我看能不能请伊书记亲自出马,去省里跑一趟。”

    统一了思想之后,又商量了一番接待叶庆平和郎茂才等细节,楚天舒宣布散会。

    众人各怀心思走了。

    付大木前脚回到办公室,陶玉鸣、周宇宁、白存礼和薛金龙后脚就跟着进来了。

    几个人一点儿也没有兔死狐悲的怜悯之心,而是个个喜形于色,纷纷拍马屁说,楚天舒根本不是大县长的对手,他马上就要垮台了,南岭县照旧是大县长的天下。

    “别高兴得太早了。”付大木心里得意,却一脸严肃地说:“楚天舒要是这么容易扳倒,他就不叫楚天舒了。”

    陶玉鸣自以为立了大功,洋洋自得地说:“嘿嘿,老子这一枪打的是高大全,也够他楚天舒喝一壶的了。”

    付大木说:“老陶,这事要低调,现在还不是张扬的时候,你看住那个杜雨菲,别让她把你拖下水了。”

    陶玉鸣叫道:“高大全已经不会开口了,我怕个鸟毛。”

    付大木不屑地斜了陶玉鸣一眼。

    “老陶,小心驶得万年船嘛。”薛金龙劝道:“形势对我们越有利,我们越没有必要节外生枝。”

    白存礼问:“大县长,下一步该怎么做?”

    付大木反问道:“你们什么意见?”

    陶玉鸣抢着说:“大县长,要不要再搞出点动静来?”

    付大木摇了摇头,说:“暂时都不要轻举妄动。”

    薛金龙说:“大县长说得太对了。我们已经取得了主动,这个时候再横生枝节,只有坏处,没有好处,搞得不好,还可能露出破绽。”

    “你们胆子也太小了。”陶玉鸣鼓鼓眼睛,嘟囔了几句,闭上了嘴巴。

    周宇宁说:“我觉得金龙讲的有道理,我们先把火烧到耿中天身上去,杀鸡儆猴,看以后还有谁敢和大县长对着干。”

    白存礼连忙附和,要先修理耿中天,维护大县长的绝对权威。就算这一次整不倒楚天舒,以后没有人再敢跟着他干了,早晚在南岭县站不住脚。

    周宇宁对耿中天抢了他的人事推荐权一直耿耿于怀,只要有机会就伺机报复,而白存礼则是盼着耿中天早点倒霉下台,他好接任县委常委、常务副县长。

    当然,对于耿中天的当面顶撞,付大木更是恨之入骨。

    付大木听他们说完了,把他们一个个都表扬了一遍,然后才开始布置任务。

    他赞同薛金龙的看法,楚天舒背景深厚,又没有捏住他的把柄,直接搞到他的头上,搞得不好会反被其伤。还是从霍启明身上寻找突破口,把主要目标先放在耿中天的身上,即使不能拔出萝卜带出泥,也能达到排挤和架空楚天舒的目的。

    看到了胜利的曙光,这伙人表现出了空前的团结和积极。

    付大木这一次分派任务,没有过去的推三阻四,而是个个跃跃欲试,唯恐落后了将来论功行赏会吃了亏。

    上有何天影等人的乌云压顶,下有付大木之流的暗流涌动,中间还有呼延非凡的虎视眈眈,楚天舒正面临着就任南岭县书记以来最严峻的考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