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官道之步步高升 > 第1311章 面子不小
    卫世杰不解地问道:“鲁小姐是在澳门赌场失联的,怎么又在珠海?”

    薛漪澜说:“应该说叠码仔干的,他们往往狡兔三窟,经常往返与澳门、香港和内地之间,很多人在珠海买了房子安的家,所以,查起来比较困难。”

    卫世杰一脸迷惑地问道:“什么叫‘叠码仔’?”

    薛漪澜笑了笑,说:“‘叠码仔’是道上的黑话,就是指澳门赌场贵宾厅和赌客之间的中间人。‘叠码仔’要去发掘潜在的大陆赌客、调查客人的资金实力、安排接待客人到澳门来赌博,再从赌场拿回扣。”

    看卫世杰还是不太理解,薛漪澜接着说:“大陆对于个人携带大笔现金离境,是有严格管制的。所以就需要‘叠码仔’为客人‘洗码’,即按照客人的实力为他们提供相应的筹码,使大陆客人免受没法带大量资金到澳门赌博的限制。但这种筹码不能直接兑现,只能在赌桌上使用,被称为‘泥码’。”

    这方面,卫世杰很有悟性,一点就通,说:“这么做是不是还有一个好处,就是很难辨别资金的来源和客人的身份?”

    “厉害啊,卫总!”薛漪澜点点头:“客人赢了,要通过叠码仔把筹码换成现金并转移到国内;客人输了,叠码仔要想办法把赌债要回来。讨回来之后,赌场就会按1%-1.2%的比例给他们提成,这部分收入被称为‘码粮’。”

    卫世杰嘘了一口气:“那是不是可以理解,鲁小姐在赌场输了不少,被叠码仔软禁了。”

    薛漪澜说:“为了追讨赌债,非法拘禁、恐吓威胁这些手段都不是什么新鲜玩意。不过,鲁小姐是不是这种情况,暂时还说不清楚。”

    如果鲁西西欠的赌债少,应该早就搞定了,真要是欠的多,黎响都摆不平,自己的实力怕也付不起。不给钱,他们能放人么?想到这,卫世杰便担心地问:“明天早上,鲁小姐确定会送过来?”

    “应该没问题。”薛漪澜说:“张老板亲自找了小麦的老板,这点面子总归是有的。”

    卫世杰本来想问,面子能抵赌债么?但想想不妥,只能咽了回去,指指点点地欣赏着水面上游弋而过的游船。

    此时此刻,张志龙派车将楚天舒、冷雪等人接到了香港九龙一处花园别墅里,这儿既是他的住所,也是他宴请贵宾的地方。

    门里门外,影影绰绰中,不时能看见喀保镖的身影。

    张志龙领众人走进园内,大家一看,装饰的确气派。

    据张志龙介绍,买过来时原本破败不堪的梁柱,全部用取自东南亚的上好木料替换,院子里的园林假山,是专门从福建运来的。

    屋内的家具,材质都是越南红木。尤其是客厅里的一套长椅,是花大价钱收购的明代家具,古朴典雅中透出雍容华贵。

    近年来,闻家奇给不少富商巨贾指点过迷津,也算见过大场面的人,可看见院内的装饰,还是忍不住啧啧称赞:“张先生,去年我去杭州参观过胡雪岩的旧居,比你这也好不到哪去。”

    张志龙说:“不瞒大家说,为了做生意撑场面,不得已打肿脸充胖子。都是些金银俗物,入不得大师的法眼。”

    楚天舒一面走着,心中暗自思忖,张志龙又是专车接送,又是把一行人请进私家花园,以贵宾之礼相待,一是他的低调使然,二是要谈私密的话题。

    张志龙边走边介绍说:“今晚上,我专门从利苑请来了厨师,请大家尝尝粤菜。”

    闻家奇说:“利苑可是香港很有名的一家高档粤菜馆。它由有‘南天王’之称的广东军阀、国民党军政大佬陈济棠的幼子陈树杰先生于1973年创办,风靡港澳及新加坡。利苑最擅长在传统粤菜的基础上加入其他世界美食元素,以及大江南北菜式的精髓,变化万千。”

    入座后,张志龙便叫菲佣上菜。

    菜端上来了,餐具也一一摆放在各人面前。

    颜宇捷不禁感叹,吃一顿饭,简直就是在读一部历史书。

    虽然是在张志龙自家厨房里做的,但色香味与菜馆想比也毫不逊色,众人吃得津津有味,张志龙却是浅尝辄止。

    菜好吃,酒也喝得多。

    张志龙酒量惊人,他满面笑容,频频举杯。

    当然,以楚天舒的酒量,喝酒自然不会怯场。

    几圈酒喝下来,张志龙放下酒杯,说:“楚老弟,下午传过来的消息,卫总和漪澜在澳门的事情办得差不多了。”

    “是啊?张大哥果然面子不小!”楚天舒一直在专心喝酒品菜,其实心里也很着急,只是不好催问,只等着张志龙切入正题。

    张志龙说:“*的一些老板,以前一起共过事,虽然这些年来往不多,但几分薄面还是会给的。”

    楚天舒明白,张志龙说与博彩公司的老板以前共过事,只是他客气的说法,实际上,他们早年应该就是他的手下,得到过他的恩惠和关照,否则,仅凭他一个电话,是不可能鞍前马后替他奔忙的。

    颜宇捷问道:“张总,冒昧地问一下,鲁小姐在澳门到底惹了什么麻烦?”

    这还真不是颜宇捷年轻,心直口快,而是他想摸摸底,把鲁西西找出来,要花多少费用,因为早上卫世杰已经说开了,在商言商,找人的花费,由他来承担。

    张志龙说:“本来也不是什么*烦,欠了几十万的赌债而已,被叠码仔缠住了,只是后来叠码仔搞清楚了鲁小姐的底细,想借机多敲几个竹杠,麻烦就变大了。”

    听张志龙说的轻描淡写,但颜宇捷却有点紧张。

    几十万的赌债,加上七七八八的花费,应该不会少于一百万,如果搁在以前,世纪阳光不会在乎百八十万,只是现在资金十分吃紧,要花钱的地方太多了,把这笔钱一付,账面上的流动资金就所剩不多了。

    不知不觉,酒足饭饱。

    闻家奇和颜宇捷酒量稍差,喝过了量,张志龙安排车和人,将他们送回了半岛酒店,却专门把楚天舒和冷雪留下来,邀请他们一起在院子里散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