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超级怪兽工厂 > 1120:你有反悔的机会
    全行业封杀。

    这个极为严酷地词语,通常只适合用在那些犯下大错的明星身上。

    例如那些屁股不正,或是碰了毒的明星。

    现在青雨传媒公司,要被全行业封杀?

    这并不是某家电影院里某位员工的吹嘘谈资,过了十二点以后,全国已经有不知多少家电影院撤掉【我家的那口井】电影海报。就连原本第二天要准备的电影票预售,也悄悄被腾笼换鸟。

    当然也不是真的一部也不上映。

    青雨传媒公司既然找了荣耀影视来发行这部电影,那自然该有的合同都会有。

    如果荣耀影视真联合起几位大佬,打算狠心一毛不拔也不是不可以。不过那样万一闹上法庭,他们会略显被动。

    所以电影院撤了海报,撤了预售票,但在午夜场时候,也会偷偷放上一场两场。

    没观众看是肯定的,因为观众们压根就不知道。

    ……

    接到全国各地电影都在撤【我家的那口井】电影海报时,青雨传媒公司负责人董梅,正在电话联系香江那边一家实力不错的影视公司,她想请对方帮忙扩大一下大陆之外的发行渠道。

    可不知为何,本来是件互利互惠的事情,那家公司发行经理却支支吾吾,用这部电影不太适合东南亚地区口味来搪塞。

    之前说好的联络不低于一千家影院,现在也变成了一百来家,还全都是那些在网上搜都搜不到的垃圾影院。

    等挂了电话,心力交瘁的董梅还没来得及缓口气,助理就慌张推门而入。

    “你……你说什么?”听到助理消息,董梅捂住胸口,脸上煞白一片。

    “我们海报被撤了,全国电影院的海报都被撤了啊。”助理急的眼泪在眼眶中直打转,“就在刚才,荣耀影视那边发行经理还打电话过来,说我们这部电影的档期有问题,他们要调整一下。”

    “结果他们把档期表发过来,前三天的上映次数被砍了百分之八十五,剩下十五给的还全是三/四线县城午夜场。”

    董梅直接瘫坐在了椅子上。

    她想抱着助理嗷嗷大哭,可肩上的责任不允许她这么做。

    她一旦崩溃了,整个公司可能就会因为这次封杀而彻底没了精神支柱。

    全是午夜场。

    董梅只觉得自己脑海中晕眩一片,荣耀影视那边干得可真够彻底的,竟然说动了其他大佬一起联合起来。

    正常一部电影上映,前三天的票房情况最最重要。这决定了它是否能在后面拿到更多的放映场次,和是否能屡创佳绩,获得延长上映时间的殊荣。

    他们拿掉了自己电影的全部宣传渠道,三天午夜场下来,票房能否突破五十万都成问题。

    可对方既然敢这样干,就代表他们根本不怕董梅捧着合同去打官司。早在合同制定当初,人家就用各种并不平等的条款杜绝了这种可能。

    这不是专门针对青雨传媒公司一家。

    爱签不签,所有没有发行渠道的影视公司都这待遇。

    压抑住心里的愤怒和委屈,董梅第一时间想到要把这件事情告诉叶青。

    可拿出手机,董梅看见上面时间已经过了十二点后,犹豫半天还是没敢去打扰叶青休息。

    她把电话拨到了荣耀影视老板潘东那边,她相信这个大驴蹄子肯定没睡。

    电话忙音两声,很快被接通了。

    董梅牙齿咬的咯咯作响,“潘老板,我董梅什么时候得罪过你?值得你这样大费周章,甚至不惜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来对付我。我们辛辛苦苦一整年,投资了一亿多的电影,你凭什么说撤就撤?”

    荣耀影视老板潘东对这通电话并不意外,董梅的语气也没能让他有任何觉得内心愧疚地方。

    潘东语气轻松,呵呵一笑。

    “董妹,在你拒绝我并向巨兽工业展开怀抱时候,我们就已经成了立场各不相同的对手。”

    “你是内行人,不用我说你也应该明白巨兽工业此举,是在挖我们全国线下票房的根子。既然巨兽工业做得了初一,我们为何不能做十五?”

    董梅虽然比叶青大了些许,但在那些平均年龄过了五十的大佬们面前,却是彻头彻尾的年轻姑娘。

    往日里他们见到董梅,总爱称呼董妹这个和她名字很像的昵称。

    “谁是你妹,我跟你没那么熟。”董梅哪里还会给他好脸色,“我听你这意思,反倒头你们成了受害者,而我是站在巨兽工业那边的帮凶?”

    潘东啧啧有声,“你这么一说,还真有几分道理。”

    “潘老板,我们以往不是没有合作过,我董梅的脾气你也不是不了解。如果我愿意妥协,那我们之间也不会有这通电话。”董梅的声音越发凄冷起来,“我打这通电话,不是向你潘老板服软,更不是求着你潘老板把我们的电影扶上去。”

    “那这么晚了,你……难道想找我谈谈心?”潘东装出很惊讶的语气。

    “潘东,你给我等着。”

    潘东再次笑出了声,“董梅,人人都要为自己的选择去买单。区别只是在于我们的钱包里,能负担起几次消费。”

    “你也说了,这是一次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事儿。这样的消费,你一次也负担不起,而我们可以当做一次小小的投资失误。让人心疼,却只是轻微一痛。”

    “你们这部电影,有票房过十五亿的潜力。可你既然选择跳出我们这个圈子,就要有这部电影颗粒无收的觉悟。”

    “我们已经做好了接下来继续心疼的准备。”

    “那董梅你,和你的青雨传媒公司,和那些一起投入巨兽工业怀抱的影视公司们,做好了这种准备嘛?”

    “如果没有。”

    “你还有五天可以反悔的机会,五天内,你可以随时来找我。”

    “只要你承诺这部电影不会在全息眼镜上出现,那全国各地院线,不出一天就能铺满你们电影的海报。”

    “我董梅就算上街要饭,也不会求到你潘东的身上,更不可能去找你。”董梅斩钉截铁地挂断电话。

    服软?

    这可不是单纯的商业选择方向矛盾,早在当初收到那条短信时,董梅就只剩下委身于人,和翻脸两条路。

    电话果断之后,董梅无助的坐在椅子上。

    她闭上眼睛想让自己不那么脆弱,可她的克制注定只能徒劳无功。

    一行清泪,从她微微颤抖的睫毛边缘缓缓流淌出来。

    对方何止是驴蹄子,简直就是老王八蹄子。

    跟他对话,董梅只能被气得直打转,看着厚厚的王八壳无从下手。

    她好恨,恨自己软弱,恨自己没有一颗任人采撷和嘲弄人生的无所谓之心。

    如果当初自己服服软,或许……